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2

    千载唯此背水阵――读《史记•淮阴侯列传》之三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523466.html

     

    韩信的功绩用蒯通的话说是“功无二於天下,而略不世出者”,具体来讲,“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也是蒯通的话)。可说刘邦的大半个天下都是韩信帮他打下来的,此功之高,后世为臣者几无。

    上面蒯通的一大段话里,有二个死鬼,成安君与龙且,而与之对应的这二场战役,井陉之战与潍水之战《史记》中记载得最为详细,这二战也是韩信作为千古名将而被载入史册的标志性战役。潍水之战在八百多年后还能在李世民平定刘黑闼之叛中寻到它的影子,而象韩信在井陉之战中一样排出背水阵大获全胜在后世著名战例中寻无踪影。

     

    井陉之战发生在韩信下魏破代之后,此时之韩信已小有所名,李左车谓其“乘胜而去国远斗其锋不可当”,他的“深沟高垒,奇兵绝后”之策可谓毒辣,这是占有地利的防守方的上上之策。成安君陈余如果采用李左车的对策,其效果虽然不会如李左车自己所说那样“不至十日,而两将之头可致於戏下”,但也不会如历史中发生的那样,一战而丧身。韩信对于赵的防守反击之策是有防范的,如果陈余真的用李左车之策来对付汉兵,我想韩信作为史传名将一定有破解之法,但肯定要费力得多。但正如历史中一次次发生的那样,败军之将一般都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而过低估计对方的实力,没有采取今日我们看来比较正确的策略,致使自己成为了那些名将成名的垫脚石。成安君陈余当然是没有采取李左车的对策,接下来韩信就当仁不让的在井陉摆起了那千载留传的背水阵。

    背水阵能成功的背后哲理是“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哲理哲理就是大道理,大道理跟小道理不一样,它只是一个最最基本的原则,把握大道理的前提是要先明白很多的小道理。兵法里讲的都是一些大道理,可惜后世很多人不明白,所以有些“熟读兵书”的人,打起仗来一塌胡涂,而很多“兵法盲”反而在战争中如鱼得水。就因为前者只知大道理,不明小道理;而后者虽不晓大道理,但甚得小道理。

    摆背水阵前,韩信对于双方的兵力对比有清晰的认识,已方虽不是什么乌合之众,但也不是什么百战精兵,韩信要实行自己的计划必须得用一下背水阵后的那大哲理;而对方的兵力也强大不到能轻易吃掉那背水之阵,更关键的是对方主将不太可能会识破他韩信背水阵的意图,没有那个能力破解背水阵。

    背水阵一方面固然是发掘其属下的战斗力,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作为迷惑对方的诱饵。韩信一出背水阵,“赵军望见而大笑”,陈余可能不会笑出来,但心里肯定在笑。这个诱饵实在太大了,对方的主将,对方的大部兵力都在此背水阵中呀,退无可退,所以当双方接战,赵方发现汉兵不甚了了时(韩信佯败),赵“空壁争汉鼓旗”,才给了那二千奇兵入赵壁易帜的机会。

    “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在井陉之战中,韩信这个“知彼”做得实在是太到位了。先认准了,面对背水阵这个大诱饵,赵军会全力的出击;再确信了,对于背水阵这个大诱饵,赵军没有能力把它吃掉,否则连自己也当俘虏了;最后预见了,当赵军回军发现赵壁被易帜时,赵军将会大乱。上述三点只要有一点对不上,韩信就无法在井陉之战中完胜。

     

    井陉之战因韩信的背水阵而出名,但其实在此战,背水阵是正兵,而整个战役的奇兵是那入赵壁易帜的二千骑兵。韩信取胜井陉之战的关键不是“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而是《孙子兵法》中“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这一万世不移的法则。

    分享到:

    评论

  • 研究历史,感悟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