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16

    碎梦集(20121113-20130507)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4522374.html

    11/13:浙婺的演出虽然票看起来买出了不少,但演出时其实非常的空,只坐了四分之一不到,坐前十排中间都没人管。开场居然是《马超追曹》,马超还是花脸扮的,更离奇的是演出中有位武二花骑着自行车从舞台这边斜坡上去那边斜坡下来来回骑。今天这戏马超根本没嗓子,没法听了。不过欣慰的是这次浙婺的伴奏比较传统,没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配器,能听到他们清脆的鼓板声也是难得。

    11/19:我住的楼里死了位老太太,隔壁在做丧事,吵死了。楼不是那种住宅,这象教学楼一样一层全是通的,有走廊。我经过走廊下楼梯发现两边全是尸体,刚发生过人类与僵尸的战争一样,有些尸体不是新鲜的。为了防感染,一帮人跑老远路到小溪里呆着,在人群里发现了袁雪芬,我老远看着没敢下水。

    11/21:人事拿来一大摞表格让大家填,父母的姓名住址年龄等,还有父母叫你用的小名,小学中学各阶段对你影响最大的事件等。我问旁边人填这干什么啊,说是申请探亲假用的,探亲假还有交通补贴,每一百公里几分钱。连上海本地的,只要跟父母不是同一个区或相邻区的,都可以有。

    11/25:电脑好热,用电扇吹着降温。流进来的信息管道发烫,我想是不是机房着火了呀。找到了机房负责人,给了我一段可登录上去的IP地址段,远程监控发现不了问题,我说要进去看呀。然后发现这机房象迷宫一样的,一圈圈的往里旋,要发现问题得走到最中心的地方。

    12/14:下雨天走在村里的小溪边,跟邻居好友撑一把伞,那种木柄的油布伞。被一阵风吹到水里去了,伞就完全散架只剩木杆随水往下游漂,顺着溪边跑试图把它捞回来。跑到一险要之处在岸上发现下面石缝里有毒蛇。木杆变成了一头猪一只黄狗护着它,旁边一条狼狗跟不知名野兽搏斗,咬断对方咽喉

    12/23:在太空中有天体在后面追我,我奔向太阳,它们也紧追不舍。在接近太阳的时候,我一拐从边上过去了,后面那些天体嗖嗖地往太阳里钻,甚是壮观。还有一半没甩掉,然后我就水星、金星一个个勾引过去,让它们去撞或者是被捕获。最后一个成了天王星的卫星,我陪着它在长长的轨道绕了一圈,算是调戏它

    1/14:我居然又登台了啊,为什么说又呢,因为上次唱过一次高派。这次是救场,马派,不过我硬生生把它唱成了谭派,还好念白什么的都没出差错。剧情是一位闲在家的前官员去郊游,遇到恶少欺负良家妇女,把人家捧了一顿的事,还是文武老生呀。另收到一坏消息,空中剧院开始插播广告了,中间20分钟

    1/25:走过一座石拱桥,河水位很高,船的顶篷都快碰到桥拱了。桥上游方向一帮人贴着栏杆往下喊话,似是指挥那些船经过桥。我在下游方向凭着栏杆下望,只见桥下方一艘船倒扣在水面上,水里一些人在挣扎,我从桥上伸手下去够不着他们,然后醒了过来,这是一个梦中梦。发现自己在拉萨一座桥上,天降着雪。我还有同伴,我不知去干什么,就跟着他七拐八弯的走到一片空地上,原来刚才是走八卦阵。他在平地上东敲西碰的说就是这里了。原来我们是来盗墓的,旁边不远处是考古现场,显然他们没找准位置。我们准备天黑后行动。墓没有盗,后面跳到别的地方去了。

    2/24:去看戏,遇到了海青歌一帮人等,他们不是在泉州吗?更离奇的是还遇到了。。。今年回家相亲见过一面的姑娘,她居然跑来上海看戏,而且还跟海青歌他们都认识的。百感交集,最后什么戏也没看进去,为什么《钗钏记》演了3个小时也不得而知。

    3/22:有一位叛徒逃到纳粹占领区去了,到度假胜地去躲避追杀。杀手还是找到了他,他大白天躺在大树的椅子上休息,杀手灌林丛后伸出来一根管子钉在他后颈上,他叫也叫不出来,过一会就没动静了。后来解剖发现,身体里发现一种小黑粒,中空结构,里面有纳米炸弹,进入身体后释放出来破坏身体结构。在这个梦里我一会是那个叛徒,一会是那个杀手,一会是那个医生。整个事情都给我经历了

    我拿了一叠资料进入绝密的地方,检查我证件的人居然是海青歌。在里面发现外面开始刮飓风,天黑乎乎的。人们四散逃离,有人直接被吹上了天,然后我说前二天我在什么地方跟人讨论跟异形作战的计划时也碰上了飓风。这个梦里的世界象跟那些科幻片里一样外面是一片废墟,人类只有呆在防护很好的室内才是安全的,我们在一个废弃的航空母舰的船体里。办完事后,坐电梯上来,出来是个旧食堂、旧厂房,走一段路发现没有出口,有人直接翻墙出去了,然后有人带着我走到墙边一民居的二楼,对了个暗号后,交给我一叠纸,打开一个盖子说这里可以出去。然后旁边有拿刀的人跳出来围住我们,那家伙说你先走吧,我掩护你。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4/2:依山而建的房子二楼上看对面黑乎乎的,被什么黑暗势力占领了,听说黑暗势力要向这边进攻,在楼上看见一头小猪往这边跑,吹着号试图发出警告但吹不响,楼上人看见了说敌人来了。果然一会后就看见从路上黑熊、狼、僵尸往这边来,楼上人噼哩啪啦魔法往下打,我打了几个闪电都打歪了。正打得起劲呢,楼下忽然冲出来一个小黑人,往这边一挥手,只见一串黑点往这边飞来,我好象对那东西免疫,理也不理继续往楼下放没准头的闪电,不过同伙显然不行。大叫防御,我及时放了个魔法,一道铜色光柱从天而降把黑点都挡在了外面(魔法视觉效果象英三里的祈祷)。

    4/4:下山途中发现发大水了,只见水一波一波的往上涨,每次水退下后都留下许多泥沙,而下次水位涨得更高。前面的路有个转角,看不见之后的状况,但水位最低的时候都已经是漫过那个转角的路面了,可想而知下面肯定是漫得一塌糊涂了。换了个场景在一个楼里,外面路面全是水白茫茫一片,这里有情节忘了

    在野外碰上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小孩,我要送他回去。用各种手势重复几次才弄明白他家在什么方向。经过一段山路、竹林天已经黑了,小孩也走不动,我只能背着他,他拿手电筒指方向。走出树林后到一个有点古老的村落,路面是一些小碎砖铺设的。送他到家后发现天下雨了,他家人把破伞修好给我赶路

    4/13:天蟾靠街对外开了个卖票的窗口,窗台上没有电脑,我去拿票时售票大姐拿了个PDA飞快地找到我要的票,然后付钱的时候发现被多要了五块钱,原来订的票要多付五块钱的订票费,抢钱啊,我想以后都直接冲过去买算了。

    4/17:在一个研究外星文明的科研基地,有外星人外侵。在楼里有人往上跑有人往下跑一片混乱,我本来往上走的不知为啥往下走了,底层聚焦了一些外星的俘虏。我跟外星守卫交流了一下,他一下把我把倒在角落里。我重新站起来,见没把我打死,守卫手里一把散发着奇异能量的棒子刺向我。我手掌往上一迎,然后我手掌与棒子之间就噼哩啪啦地放出火花,我借那个能量把基地遭外侵的信息发了出去。然后跟那人搭讪说你们现在探测到的地方不代表地球的实际情况,地球其实环境很不好呀,海洋面积太小了。他说没关系我们可以把地球改造成一个水行星的。我伺机夺下那根棒子,在此过程中往外发出的强烈的波动把那些外星人都干趴下了。夺棒的时候,有一股记忆涌入我的脑海,似乎是那个人的所在种族的历史印记,原来他的种族被现在这个外星种族给奴役了,他被洗脑后给他们卖命。我把那个记忆解码后灌回给他,没做到地球人联合他们反攻就醒了

    4/30:在一个很奇怪的剧场看戏,居然台上也有座位的,舞台两个侧边各有一排,舞台后边有四五排的样子,我在台下第二排的左边,座位紧挨舞台,第一排是直接靠在舞台边上的。现场氛围、观戏视角、拥挤程度及剧场感观似有我小时候在村里看戏的体验。不过演的很杂是京剧、越剧等,没有婺剧。

    5/7: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生活,周末要回家,要翻过一座山。牵着自行车出来发现下雨了,我披雨披的功夫同事去得没影了,雨披是花白色的。骑出来后雨也不下了,身上雨披自动消失了。前面是长长的上坡,我加足马力往上冲,到半途发现同事,速度太快了嗖一下超过他了,到顶后发现下去路很多地方得扛着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