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9

    大将无大为――读《史记•淮阴侯列传》之四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563586.html

     

    跟历史上千千万万的建功立业者一样,具不世战功的韩信,其之前的经历也是坎坷得很的。之前在淮阴老家的时候“从人寄食饮”,还受什么“胯下之辱”自不必说。即使是天下大乱之后而从军,最初也是非常之不如意。

    秦末天下大乱一下之间就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刘邦这些人不用再亡命,项羽这些人终于可以着手实现自己“崇高”的理想,而韩信这些人终于看到了实现自己理想的希望。韩信从军之时肯定是很雄心壮志的,“及项梁渡淮,信杖剑从之”;但现实总归一般是不太如意的,以韩信的背景,韩信的所长,及韩信的性情,没有什么“奇遇”或是没碰上什么特殊事件,他要脱颖而出几乎是不可能。在项梁、项羽军中,韩信从一个小兵卒最终位至郞中,再要往上就很难了,项羽认识不到韩信此人有何过人之处,项羽军中也无人认识得到韩信的价值,最重要的是在项羽军中他好象要体现自己的价值也不太容易(项羽的用兵之法与韩信的用兵之法是大大的不同),而恰恰韩信不是那种能自己创造机会的人。

    韩信“亡楚归汉”是在刘邦入汉中之时,这是楚强汉弱比较明显的时候,韩信这个时候选择归汉,一方面是固然觉得自己在项羽军中前途渺茫,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是其对双方(及各方)的形势有清晰的判断,这在韩信拜将后与刘邦的一番对话中可见一斑。《高祖本纪》里在刘邦入汉中时有这么一句,“楚与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我想那数万人中一定也有如韩信一般境遇的人。这个细节反映了其实在楚汉之间的力量对比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悬殊,很多人当时在潜意识里肯定是认识到了刘邦的潜力与优势,否则这么多人,包括韩信,岂不是拿自己的后半生开玩笑?

    一个人气数差的时候要多倒霉就有多倒霉,韩信从项羽那边刚跑到刘邦这边没多久,还没展现一下他的才能就“坐法当斩”,那时的法是很繁杂的,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坐法。当天跟韩信一起处斩的已经斩了十三个,下面第十四个就轮到韩信了,要死的韩信心还是很傲的,临到砍头了“乃仰视”,刚好看到了夏侯婴,并不是韩信认识夏侯婴这个人,可能是韩信看看监斩的这家伙可能有些来头,或是有识人之器,想想自己就这样死了真的是不甘心,于是喊出了“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韩信这一宝最后是押对了,夏侯婴这个人还是有点份量的,二人交谈了一下,夏侯婴当即发现韩信是人才(至于才有多大,夏侯婴探不出来),就跟刘邦推荐去了,最后拜韩信为治粟都尉。大难不死啊。

    治粟都尉当然不是韩信追求的目标,但到了这一步就有了显示自己才能的机会了,比如跟萧何这种人就有比较多的时间接触,以前应该是不太可能的。萧何的地位当然是夏侯婴不能比,而且其识人之器也是要高人一筹的,萧何谓韩信是“国士无双”,这是非常之高的评价了。光评价是没有用的,韩信是要派用场的,但当时刘邦入汉中时事情有点千头万绪,萧何对于荐韩信这件事呢就放一放了,因为那时还不到用韩信的时机。

    萧何可以等,可韩信不能等呀,韩信看看跟萧何谈过好几次了,萧何应该也向刘邦推荐过了,在这里好象也无法得到重用。从楚军郞中到汉军都尉费了这么多的周折,中间差点连命都陪上了,目前这种的结局韩信当然是很不满意的,所以就跑掉了,此处不用人,自有用人处,由此引出了“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典故。最后韩信否极泰来,刘邦在萧何建议下升坛拜韩信为大将。

     

    不过据《史记》记载,韩信这位大将除了最初与刘邦定一下“还三秦,东乡与项羽争天下”的战略方针后就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只在《高祖本纪》里有“用韩信之计,从故道还”,这件事记载在《高祖本纪》里说明在“还三秦”这件事里,韩信此计全局意义上不甚重要,此计也并非系汉之存亡。当然韩信作为大将,在还定三秦,收魏,降韩的一系列噼里啪啦的战争中是派上用场的,但那种噼里啪啦的战争是体现不了韩信的价值的,如果只是打这种仗萧何当初也不用风风火火地去追韩信了。

    刘邦实在是太顺了,汉元年八月出汉中,汉二年四月就入了彭城,在这一帆风顺中韩信当然是体现不出什么大的价值。太顺了体现不出韩信的价值,按理说,接下来一场彭城大战应该体现一点韩信的价值了吧。但关于彭城大战,在《史记》里并没有韩信的明显踪迹,据此也有人怀疑韩信有否参与彭城之战。今天这里并不想去探讨太史公写《史记》的笔法,也不想去考证韩信有否参与彭城之战。主要是要推断一下韩信在拜将后的地位及他在彭城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如果当时他在彭城的话)

    刘邦这个人“素慢无礼”,升坛拜将并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升坛拜韩信为大将是萧何建议的。按刘邦的想法是直接叫过来,谈二下就“拜”韩信为将了,萧何说他“拜大将如呼小兒耳”,萧何说如果这样的话,韩信还是会跑掉,所以呢违了一下自己的本性,“择良日,斋戒,设坛场,具礼”。这个升坛拜将对韩信来说是意义重大的,因为通过这一步他在形式上得到了刘邦及其旁人的认可,这对于非刘邦嫡系、而此前又无所知名、心气又高的韩信来说是很有必要的。但这一步对于刘邦本人来说意义不大,他既然可以“拜大将如呼小兒”,那“斋戒”呀,“具礼”呀对他又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同呢?没有哪位老板会傻到由于一些客观原因不得不隆重地给某人一个头衔后,然后还真的把那个人往那个头衔上摆。韩信在刘邦心中的地位是通过拜将后韩信的一系列作为而步步提高的。

    当然韩信拜将后并不是毫无作为,但如果以萧何“国士无双”的标准来衡量,以张良“可属大事,当一面”的标准来要求,以后来他的不世战功来对比,说韩信在彭城之战前无大为是说得过去的。韩信大将无大为有二方面的原因,客观上,在初期刘邦境况实在是太顺,韩信无以表现;主观上,又不得不说与韩信的性格相关,刘邦升坛拜韩信为大将,把韩信这个人是留在了军中,但是无法把韩信整个人的心留在军中,我想韩信不会一下把整个心掏出来。对于工作中“尽责”还是“尽能”的问题,有时二者是大概一致的,但有时二者是不尽相同的。最初的韩信是无以尽其材,毋以尽其能。

    下面再来看看当日彭城大战前的一些情况。刘邦是“劫五诸侯兵”很顺利的入彭城,后“日置酒高会”。当日之彭城,大大小小的头目,各色各样的人等一大堆,韩信如果在彭城只能是一个不入流而又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如果韩信要在彭城之战中留名,那只能是在那些人“置酒高会”的时候进一下谏,或是哪晚刘邦抱着美人做了场恶梦被项羽给喀嚓了,第二天有所悟,把韩信叫过来说,昨晚被项羽哪小子如何如何,今天你韩信全权布置布置吧,还得推心置腹一把。不过好象韩信与刘邦都不是上述的人。碰上当日的情况,以当时韩信的身份会泼冷水,除非他与刘邦是要好的朋友;如果刘邦做了个恶梦,最大的可能是找张良解梦,更何况刘邦天天做美梦。

    彭城之战就在刘邦的美梦中来临,项羽精兵出现在刘邦等人眼前的时候,留给刘邦的就是小败与大败的问题,而韩信呢就是在刘邦彭城惨败后收拾残局用的。

    也是在刘邦彭城惨败后,在张良建议下,韩信方被委以方面之任,成了为名符其实的大将,此后大将方有大为。

    分享到:

    评论

  • 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对韩信通鉴应该要稍微详细一点,我兄可参考一下。 人的天赋,知识结构以及面临重大选择时的心理变化对他的成乃至败的影响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改天可以探讨一下子。
  • 没有错,这里的韩信就是淮阴侯,也是成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由来。

    《淮阴侯列传》里汉元年八月,带了一笔“汉王举兵东出陈仓”一句,而《高祖本纪》里又带一句。

    与此同时在《韩王信列传》里这段时间,关于韩王信的记载除说了一次汉王(而且时间不详)外没有进一步的记载。



    从太史公的写作手法来看,基本可以肯定《高祖本纪》里的“从韩信计”就是此淮阴侯韩信,而非彼韩王信。
  • 用韩信之计,从故道还



    错也,此韩信非彼韩信也.
  • 谢谢您的指点!
  • 请教:您是如何读《史记》的呢》?文中的集解、索引、正义是什么意思?
    回复shk说:
    所谓的集解、索隐、正义说到底都是对《史记》的注解,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如何的不同法我也不太清楚。

    中国的典籍一般后代都有很多的注解、注疏(如注《春秋》的,注《论语》的,注《孙子》的等),有些解呀,注解有很多的讲究与名词。太复杂了,我也不太懂,

    一般读书的时候,第一次通读的时候最好不要读这种有注的,以免先入为主,还可以提高阅读速度。
    2006-06-06 12:12:31
  • 中华书局的三家注
  • 你读的《史记》是什么版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