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0

    悍秦强汉--《国史大纲 3.7.1秦汉帝系及年历》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5076913.html

    从这本章起,进了了本书的第三编--秦汉之部。

    本来帝系及年历没什么可写的,书里主要就是列一下那个朝代的帝次,他们之间的世系,在位时间及其间主要的事件,最后统计一下此朝共几帝几年而亡。

    但因其中汉文帝吾甚慕之特写上一笔。以前写读《史记》系列时我曾说我是崇汉的,这个“汉”值得我崇,其中关键的一节就是汉文帝,这里不准备写汉文帝在两汉四百年运业中的关键作用,也不准备写汉文帝在二千年来各君王中的出类。只录其一段遗诏以怀之:

    “朕闻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当今之时,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离寒暑之数,哀人之父子,伤长幼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讬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馀年矣。赖天地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维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其奚哀悲之有!”

    二十四史录大段遗诏,吾记之惟有四人,汉文帝、北周明帝、武帝与明太祖。而其中只文帝此诏与北周明帝临终口诏读之心有戚戚焉。

    此篇与《国史大纲》无甚关系,此上大段遗诏本待写读《史记》系列到《孝文本纪》时录之,只是不知要等到何时,待到何日,所以在此录上一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