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12

    蛇年观戏记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49161270.html

     今年看得有点少,好象是第二少的年份了,免费场也没往年的多。


    2/24 昆剧《狮吼记》 岳美缇、张静娴
    这戏几年前错过了,这次补上,二位年纪都大了,看下来细处觉得没那么的好,但看得轻松,笑一笑乐一乐还是不错的。
     
    3/21 越剧新生代演员展演
    赠票,好些年没看越剧,而且是青年演员的越剧。非常的不习惯,那种新编味道,那种音乐、那种唱腔、那种服装很是看不下去。越剧青年演员来说,不好好出好听的唱腔,在所谓表演、人物表现上下功夫是事倍功半。总体感觉杭越的几位演员表现得比上越的好。
     
    3/23 兰韵正浓清唱会
    昆剧国家艺术家的专场,属于空前绝后的演出,清唱会本来说是用肉嗓的,但剧场效果不佳最后还是用了麦。怎么说呢,东艺那种地方真不适合戏曲演出,这种“清唱会”也一样,但看这些人登台属于见一次少一次,这次阵容还比较的齐整,破点费就破点费了。
     
    折子戏专场
    晚上的这个折子戏专场非常的强大,有好几折是很难见到的。
    张世铮、王世瑶的《吃茶》,这个戏第一次看录像时完全看不进呀,这种戏属于越看越有味道,当晚有幸看到他们俩的演出。一个演员、一个戏靠激昂的唱腔、外放的表演让人记住让人提起不是真本事,没有那些东西还让人记忆犹新才叫绝。
    侯少奎、梁谷音的《戏叔别兄》是绝配,这也是很难见到,但遇到了绝对超值的戏。梁谷音的潘金莲是她演得非常好的几个女人之一,但这戏没有好武松配也是枉然。本来只存在于我的影像中的这个戏这晚也有幸见到了。
     
    3/29 纪盖演出 大轴《雅观楼》 张善麟
    这次纪念演出没有前几年那次声势大。大轴《雅观楼》张善麟老先生一出手就觉得现在青年武戏演员都弱爆了,当然因为年纪大了,唱做方面无法那么用力,都点到即止,但都点到了呀,不象现在那些青年演员,啪啪啪一套动作下来,做不全不说,唱又唱不好唱不完整,还气喘吁吁,演个戏无论什么人反正都是风风火火的武艺高强正义凛然高大全的。而且有的还跟老人家一样演个残本给大家瞧。
     
    4/6 上昆上巳节专场
    专场演出有好几场,我只去看了这么一场,这场熊猫最多。
    《评话》 张铭荣、吴双   这戏以前看过一次,大段的说书,很冷。张铭荣的念白在那一辈人里不算特别好,但身手不错。
    《泼水》 计镇华、梁谷音   这也是老搭挡的戏,这戏很考爆发力,唱没有痴梦多,但身段比痴梦要繁重得多,他们俩的《烂柯山》去年没看成,说是以后补的,但现在二位年纪越来越大,这个戏唱做又很重,看得很心疼。以后也不要全本了,就这样有机会看看二们位的折子即可
    《惊变埋玉》 蔡正仁、张静娴  那四本《长生殿》的版本,埋玉出N多的龙套,然后两人生死离别变话剧了。演四本、演“精华版”这么演那什么意见。既然叫经典折子戏专场了,就老老实实的来个传统演法给大家瞧才是正经。
     
    5/11 长宁昆五五月专场一
    今年的昆五演出很多场次都不在长宁,所以看得就少了点。但有一点很明显的是今年的演出比往年质量有明显的提高,真的是看着这些人一步一个脚印地在成长,很是欣慰。
     
    《回猎》,总体是好的,二位大人不出彩也是意料之中。
    黄亚男演这种角色看来比较轻车熟路,就是眼睛太有力了点,少了点灵气。
    其实《出猎》也比去年要好。
     
    最后二折(《扫松》、《嫁妹》)很强大。
    张前仓的李旺稍微收一点点就更好了,有几个瞬间太放松看起来稍油滑。
    嫁妹,嗓子不错,比去年那次还要好点,还有三起三落;今天驴夫鬼也很顺畅舒展 
     
    5/19 长宁昆五五月专场之二
    《小商河》,一般
    《罢宴》,老旦很好
    《出塞》,配合比以前好
     
    5/25 长宁昆五五月专场之三
    《说亲》、《回话》。二种风格的田氏,雷斯琪的田氏要活力得多,倒是比较符合回话的情境;汪思雅的说亲看下来还好,比去年演过的几人次要好(除了雷斯琪,我忘了去年那些人演过这个了),就是声音不亮。

    《竹林记》,也就动作完成得比较好没失误,还有就是两个人下高都不错,很稳。但动作不干净,看起来有点乱。
    还有两点要敲打一下,一个是“高怀德”出场了,介绍说高怀德由张艺严扮演(字幕我忘看了,不知是怎么打的),然后小白脸出来跟余洪打了一架,别搞 这种“乱伦”的事好不好;一个是翻下山戏就结束了,竹林也没有,火当然也就没得烧,大幕拉上的时候大家都很愕然。希望上戏别学上昆的坏毛病。
     
    6/9 长宁昆五六月专场之一
    《借扇》去晚了,我去的时候孙悟空与铁扇公主都打完一架了。可能是我看过今年昆五质量最低的一场戏了。孙悟空丢三拉四,铁扇公主略显生疏,二个人常常不在锣鼓点上,配合也不好。
    《琴挑》,生比较冷,显得有点硬,旦倒是相对比较活,二个人换一换比较好
    《问路》,现场气氛最好,看这个戏一点都不觉得沉闷。
    《三战张月娥》,这个戏看过好多次了,今天很成功的一点是没有失误,然后就是不象以前一味的快猛,有些时候脸上开始有戏了。
     
    6/15 长宁昆五六月专场之二
    《亁元山》,有二个东西要赞一下,最后掉兵器了捡回来重新做了一次,这事还是要表扬一下的;还有就是黄亚男演个配角,水袖滑下来了没有把手臂的肉给露出来,当今舞台上连五旦都动不动露个肉给大家看,所以这事也得表扬一下。

    《写状》,一般,而且赵宠衣冠不整啊,前襟太开了啊,站着都能看见里面的,更别说坐着了,而且没穿齐一边高一边低。舞台上这种事很要命,观众很出戏,即使是大师级的演出也会瞬间拉低整体评价。

    《盗库银》,很赞,舞那短锏有二次磕碰基本无伤大雅,打出手有二次龙套接得不是很舒服,考虑到这个戏打出手的难度也情有可原。但今天开打真是快准狠呀,兵器的碰撞声与大刀舞动时的风声都清晰可闻。上昆上京的武戏开打保有这个水准那就是大幸了。
     
    7/27 京剧《击鼓骂曹》、《洪羊洞》 王珮瑜
    今年王珮瑜的这个余脉相传--传统骨子老戏展演我看过的场次好象不多,不过去看的几场质量都不错,现场气氛也不错,出票情况很好。
    《击鼓骂曹》,好多年前看过一次,这次的鼓好象跟上次不太一样。
    《洪羊洞》,这次演出,恢复了很多现今舞台上没有的东西。比如一开场出来杨继业的鬼魂说要三星归星,然后到天波府托梦;比如八贤王在路上遇见白虎,射了它一箭。都跟唱词很好的扣上了。现在的演出把这些东西净化掉,然后唱词是老唱词有时听得很是莫名其妙。然后那天的演出几个配角演员也很卖力,饰演焦孟二位的净角演员非常的卖力,王佩瑜的女老生同台有点那么撑不住啊。很可喜的是饰杨继业与八贤王的二年青年演员唱念都属上乘,特别是八贤王的顾亮,出来几句定场诗念得非常的清亮,好听极了,现场一片掌声。
     
    10/1 京剧《凤还巢》 
    国庆七天阵容最强大的戏,其实就是去看孙正阳、萧润年二位老人家的丑角表演,这个戏就看个热闹。相比之下,董圆圆、金喜全二位倒象是配角了,当然喽,这戏旦还是有几段可以听听的。
     
    10/26 《八大锤》、《断臂说书》  王佩瑜、金喜全
    金喜全的《八大锤》还是下了番功夫的,有几套动作耍得很不错,博得了不少喝彩。《断臂说书》唱得不够衰,表演还是可以,但唱腔待琢磨。
     
    11/1 昆剧《贩马记》 蔡正仁、史依弘
    这个戏《写状》一折是精品了,真是百看不厌呀,《三拉》则是现场气氛很好,时时引得全场爆笑。就是《哭监》的缪斌唱得是慷慨激昂,全无吹腔的美感。
     
    11/3 京剧《玉堂春》 史依弘、蔡正仁、王佩瑜
    这是史依弘这一系列演出的第五场,连演了五天,这最后一场还是保持了相当高的水准,唱得不错。蔡正仁的王金龙只能说一般,引子念得很勉强,会审的节奏配合也有缺欠。
     
    11/4 京剧《定军山  阳平关》 王平、邓沐玮、张幼麟
    文武老生戏,这戏的节奏唱腔都很轻快,看来非常的舒服。当然演员嗓子身上也都很利索,整场戏看来有种顺流而下的感觉,非常舒畅。不得不说张幼麟、程洪磊打得真是快呀,以前看讲座录像还是啥的,听侯少奎还是谁说那谁谁(我忘了说的谁)在场上开打,其速度之快水都泼不进,当时我想那是什么样的场面呀,那天张幼麟他们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当然侯少奎说的那个应该比这还要更快、更顺、更美。
     
    12/16 楼胜婺剧折子戏专场
    浙婺在婺剧界本来就是乱改戏很出名的,看婺剧出身的人是非常的不适应,那玩意婺剧味实在是太淡了,那天三折也是一股浓浓的新编味道。
     
    《临江会》,这个戏在各种比赛中频频的亮过相,不得不说有些地方有点过犹不及。
    《断桥》,都演滥了,老戏迷对它的吐槽也吐滥了,不说了。
    《火烧子都》,开场就是一杂技团,然后班师路上唱了一段二凡也是改的,整体音乐非常的不协调,然后宴席一场就是一变脸专场,而且变脸手法与难度不高。至于颖考叔被射了一箭指着子都说“天理难容呀”这样的话才不甘心的死去,然后宴席一场背景就频频出现“天理难容”的声音简直就是港台剧的腔调呀,这手法实在是太太太太太烂了。
     
    戏尽管烂,但演员真是好演员,这武功没得说,这么多年在上海看了这么多的武戏,这场给人的感觉真是又震撼又心定,那个难度真是高,但完成得又很完美。就是武生出身的短板,这嗓子还得打磨,嗓子是有的,但唱得真是不好听。婺剧界本就没出过宗师级的小生,又摊上浙婺这种乱改戏的主。希望楼胜好好珍惜演出机会,在声腔上要有突破,在武功方面要稍收敛,这样对于延长自己的舞台黄金时间很有帮助。
     
    12/28 京剧《芦花河》 史依弘、王佩瑜
    这是失传的老戏,现在在世的这些人估计都没见过这一出。这就是一出女斩子,前面一段有点《辕门斩子》的身影,中间夫妻两个人吵架又有点象大保国里李艳妃跟徐延昭吵架。最有看头的还是薛丁山反将樊梨花说当初咱俩在寒江关阵前订亲的旧事,戏曲舞台上这种前后衔接的事情看起来真有意思。比如我一直想看《三姐下凡》与《劈山救母》连演,都是甥舅对手,而且还是同一个人一个戏里是正派,另一个戏里成反派了。
    这一场因为《芦花河》比较的短,前面垫了二出戏,才将将把演出时间撑到四点,这不得不说上京还是比上昆负责任一点,或者说王佩瑜还是比较看重某些东西的。
    演出结束后,最后抽奖,回顾一年来余脉相传的演出,后台人员上台见面,为全年封箱戏《红鬃烈马》造势等等等。
     
    整年看戏二十场都不到,这些年下来要求是越来越高,现在很多戏都提不起兴趣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