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7

    进出历史――读《史记•淮阴侯列传》之五 - [读史小记]

    Tag:历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618774.html

     

    写这篇《之五》的时候,翻了翻硬盘上的文件,忽然发现自去年开始写这个系列开始已经整一年了。读《史记》系列第一篇《开天辟地炎黄后》是去年63日开始写的,到这一篇刚好是第30篇,平均算来10天一篇还够不上,跟读史的速度比是够慢的。

    系统的读史已有三年多,写读史系列也有了一年,其间工作、生活的关系间断过几次,但一旦时间、精力有闲还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浩大的读写工程中。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写《读<史记·淮阴侯列传>》这几篇的时候忽然明白点了什么。这一篇记的东西跟韩信没什么的关系,不过只是写前面几篇东西的时候想到的,权作是之五吧。

     

    闲来无事,翻翻古人的好文是很令人愉快的一件事。从三年前开始读《二十五史》至今,其实没化多少的时间,因为我有一个毛病就是读书“不求甚解”,所以读东西读起来特别快,没有一目十行嘛,一目五行还是有的,每天抽半小时读它个一到二卷基本是不费吹灰之力。

    读东西容易写东西难,一个晚上抽半小时读几千字颇轻松,但整晚好几个小时呆坐写几百字都感觉很难。一目五行的那种读法是不用思考的,一般都是读完后在晚上睡觉前,或早上醒来后,或上班坐车途中根据各种各样的素材(读过的史书就是一种素材)作五花八门的奇思妙想,所以常常会进入一种“我思非我在”的状态。自己瞎想想可以“我思非我在”,写成文还“我思非我在”估计就没多少人能看得懂了。

    写东西更象是抽脑筋,从你乱哄哄的脑袋里抽出一点一滴的东西来,把它组成别人可以理解的文字,脑子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抽脑筋的过程是有点痛苦的,目前还是无法做到下笔如有神,不过抽完后还是很惬意的。写了一年后发现,写作是一种很好的思考方式,写作是种思考当然在这之前本就是明了了的,以前写“唯物批判”时就时时有这种体会,不过以前的时候不象过去一年里写东西这么的集中,所以就没有这么深的感受。在下笔的过程中,过去一直想的,过去曾念及的,刚刚领悟到的各种各样的想法源源不断的汇集在一起,下笔成文的过程就是思絮整理的过程,所以每写一篇文章都会有一些以前所没有触及的东西产生出来,有些直接在文章里体现了,有些呢还存在于脑子里等适当的时候在另一篇文章里展现。就这样写完一篇东西后回头看,常会发现与最初的想法是大相径庭,所以现在写这些东西养成了一个习惯,先拟好副标题,写正文,最后才确定正标题。

    《史记》作为中国纪传体史书之首,千百年来读它、注它的人已经很多很多,我这样十来天写一篇的在那茫茫字海中是九牛一毛。写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把它当成什么大的事情来做,本就是写着玩玩,在可预见的十几年内,估计不会把历史当成自己的本行来干。再说以我这种读书不求甚解的态度,钻到里面去也不会有大的作为,还是进进出出的到处转悠比较的有趣。

    现在回想起来,最初写读史系列本是为了“记事”用的,当时读史书后发现,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事情不为很多人所知或是所曲知,真是有愧于十年寒窗,有愧于自己对于历史的爱好,准备以那些文为证,顺便也理一理自己看纪传体史书不太清晰的脉络。不过写着写着有丁点窥到了中国纪传体史书的精髓所在,在重读《史记》的这一年中得到的东西比之以前一目五行的碌碌读法是多千千万倍。当然《史记》的地位也在这一年中在我心中不断的提升啦。

    现在写读史系列已经完全脱离当初的想法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为人知的人与事成千上万,《二十五史》本身都只是这几千年历史进程中露出来的一角角,从现在所共知的人与事中读出来东西来就善莫大焉了。

    读的什么史,作的什么记,读纪传体史书其实就是读人,作记其实就是理解人。读《淮阴侯列传》就是读韩信这个人(写到这里总算跟韩信有点关系了,总归要是扣一下题的,否则太不象话了),写《读<史记·淮阴侯列传>》就是理解韩信这个人,你对史书上的韩信的理解能力决定了你读《淮阴侯列传》时的共鸣程度。

    历史是会轮回的,只是轮回得多了,就被人一次次地裹上各色各样的装饰,以至于很多人很多时候就看不清那个核心了;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只不过随着文明的“进步”,那些不变的都被掩盖了起来,以至于现如今很少有人会去挖掘到其中的深处。

    我们把《淮阴侯列传》里具时代特征的具体事件抽出来,只保留韩信一生的基本轨迹,我们把《淮阴侯列传》所在的时空挪到另一个时空,用合乎另一个时空情理的事件来填充这个骨架,我们会发现这个骨架依旧是结实的,它并没有倒塌。《留侯世家》与《萧相国世家》也一样,只不过《淮阴侯列传》的骨架普适性可能比后二者强一点而已。

    其实中国纪传体史书里可以抽出很多的骨架让后世人来填,如果在哪一篇的列传里你抽不出一个骨架来,不是你经历得不够多,就是你知道得不够多,要不就是人类历史还不够长。

    分享到:

    评论

  • 写东西像抽脑筋

    的确

    有时抽着抽着就脑抽了

    写不出了

    你能这样写下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回复Ciao说:
    都是功夫不到家的缘故呀。
    如果思想很成熟,什么都是深思熟虑的
    如果语言驾驭能力够好,什么都能信手拈来,
    那就不会抽了。
    2006-06-29 11:04:01
  • 我也同意你的说法,韩信并没有谋反,是被吕后的“藏弓”之举,当然吕后在这里也是有自己的阴谋的。吕后费尽心机不过是想保住她的权势。她看准了刘邦的心理,杀韩信、诛彭越,无非是在讨好或者不得罪刘邦的同时在众人面前立威。她敢在韩信问题上先斩后奏,无疑给群臣很大的震动。韩信是汉第一功臣,吕后连他都敢杀,而且先斩后奏,无疑使吕后的威信陡增。自此以后,吕后不断杀人立威,直至诸吕都掌握大权,成功拥有并巩固了滔天权势。由此看,韩信之死不过是吕后实现其阴谋的一步!
  • 您的这篇“进出历史”,道出了您读史独特的视觉及体验,受益匪浅,收藏了,谢谢!
  • 很喜欢看你的读史系列。我自己只是读了一些通史,因为发现史记、二十四史之类的春秋笔法太多,牵涉的官名、人名、地名太复杂,记不住;即使另一篇提同一件事情,也辨认不出来 :( 所以还是看你的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