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8-18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隋书篇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5316736.html

    《隋书 儒林传》有两个大名人,刘焯、刘炫,人称“二刘”。

    元善,元叉的孙子,这个人到过不少地方啊。元叉被杀的时候,他父亲带着他逃到梁,后来侯景之乱元善又到了周。还是个美男子,不是长得多么漂亮,而是风度、气质方面很胜人一筹,[风流醖藉,俯仰可观,音韵清朗,听者忘倦]。杨坚[每望之曰:“人伦仪表也。”凡有敷奏,词气抑扬,观者属目]。元善还向杨坚推荐过高颎,说他有宰相之具,后来高颎得罪,杨坚以为他是跟高颎有私情,深责之。杨坚这个人也下面的人也是比较苛刻的,元善就这样自己把自己吓着了,生病死了。

    辛彦之,[九岁而孤,不交非类,博涉经史],主要是礼方面比较通。北周最开始一帮都是武人,修定各种礼仪的事都是他干的。后来到隋为礼部尚书,与牛弘撰《新礼》。又之后做随州刺史,当时各州长官往上送东西都是送各种奇珍异玩,就这个辛彦之送供祭之物,杨坚赞其有学问。后又为潞州刺史,都干得不错,俱有惠政,当时的儒者当地方官就是个标准的循吏。他还是信佛道的,在城里造了二座塔,有一年州里有叫张元的人暴死,几天后活过来了,对人说自己到天上游玩了一通,见到一个造得很华丽的大房子,那儿的人说潞州刺史辛彦之有功德,特意造了大房子等他来。辛彦之听到了很不高兴,当年就死了。

    何妥,这个人小时候就很聪明,[性劲急,有口才,好是非人物]。苏威曾跟杨坚说,他先人常告诫他,一个人只要读《孝经》足以立身治国了,其他都是多余的,杨坚表示同意。何妥说苏威的学不止《孝经》,他如果信他父亲的话就是不孝,如果他父亲没说过那样的话就是不诚(按后来通行说法是“不忠”了),这种不诚不孝的人怎么可以事君。还引了[‘不读《诗》无以言,不读《礼》无以立。’]的话,说[“岂容苏绰教子独反圣人之训乎?”]。然后上了八事说苏威不可信任,不称职。这个人还真是博学,对乐也很有研究,考定钟律的事也做过。后来到外当地方官,碰上游学者,[皆为讲说教授之。为《刺史箴》,勒于州门外]。当地方官回来后,还是很特立独行的,上书,[指陈得失,大抵论时政损益,并指斥当世朋党],苏威、卢恺、薛道衡这些人都由此得罪,这家伙的地图炮开得真是猛。

    刘焯,前面那些人的博学跟他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可是真正搞学术的人,[《九章算术》、《周髀》、《七曜历书》十余部,推步日月之经,量度山海之术,莫不核其根本,穷其秘奥],不过这个传里竟然没有提到他修定的历法。与刘炫从小就是好友,二人一同拜了很多前世名儒为师,不过[皆不卒业而去],估计是得到“渔”了。最后二人一起跑到一户存有很多典籍的人家去看那些古籍了,[经十载,虽衣食不继,晏如也]。实在是太天才了,[后因国子释奠,与炫二人论义,深挫诸儒,咸怀妒恨,遂为飞章所谤,除名为民],那时儒生群体的气度也太差极了。所以之后以教授著述为主,[天下名儒后进,质疑受业,不远千里而至者,不可胜数],还写了很多书,[论者以为数百年已来,博学通儒,无能出其右者]。有个小缺点就是比较爱财,不给报酬的学生就不教。太有才气了,招人妒,然后又这么贪财,就不太招人待见,死的时候刘炫为他请谥号,官方就是不给。

    刘炫,与刘焯并称二刘,这也是个奇人,[左画方,右画圆,口诵,目数,耳听,五事同举,无有遗失],当然跟刘焯一样仕途很不顺利。先是[遍直三省,竟不得官],县司都找上来让他交赋税服徭役了,他不得不亲自跟内史讲这事,内史把此事送达吏部,吏部尚书问他有什么才能,他说了一通,[凡十三家,虽义有精粗,并堪讲授]等等等,人家以为他吹牛,最后在朝知名之士十余人作保说刘炫所说没错,才授了个殿内将军,很奇怪的任命。极天才之人都是有缺点的,不过这家伙似乎也太污了点,当时收购天下散逸之书,刘炫居然伪造百余卷,题为《连山易》、《鲁史记》等送去了,还取了赏钱走人。后来被人告了,免死除名。
    接下来一件事比较奇怪,就是他跟刘焯二人都被杨勇召见,然后又被命事蜀王杨秀,觉得不值没去,然后被抓去到军营里当门卫,之后放了去典校书史,杨秀被废后跟其他人一起修礼(律),授骑尉。整个事情,二个人的历程史书上记载基本是一样的,就文字表述上有些差异,最后官职一个云骑尉一个旅骑尉。如果不是因为记述有误,那这二人真是古今之绝配了。
    刘炫这个人还有很多的真知灼见,书上有很多跟牛弘的对答,还作了篇《抚夷论》说辽东不可伐,后来都应验了。他的结局是比较惨的,碰上隋末大乱,那时在城里,粮饷断绝,他的门人很多都追随那些反派造反了,可怜他穷困,到城下索要刘炫。不久之后,那些人后来被官军打败了,刘炫饿着肚子没地方去,重新去县城,城里当官的觉得刘炫与那些人反贼认识,怕以后生变,就没让他进去,然后刘炫就冻死了。后来门人都叫他宣德先生。
    刘炫,[性躁竞,颇俳谐,多自矜伐,好轻侮当世,为执政所丑,由是官途不遂],虽然有伪造的污点,最后还是有很多很的著述留世的。

    二刘读完之后,这个儒林传其他人就没什么可提的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