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26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新唐书篇中(儒学中)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6003999.html

    《新唐书 儒学中》大多数是《旧唐书 儒学下》里面提到过的人,就是记述得稍详细一点,其中还夹杂了几篇其中人物论礼的文字,还有一大段柳芳论氏族,作相关研究的读,这个传还是有点嚼头的,按我的读法这些东西就略过了。而且无论新、旧唐书有个不好的地方,国家机器对儒学介入过深,这个传里面的人总是要跟政治搭上关系,开始有向简历式方向过渡的倾向,这样的传读起来就没劲。

    徐齐聃,子徐坚,孙徐峤,自祖及孙,三世为中书舍人。而且[齐聃姑为太宗充容,仲为高宗婕妤],还有其他一些亲戚关系,算是比较硬的,但也是比较危险的。经高宗、武后、中宗、睿宗这一家子能顺利的活下来也是因为他们保持本色保持得比较好,人比较低调,还主动远离政治漩涡。

    殷践猷,很博学,贺知章称其为“五总龟”。因叔父之丧,哭得呕血而死,才四十八岁。小儿子殷寅为永宁尉,有小吏侮辱谩骂他非常的过分,殷寅怒而杀之,被贬为澄城丞。殷寅死的时候其母萧氏年老尚在,其子殷亮断指剪发放入棺中,发誓说待祖母就象殷寅在的时候一样,之后照顾生病的祖母,[不脱衣者数年]。

    孔若思,祖父孔绍安文笔不错,当时与一个叫孙万寿的人合称为“孙孔”。他自己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比较博学,还比较知足,做到库部郎中,常说:[“仕宦至郎中足矣”],[座右置止水一石,明自足意]。他儿子孔至对氏族学很有研究,撰写了《百家类例》,他认为张说这些人是近世新族,所以就没有列入书中。当时张说的儿子张垍有宠,说天下族姓关他孔至什么事,而要在那胡说八道。孔至听到后怕了,想重新增改,韦述说:[“止!丈夫奋笔成一家书,奈何因人动摇?有死不可改。”]最后就没有改。当时韦述、萧颖士、柳冲都写过《类例》这样的书,其中孔至的这本认为写得比较的细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