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4

    忆初中的音乐课 - [胡思乱想]

    Tag:回忆 初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4703545.html

     

    初中的音乐课本来没什么可忆的,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音乐课好象教的都是《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之类的歌,而且我的老家那地方那时还比较的闭塞,那年代的港台流行歌曲也听不太到。不过前二天有缘听了一节乐理课,忽然之间想起来很多事情,原来那时的音乐课与音乐老师还是有些地方可以写写的。

    前二天听乐理课,听着听着发现有些东西原来自己都知道着呢。记不起是初一还是初二的时候,我们的音乐老师有几课给我们叫过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那时也不识其即为乐理也,反正音乐课不唱歌而讲一些枯噪的知识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确是无味得很。不过呢缘于自己对那种理论性的东西一直比较的有感觉,所以那时还是认认真的听下来的,而且也许是自己记忆力比较的好,也许是这几节课讲的东西比较的特别。就上那么几节课居然都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虽然之后没多少机会看过乐谱。

    如果只是因为那时上过那么几节乐理课,也不值这里写一篇回忆文章,这还得提到我们初三时的“音乐课”了。

    初三本无音乐课,因为中考的压力在我们那边压力其实是很大的,以我的经历来讲,其实中考比高考压力大,我同班的同学倒在高中前的比倒在大学前的要多得多。我们初三的时候,就已经是周一至周五都要夜自习了,每个晚上有一段时间就属于某个学科的时间,那时那一科的老师会过来讲解疑问啦,小测验啦等等。而且那时常会停电,然后整教室就烛光普照,有时还是照常进行大家的学业,有时老师就改变学习的计划与内容,而有时整个课的性质居然就变了,初三的“音乐课”就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

    话说我们初三时的政治老师同时就是我们初一、初二时的音乐老师(这关系比较的复杂,我们那边除了一些主课以及体育这种专业性太强的,很多学科都是没有专业的老师的,比如历史很多是语文老师兼的,地理很多是数学或物理老师兼的),某天的政治课时间恰又遇上停电,只见其带着一把胡琴就到教室来了。在大家诧异的眼光之下“音乐课”就登场了,到了初三给我们上音乐课当然不会无聊到再教《社会主义好》之类的歌了,教流行歌曲当然也是不可能,他给大家讲戏曲――婺剧。

    在我的印象中“音乐课”好象不止一次,因为教的段子不止一段,当然胡琴只带了一次,除了第一次外以后就没带过,估计是太招摇了。教的时候既没有曲谱,也没有戏词(因为本来就是停电的晚上教的,黑板也不起作用了,再说这属于“不务正业”,用了黑板就留证据了,校长或教务主任追究下来不好交待),而且自高中之后接触婺剧的机会是少之又少,所以至今他教的那二段好象都丢光光了。有一段的名字都已经忘了,好象那个什么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里的,具体戏的名字不记得,小时候看婺剧从来不注意戏名,长大了没什么机会看婺剧;有一段是《哑背疯》里的一段,现在不记得他教的是中间哪段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他的影响之下“音乐课”的队伍不断壮大,我们的语文老师教了一段越剧,我们的英语老师教一些通俗歌曲。初三的“音乐课”现如今回忆起来颇有味焉。

     

    上述政治老师带把胡琴来上课,跟高一时我们的语文老师上课时跟大家讲《道德经》,进而教太极拳有得一拼。以后有机会回忆一下高一的那位语文老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