• 2012-10-28

    碎梦集(20120613-20121028)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24092826.html

    6/13:一中学有演出,学生证优惠,我居然有证。旁边小黑板上写着6/23 二进宫(今天是6/22),前头还有一场不是戏曲的演出。然后我说外面传演出的是孙安动本呀,老太核对了一下说是的。问我买什么价,我要座位分布,居然后面比前面的贵。问1排29座怎么样,我嫌太偏了,要了张1排10座, 1排只要10元。由于前面问了各种问题,买票时间太长把后面排队的大妈吓跑了。买完出来发现天都黑了,今天那里放露天电影,我发现眼镜不见了,回到刚才买票的地方让大爷(买票的变大爷了)帮我找找,最后发现挂在窗台边破损的墙面上。


    6/23:带着一白猫一黑狗要到集市上卖,猫狗都还很小,不过在我身后跑得很欢。路过小时候到镇上走的那个短隧道,居然比往常黑,差点被后面来的自行车撞上。走着走着把猫狗走丢了。坐在另一头洞口等,很担心它们走丢了被人捕杀,过一会它们自己跟上来了。后面的事乱了记不得。

    7/3: 山顶有三块大石头组成的半封闭空间,因为空气很潮湿,其他地方都容易发霉,只有那个地方通风又干燥,由当地恶霸霸占着当粮仓。

    一很强大的外星科技人们参不透。我进入一个空间从外星人那里去获得,一次只能获得一点点,然后就死了回到一个装置复活。就在某次我去猎取知识的时候发现那个科技是个外星的木马,然后被外星人轰死了。我复活后发现外星人已经登陆地球,人类大败。之后我准备改造那个科技来反击。

    7/6: 发大水,这次没具体看到洪水有多大。我坐在那就见水从阴沟不断的往上涨,漫上了街沿。靠近院子的屋子都进水了

    7/8: 在打游戏,桌面上显示的是红警,打的内容好象是英雄无敌,我居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英雄了。然后过一完天的时候一朵乌云飘过砸在城堡上,砸完后地面上显示一个躺着的星际之门。

    到奶奶家去,走着走着好象到我们镇上了。中间忘了经历什么事,然后坐手扶拖拉机到什么地方,路上拖拉机还抛锚过一次。场景又转到有点魔幻的地方,一条小河,对岸一座中世纪的堡垒,上游有座拱桥石头骨架水泥浇筑,我走上前就见水泥开始脱落。过这条河还有二个方法。 一个方法是再往上游走一点有条船,不过船太小今天艄公也不在;一个是渡河,河水在堡垒的一处比较浅,河中央居然还露出一块陆地,可以作跳跃的落脚点,不过对面的堡垒有点阴森跳进去不知会怎么样?

    梦里的地铁线路岔道非常多,网络非常发达的样子,但是有些地方转乘还要走很多路。我从站台另一边开个窗爬出去,今天停的地方离地面有点低,三楼高而已,飞到 目的地要着地一次才行,一跃而下慢慢的飘,要落地的时候单脚重重的点地,嗖的一下飞到另一条线的头节车厢里了,这车厢前方是透明的。

    地点似是上个梦最开始要乘地铁的地方,一伙很神秘的人聚在一起开会,我就是其中之一。里面有一老头得了怪病,还传染给他老伴,其他人居然免疫的。老头变得象 神经病一样胡言乱语,举止怪异,身上起了各种水泡。老太都不敢呆在他身边,她走到我这边来坐着。接着发现老太身子发抖很痛苦的样子, 继续下去可能要变成老头那样了,我在旁边轻轻的触着她的手肘,一股神秘的力量传过去居然能减轻她的痛疼感。

    7/29: 楼的样子象高中的宿舍,在那聊天还是什么的,最后请一位MM吃饭。从上面往下走,到底层发现分为二部分,右边直接就出去了。左边有通向地下一层的楼梯,外面有个化粪池之类的东西,很恶心。地下一层居然有个餐厅,在那吃了馒头加稀饭,餐台上拿到的餐巾纸一边还浸水了。

    7/31: 在 一个类似教室的地方看戏,我在最后一排右肋部,这排另一边还有红叔,中间有位只认得脸叫不出名字的姑娘(看戏时常能看到的)。我一个大背包放在桌子上,散 戏时发现背包上挂着一块丝巾,我叫谁的丝巾掉了,然后有位姑娘(这个不认识)回头来拿走了,嘴里还嘀咕着说为啥拿她的东西。

    这个梦本来是个很完整的探险故事啊,可是前半部分都忘了。一帮人在地上挖掘,有位单独到一块地方挖,挖着挖着人掉下去了,我跟着钻下去发现下面是个很大的空间,我招呼同伙到下边来。这是个遗迹,从某神话中得知这里曾有巨龙战斗过,某石台旁有条龙道已经断了。 从石台的屋子里传出一股能量把一名同伙抛得远远的,我们包围了石屋,炸开木门,里面是位小女孩,大家都不敢进去。我进去查看了一下,似乎她身下有炸弹之类的东西,不知怎么解决,我把她整个人及连在她身上的东西都搬出来了。后来这疑似炸弹也不知是怎么解决的。 队伍里有位小男孩是靠气息认人的,认出小女孩是巨龙附体。这队伍里很多人在前一个有关巨龙的故事里都有出现。小女孩很怕非人类,问我那小男孩是不是人类。

    8/14: 又梦到发洪水了。前面一部分不是很清晰了,只记得趟过滴水的隧道。水库水位非常高,然后走到五里亭那个地方有段路都被淹了。过了发现有辆拖拉机横在路中间, 具体是为什么忘了。翻过拖拉机,走的是岩石路面,路边都是水了。原来的沙石路已被淹在下面看不到了。站在大石头看白茫茫一片, 攀着岩石到一个拐角处,准备觅路上山另找往村子去的路。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在别的梦里出现过。众人在一个地方休息之后准备继续走,一位小女孩说她姐姐出去找吃的东西还没回来,然后大家留下来等,我哄着她睡着了。后面的忘了。

    8/19: 有三个场景,我们几个人都第二次经历,具体经历什么忘了。前二个在有些人醒悟之前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第三个时候,有位女的好像想起了什么,对我们大叫。同行的有位拿掉头上的围巾,是位外星人,对她说不要闹了我们有急事,然后那女的就安静了。 那外星人头疼不已披头散发的在走廊上发呆,刚才的事似乎对他有损伤,让我们先赶路。我们双脚象装了弹簧一样,一步就跳出十几米到了一座大厦。

    草原上一种很很凶猛的鹰,人类都避而远之。我在露营,听到有响动发现远处有一黑影,过去看个究竟半道发现是头鹰。我趴在地上看它走掉,刚站起来,又听到动静 了,原来远处还有二只。等它们走掉我回头时发现二只母鸡在乱跑,等抓了二只母鸡发现我的营地来了强盗。在他们发现我之前我翻墙走掉了。

    我在河滩上玩耍,河水不是很深可以涉水过去,河滩上鹅卵石清晰可见。我身后是所中学,河上游有座油罐,我对面的河滩上停着一辆装着货物的大卡车,在下游处河 流转了个角远去,有条支流并入,主支流夹角的河滩上有个大垃圾站,摇摇欲坠。支流对岸有辆严重超载的大货车缓缓而来,摇摇晃晃的。 上面这一场景自看到那摇摇晃晃的车子往这边开来始我就一直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让大家在河滩上玩耍时尽量远离河流。首先是在转角那个地方,我想会不会车倒了砸在那破损的垃圾站上,这个没有发生;然后车开到我对面时,我以为它会倒下来砸在那大卡车,大卡车再倒下来砸到这边来。 然后看货车吃力地爬坡,我想是不是要撞上那个油罐起火呀。上述都没有发生,结果发生一个最坏的。爬坡爬失控果然是撞上油罐了,不过暂时没起火,车子撞得头尾相倒,然后从坡上往下冲,飞离河岸撞向河滩上的大卡车,一声巨响,碎物四溅,顺便带倒一根电线杆。就看着电线在我们头上落下来, 我们迅速地往岸边跑去,蹲在岸基脚下。电线终于是没有完全的落在我们头上,在我们头上一点哧哧作响,炸得头皮发麻。最后电线擦出的火花引起了油罐爆炸起火,现场一片混乱。

    8/24: 常梦到的水库旁的惊险路段封路挖掘了,从规划上看这里以后要造探险项目,现在从路面往山里挖了好几米了,到处是大石头。

    9/15: 在一座大楼里找到一个很奇怪的推进器,能空中飞水中游,烧油烧气人力发电,就是太小了。也不知是什么目的二三人坐着它飞出来的,外面很多废墟,象战争过后。我们往一座高山飞去,飞到半途似乎没动力了开始往下落,下面是大河,看到一抹绿色。飞行器落在陡峭河谷的山崖上, 这里好象是在拍电影什么的,很多女的。我们说我们是旅游者,然后往山上攀登准备重新飞行,后面来了一些民兵封了我们退路。山很高,到后来寸草不生尽是冰川, 非常寒冷,冰川呈黑色很阴森。上到一个高处回头往下看,草原一望无际。从高空跃下启动飞行器,越过高山后下面又是另一番景象,极眩

    9/20: 贴着山的山势超低空飞行,这个山好象刚被烧过,到处都黑黑的。飞到山顶又直着往上飞,大气中有浓浓的黑气,穿过5层黑气后悬在空中,水平方向在空中飘。一眼望去满眼黑气。在空中飞的梦做得多了,如此黑暗的少有。

    罗晨雪进上昆后第一次公开演出,演出地点不在天蟾、兰心那种地方,好象在一个公园里,而且在比较偏僻的角落,一般人还不知道。开场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动静,现场有人起哄。

    9/30: 住在一个河岸边的大楼里,大楼门口直接就是一座桥。门口一大铁门,过铁门后里面还有门,层层叠叠。电梯有四、五部之多,每部到的地方都不一样的,我似乎就是 在第一部。进电梯后也忘了自己在几层,3、4、5的乱按,开电梯门看看这楼层长得啥样才能确定是不是目的地。最后也没找到目的地。

    10/5: 在各种山洞里钻来钻去,从一个比较狭窄的洞出来,外面这个洞居然有水,卷起裤腿走了几段路,忽然一下水猛涨到膝盖,然后一下又回落了,这样来了二次,有人说要来山洪了。众人退回了刚才那个窄洞。

    一个叫新浙江婺剧团的团(不知有什么新)跟其他地方戏的剧团来上海演出,碰上铁杆级的戏迷,她消息灵通跟我们透露这个团下个月下下个月的演出信息,还说要跑 去见谁了,问我们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然后有人问正生与老生的区别,我就说年纪有区别。我们这儿讨论的时候,居然有人趴我背上睡着了。

    10/14: 有一种程序可以把人转化为僵尸,但由于转化率太高了,僵尸没有食物。其中有位智能很高的僵尸把我抓去让我修改那个程序降低转化率达到僵尸与人类的平衡。然后有位女鬼出来不知什么目的把我从僵尸边带走。黑夜中走过阴森的回廊,手电余光显示两边长凳上坐着很多“人”。 坐着的那些其实是尸体,以后有些或转化为僵尸。回廊很长,呈之字形在山路上延伸。走过那么多尸体旁边好恶心,然后我让女鬼不用走了,从转角的地方一级级往山下跳,跳到山脚下发现也是满地尸体。

    10/21:在一个水电站里,大量的水从一个槽状的通道里流出来。工作人员说丰水期都这样。走到隔壁, 这儿各种脱落,水从各个地方渗透出来。墙上及顶上有很多水斑,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滴水,我说大坝要垮了。走回刚才的地方已经开始撤离,排长队上小艇。来一小艇时我趁势插队上了小艇。 小艇狭长,一排二个人,只能坐7、8个人。小艇在水渠似的地方前进,也不知是什么动力,没有声音,还很灵活,好几次我看要撞上渠壁的时候一下就避开了。

    10/28:隔着一条河在打炮,用望远镜看对岸标识来校正,出去的炮弹常不准。我说炮兵要打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才对啊,然后把对岸的目标后撤,放在一洼地里这边望远镜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了。怎么定位呢?放了个间谍在那边,把大概的经纬度测出来,因为有误差一炮过去把间谍也端掉了。洼地跟纬线是大致平行的, 然后在同一个纬度上一阵乱轰,把对岸的敌军都轰掉了。接下来的梦似乎跟上面的有关系,都在刚才被轰击过的地方,只记得一些元素了。虫族的敌人,墓地,强盗,悬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