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28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新唐书篇下(儒学下)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36012825.html

    《新唐书 儒学下》大量的篇幅都跟礼有关,关于祭祀宗庙那些的东西,读起来很没劲。

    啖助,只做过小官,县尉、主簿之类的,做了几年后就隐居了。[善为《春秋》,考三家短长,缝绽漏阙,号《集传》,凡十年乃成,复摄其纲条为例统]。啖助对于公羊、谷梁比较的偏爱,认为左传很多都是错的,他认为《左传》(包括《国语》)写得比较乱七八糟,不是一个人写的,是当时左丘明收集的各国史来解释《春秋》的。啖助四十七岁就死了,有两个学生赵匡、陆质也比较有学问,陆质与啖助的儿子收录了啖助的《春秋集注总例》,赵匡对总例进行了修订,陆质又在此基础上重新编写,名为《春秋集注纂例》。

    施士丐,与啖助他们同为代宗时人,只是他对《诗》比较有研究,当然同时也善《左氏春秋》,为博士,任期到了之后,诸生上疏乞留,然后就干了十九年,死于任上。士丐写了本《春秋传》没有流传。后来文宗喜欢经术,李石说施士丐的《春秋传》可以看一看,文宗说:[“朕见之矣,穿凿之学,徒为异同,但学者如浚井,得美水而已,何必劳苦旁求,然后为得邪?”]

    林蕴,莆田人。他父亲林披因为临汀多山鬼淫祠,写了《无鬼论》。林蕴由韦皋推荐在四川做官,刘辟造反时林蕴劝说过他,还上书切谏,刘辟大怒把他关了起来准备杀之。将行刑的时候林蕴大呼:[“‘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得死为幸矣!”]。刘辟觉得这家伙这么耿直,杀了可惜,暗地里让行刑人用剑磨他的头劲,想降服他,林蕴大骂:[“死即死,我项岂顽奴砥石邪?”]。刘辟知道搞不定他,最后把他放了,后来刘辟失败后,林蕴是名重京师。这个人的结局是比较另类的,[尝杖杀客陶玄之,投尸江中,籍其妻为倡,复坐赃,杖流儋州而卒],这样的人怎么入的儒学传?林蕴比较会辩,曾有一个姓崔的觉得自己的姓很牛,林蕴对他说:[“崔杼弑齐君,林放问礼之本,优劣何如邪?”],那人哑口无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