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5-08

    二十四史儒林传之宋史篇一(道学一)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71566773.html

    二十四史里儒林传最重量级的无疑就是《宋史》了,篇目非常之多,还细分为《道学》、《儒林》二传,《道学》里的人物都是比较重量级的,且比较正统的。《道学》里面是些耳熟能详的人物,有点违背写这个读书笔记的主旨,但其实名字熟归熟,对这些人的事模糊得很,这样说来也不算违背写笔记的初衷了。

    《道学一》: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张戬、邵雍

    周敦颐,直接看履历这个人可以入《循吏传》,当个主簿、县令、判官什么的判个案判得很清楚,分宁人说[“老吏不如也”],而且会为了罪犯与上司争。黄庭坚说他[“人品甚高,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廉于取名而锐于求志,薄于徼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及茕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著《太极图》。

    程颢,其父程珦与周敦颐认识,程珦还是一个大好人,对手下、亲友生活上比较困难的都比较照顾。[时官小禄薄,克己为义,人以为难]。
    程颢做地方官也是很称职的,有循吏的范。他做的官比周敦颐当然做得要大一点,跟宋神宗、王安石都有交集,当过言官,变法的时候说[“正使徼幸有小成,而兴利之臣日进,尚德之风浸衰,尤非朝廷之福”]。不认同王安石的理念,就到地方去了,之后治过水患,当县令治安搞得不错而且还不媚上。这些大儒不但学问做得好,就是入仕做点事情也是很靠谱的呀
    程颢[资性过人,充养有道,和粹之气,盎于面背,门人交友从之数十年,亦未尝见其忿厉之容。遇事优为,虽当仓卒,不动声色]。文彦博谓其为明道先生。

    程颐,跟程颢是两种人啊。主要是为学官,所以门人很多,上个疏也是讲礼仪的事情。书上记的篇幅是比程颢多的,但料就比较少了,都是说《易》什么什么,《春秋》什么什么,一些他的观点。世称伊川先生。

    张载,经历比程颐要丰富。小时候喜欢谈兵,后来遇到范仲淹,告诉他说:[“儒者自有名教可乐,何事于兵”],让他读《中庸》。张载就去读了《中庸》,读不过瘾,然后释老各种书都读,最后归于《六经》。曾到京师讲《易》,听的人很多,有一天碰到二程兄弟,与他们谈论《易》,第二天说二程深明易道,我比不上,你们可以向他们求教,就停止讲学了。然后整天跟二程讨论理学,之后很自信的说自己在道上有很高的造诣了,其他都不用了。从此就专于儒学。做过地方官、礼官等。比较的清贫,[贫无以敛,门人共买棺奉其丧还]。世称横渠先生,著《正蒙》,其中《西铭》一篇很有名。

    邵雍,这是个奇人。[少时,自雄其才,慷慨欲树功名]。读了很多的书,[无所不读],然后说:[“昔人尚友于古,而吾独未及四方”],就出来云游四方了,游够了之后,[幡然来归,曰:“道在是矣。”遂不复出]。真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李之才听说这个人比较好学,亲自登门问他想不想学,然后教他《河图》、《洛书》、《宓义》这些神秘东西。
    自号“安乐先生”,他住的地方叫“安乐窝”。常喝酒喝得微醉乘兴作诗,出去嘛坐辆小车,想起到哪儿就去哪儿,士大夫家听到他的车子声音就知道他来了,争相欢迎,[童孺厮隶皆欢相谓曰:“吾家先生至也。”不复称其姓字。或留信宿乃去]。可见人缘之好,而且人也肯定很有趣。有些好事之人还专门造了跟邵雍家一样的房子,等他到来,称为“行窝”。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一些他的门生故友在地方上为官的问他怎么办。他说:[“此贤者所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赐矣。投劾何益耶?”]
    邵雍[高明英迈,迥出千古,而坦夷浑厚,不见圭角,是以清而不激,和而不流,人与交久,益尊信之],著《皇极经世》、《观物内外篇》、《渔樵问对》、《伊川击壤集》

    这个传里就程颐的经历比较简单,其他人的经历都挺有故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