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3-02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后汉书篇下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29578720.html

    看到《下》才发现,除了易、书、诗、礼、春秋之后还多了一个人。

    学《诗》的都比较低调,那些人都过得很平淡,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事情。
    就有一位叫赵晔的,年轻的时候当县吏,因为奉旨迎接督邮,觉得做这样的事很是耻辱,不辞而别,跑到杜抚那里学《韩诗》去了,一去二十年,杳无音讯,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还发丧了。一直到杜抚死了才回到老家。
    诗也是到了后汉后古学大兴,在郑众、贾逵、马融、郑玄这些人推动下毛诗成了显学。

    郑玄本身学的就是《小戴礼》,《礼》的传承比较波澜不惊。

    《公羊春秋》又分了二支,一为严彭祖的严氏学,一为颜安乐的颜氏学。
    周泽字稺都,习《严氏春秋》,这个人奉公克已,果敢直言 。因为比较清廉,有太守贪秽下狱,没收的财产被明帝用来分给下面的廉吏,周泽为其中之一,另二人为孙堪、常冲。
    周泽的事没有特别记载,不过那个孙堪做事跟周泽很象,被人称了“二稺”,因为孙堪的字是子稺。孙堪[明经学,有志操,清白贞正,爱士大夫,然一毫未尝取于人,以节介气勇自行 ]。王莽末年,战乱的时候孙堪力战保宗族老弱,受过很多伤。后来做官奉禄都用来供宾客,所为也被下属敬仰。
    周泽还做过司徒,因为太过于简朴,没有威信,后为太常。然后在这个职上是[清洁循行,尽敬宗庙 ]。天天吃斋,他老婆可怜他年纪大了,又有病,私底下问他苦不苦,结果周泽大怒,说老婆犯斋禁,送诏狱去谢罪。世有人言:“生世不谐,作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 。做这样人的老婆真是命苦。

    甄宇,习《严氏春秋》,提到这个人是因为这家子子孙孙都很会教书,常常是教授数百人,子甄普,孙甄承都干这一行,而且之后还[子孙传学不绝 ]。

    李育,习《公羊春秋》,[沉思专精,博览书传 ],为同郡班固所重,曾读过《左氏传》,[虽乐文采,然谓不得圣人深意 ]。建初四年,白虎观论《五经》,这个人很会说,[最为通儒 ]。

    何休,[为人质朴讷口,而雅有心思 ]。因陈蕃事坐废锢,闭门十七年,作《春秋公羊解诂》,还注了很多典籍。[以《春秋》驳汉事六百余条,妙得《公羊》本意 ]。与其师羊弼一起,按之前李育的意思,写了三卷书向春秋其他二传发难,《公羊墨守》、《左氏膏肓》、《穀梁废疾》。看他起的名字真有意思。

    服虔,[有雅才,善著文论 ],作《春秋左氏传解》。这个人还[以《左传》驳何休之所驳汉事六十条 ],这种你来我往的论战好有意思。除此之外还写过很多文章。

    《春秋左氏》学虽然后汉已经很兴盛,但其他二家势力还是很庞大的,看下来好象也就公羊很盛,这个传里学穀梁春秋的似乎一个都没有。最后博士都没有立。

    按上面各典籍的排列,易、书、诗、礼、春秋,都说完了,不过《后汉书 儒林传》最后还有一个人--许慎,就是写《说文解字》的那一个,这个人是综合性的。许慎[性淳笃,少博学经籍 ],当时人说:“《五经》无双许叔重” ,叔重是他的字。许慎当初觉得《五经》所传各个主旨不是很一致,所以写了《五经异义》,又作了《说文解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