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0

    同学会杂绪 - [不说而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5915558.html

    高中毕业18年,人生轨迹完全跟大多数人脱节,大多数时间都在上海度过。以前好些次同学会一直没有出席,虽然加了个QQ群,有段时间刷屏太厉害屏蔽后就忘了放出来,也就不了解相关动态。前一周接到相关同学的电话才知道同学会的事,虽然时间比较紧迫,但对我来说就是相当于抽个周末出去旅游这样的问题。最近虽然有点事情,但也不甚急,打个招呼就行了。所以上周六一大早就赶往火车站跟人会合到宁波去了。

    大多数人都是18年来是第一次见,很多人都发福了,认不太出来。人家跟我打招呼我得想一阵才想起这是谁,还有甚至就想不起来的。

    说起来高中那三年是我最活跃的三年,算是跟同学交往比较深入的三年。高中以前因为学习成绩拉同学一大截,无论是家长、学校与班级都会给我比较大的压力,那时的生活乏陈可数。高中以后,认识的人比较杂,也不似高中有好么多时间同处,对我这样不善于与人交往的人来说更少有深交的人了,除了大学同寝室的几位真想不出特别要好的人了。

    我一向来有个很引以为傲的本领就是非常安静,不太受外界干扰。这也是我10年来能不断的读史看戏的源泉之一。但这次同学会后我发现我不是静,而是“死”,好象我的大脑某块区域进入一种死寂状态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敲破打碎它,我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巨石才能掀起波澜。跟同桌的,同寝室的,比较要好的同学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拍照也不怎么拍,都是人家邀请我的。总而言之就是无欲。

    还好还没有无感。晚上看着PPT上那些旧照片,那些熟悉的身影,想着那个岁月,还是很感动的,特别是提到我们班二位已经离开人世的同学,心里很是酸楚。

    最好,大家各自谈了高中以后生活,真是丰富多彩千差万别,可谓各得其所。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及这次同学会,使我又重新思考一个问题,这些年来我过得是不是太于安逸了。在IT这一行,我真的是很另类,这些年都没怎么加过班,随着时间的增长与阅历的增多,我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十分合适干这一行,至少不适合在国内干这一行。完美主义、技术理性主义与拖延症的结合再加上不善于交际的性格使得自己似乎在大多数公司里都无法最好的生存,这也是每次找工作都特别累的原因。

    如果生活允许的话,我觉得不能荒废自己的聪明才智,得去找一个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不是众人定义好的那些职位,但似乎让人看到我的能力在哪个方面很强又比较的困难,人家都是挖好了坑找人的,不会找个人再挖坑,而我自己又不会给自己创造工作。好是烦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