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6

    国庆戏事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看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29949822.html

    过得真快呀,一个多星期就过去了。这个国庆其中有近一半时间在是韦博度过的,韦博除了10月1、2、3那三天正假的时间没有开,其余时间都是有排课的(往常假日也然),这个国庆的头尾就泡在上面比较多的,不管有课没课,在那边过一天过得是很快。还有一天了结那《鬼吹灯》最后一卷,剩的时间大部都看戏、听戏掉了。

    天蟾的京昆文化讲坛,除了年初去过一次,后来几次要不没兴趣,要不没时间,要不可去可不去之际天气不好作罢,9月28日那天赶上没课,而且天气也不错终于又冲过去听了一回。巧的是在那碰上了一起学戏的戏友。

    “听陈少云侃麒派”,我其实对麒派了解粗浅得很,平时就听听《追韩信》、《四进士》的。麒派的唱老实说我真的入不了,不过他的做功是没得说,但做功其实难懂得很,这东西比起唱来不易出功,而且在台上也不易讨彩,反正我是欣赏不太来。听听这样的讲座挺好,大有收获。

    讲座结束,出来按计划买了张10月2日的票--京剧折子戏的专场。楼下便宜的票一张都没了,在犹豫要不要买楼座时,售票的MM一个劲的说:“买30元的听听得了”,所以买了张楼座的票。

    以前也买楼座,不过一直没上去过,当时看看楼下空着就在下面找个无主的座坐的。不过10月2日那天进逸夫舞台后,临时决定上楼上去一次,坐自己的座位,一是“考察”一下逸夫的楼座,二是感觉一下居高临下看戏的感觉。最后感受下来的结果不甚好。倒不是太远了看不清,而是角度不对不适应,难以入戏,一点感觉都没有。演员的走位倒是看得很清晰(培养舞台位置感不错),除此之外无法看,只能听。大轴《麒麟阁》,隔壁一老头说昏昏欲睡,走掉了。我也累得慌,不过还是坚持看完了。结束出来在门口碰上黄牛兜售当晚越剧《西厢记》的戏票,下午看戏看得累了,本不是计划内的,票价没有足够的诱惑就此回家。

    以上都是计划内的,不过十一期间还看了一场计划外的戏。十一前夕在住处附近游荡,发现北新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欢度国庆”的牌子列了有越剧的演出及沙龙,还特别说明“免费”。我知道那地方常常放些电影什么的,除此之外一楼有个所谓的“中国元素”的门面,买些古董呀,艺术品啦,字画啦,还有一些戏曲碟片,在那买过二张杨宝森的CD。

    怀着好奇心,1日那天过去瞅了瞅,尽管是业余的演出,水平还是不错,有乐队伴奏,还是彩唱,身段也象那么回事,惟有一个就是岁月不饶人,阿姨们嗓子尽管都还不错,但扮相有些个就不能尽求了。那天切实的感受了一把戚毕派在上海阿姨们中的人气,那天最多的折子就是戚毕派的,有些折子我还不叫不出名字咯。不过当天水平最高的要属演《追鱼》的徐派小生,无论唱念都俱徐派韵味,举手投足间也显示其非一日之功也;她的搭档,刚出场一句念白也很有王派的味道,后面的唱力道稍差了点(以第一句的念白作基准);而且这一对的扮相是当天中最好的二对之一(另一对是《送信》,旦是同一人扮的,生是不是同一个怪自己的眼力不好,认不出来)。

    比较惨的是,在那看戏的除了个把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我是最年轻的了,有几个中年的就已经很难得了,大部分是老年人。自己一个人在家听听看看那是求安静,外面看戏其实是求气氛,我在那儿找气氛真不好找,所以下午就没再回去看。3日有个越剧沙龙也就没兴趣跑过去凑热闹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