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12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梁书篇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3547897.html

    《宋书》、《南齐书》没有儒林传直接跳过,《梁书 儒林传》比起前面来也是比较异类的。这个传里的人多是为官的,而且不止是教职,有为地方官的,有为郎官的,这些人动不动就是善《庄》、《老》,那年头不会点庄老都不敢说自己是儒,各典籍中精通《礼》的比重很大,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儒学的环境是不太好,只能靠“孙叔通”的伎俩才能混口饭吃。

    这个传有个大亮点是范缜,姚察偷懒把大段大段的《神灭论》给抄上来了。其实这个传有这么一个人基本就没什么可读的了。

    严植之,性淳孝谨厚,小时候死了父亲吃素吃了二十三年,后来生病才改了吃素的习惯。这个人很重义,在齐曾为广汉国右常侍,广汉王被诛后没有敢怎么样,严植之独自一人奔丧收尸下葬,很有古人之风。开馆收了很多学生,生病后不受俸禄,死了之后丧无所寄,生徒为市宅,乃得成丧焉。这个人真的是非常非常好,曾经在野外碰上生病的人,问其姓名都不会说了话了,把他带回家,不其求医问药,六天后那人死了,严植之买了棺材把他葬了,到死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还有一次,在水边也是碰上生病人的,这次的人没那么严重,说他姓黄,荆州人,帮人打工,病得很严重快死了,船老大把他丢在岸上了开船走了,严植之也是带回家帮他治病,病好了后那人说要终身为奴以报厚恩,严植之不受,送他盘缠回老家去了。其义行多如此,这样的人五十二岁就死了。

    其他没什么比较特别的,就是些家谱简历,大多不认识,就提两个人。一是沈峻,其实也不认识他,就是觉得南朝姓沈的比较牛;另一个是太史叔明,沾了其祖的光,是太史慈之后,而太史慈是沾了三国的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