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02

    唯物乎?唯心乎?----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一)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02357.html

        有关于《笑傲江湖》里华山派气宗与剑宗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本也不想再写。但前一阵看《量子物理史话》,从其中的光的本质之争,最后归于所谓的波粒二象性,不知不觉的就跳到了哲学里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去了。然后当脑海里华山派的气剑之争的情形一闪而过后,一下子就浮想联翩起来了,收也收不住。

     

    华山派武功自岳肃、蔡子峰两位活宝之后分为气宗与剑宗两派。一个重气,一个重剑,都认为自己是正途,谁也不服谁,最后是大大的自相残杀一场算是了结,终于有一个是正宗了,另一个则成了邪魔歪道。殊不知武学博大精通,概不是一个气或剑字能概括的,重气的岳不群与重剑的封不平都成不了武学大家。看了《辟邪剑谱》的一半就认为掌握了真理那也太小看天下武学了。

     

    古往今来类似华山派气剑之争的现象又是何其之多呀。

     

    物理学史上的光本性之争就很有意思,在托马斯.杨的双缝干涉实验之前,牛顿的光芒之下光的波动说显得非常的无力。但自19世纪初那个著名实验之后,经一系列科学家的努力到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的建立,光的微粒说要到20世纪初的光电效应实验之后才有所抬头。但随着20世纪量子物理学的发展光的微波之争就消于无形了,我们中学物理最后就只能用一个光的波粒二象性来搪塞了事,因为到后来的东西,无论是“薛定谔方程”还是“不确定性原理”,不管是“薛定谔的猫”抑或“量子自杀实验”等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光的本性之争所涉及的范围。已经不是同一个境界的东西了。(上述的内容,见《量子物理史话》http://www.blogbus.com/blogbus/blog/diary.php?diaryid=289494 (这个写得很精彩,绝对值得一读))。

    科学史上除了上述的那种争来争去发现天外有天之事还有很多,只是其他的没有光本性之争这样有戏剧性而已。

     

    不但武侠小说,科学殿堂上有如此对立而统一之事,现实生活中类似之现象也是屡有相见呀。

    以前在CSDN上看到过有关于程序员分“气宗”与“剑宗”的贴子(一时找不到),写得也是比较的精彩。

    重气之人一般都喜欢从大到小,从内到外,一幅高屋建瓴、居高临下之感。学东西喜欢从基础的基本的开始,在繁杂的各种文档中一步步的去发掘宝藏,先知其所以然,再知其然。但这个基础的基本的东西在我们现代分工如此之细的情况下,有很多并不会派上显赫的用场,而且现代都市如此之飞速的生活节奏也不允许你去一步步的去探寻。所以出去闯“江湖”还是得带把剑出去舞舞才行。

    重剑之人则做事情以从小到大,从外到内居多,也很有一种洒脱自如、意气风发之状。做东西倾向于“先行主义”,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各种各样的技巧把东西弄出来再说,以后再一步步去完善,先知其然,后再知其所以然。但玩技巧玩花招在当今这个飞速发展的行业里,很快就会发现稍不留神你的技巧就会成为昨日黄花。新的技巧会从新的工具与语言里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马上就会使你手忙脚乱。光拿把剑在外面舞舞看来也是不灵光的,两下就断了,有时还是得回家练练气。

    所以大凡高手也如武林中人一般是要内外兼修的,而且何时把气练到几分,把剑练到几分都是有讲究的。此种之人于内对各处特性了如指掌,于外对各种巧艺烂熟于胸,在各论坛称为“大侠”的是也。

     

    人的EQIQ从某方面来讲也象是气与剑了。

    EQ是基础,没有这个东西人跟猴子没什么区别了,武林中人没有内功就只能舞剑弄枪甩大刀去买艺了。但如果你不想成为什么千载难逢的大科学家,我想只要不太白痴还是能在这个世上立足的。如果你不想成为什么武林中呼风唤雨的人物,当然也不用去练那种名经著谱了。

    没有IQ好象难以成事,要不然所谓的“智能机器”真的会有所作为了(尽管现在无所作为,我一直认为以后也是无所作为的)。古语常说成大事者怎样怎样,预大谋者怎样怎样,说的也是这个事实。不过呢,因为大多数人的“气”都差不多,这个“剑”这个时候就显得重要了,所以这个年头关于IQ的书是到处可见,如果加上那种擦边的可以用泛滥成灾来形容,大有剑宗压倒气宗之势呀。

     

    哲学上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又是一个气剑之争的典型。

    唯物主义认为,“物质”是这个世界、这个我们所在的宇宙的终极存在,一切的东西都是从这个“物质”中来的。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情感,还有一切我们用我们的“心”去感知的东西,在唯物主义看来都是人的大脑的产物,抑或是人的身体上某种物质的产物。但“物质”这东西实在太实了,而人们认识的东西虚的又很多。在近代以前,在科学水平不是很高的上古时代,唯物主义是有点吃不开,信奉这个的有时还有点性命之忧。

    不过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唯物主义拿到了威力强大的武器,开始一步步的反击,目前大有一举压垮唯心主义之势(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啦)

    在微观领域,那些各种各样的夸克啦,数不清的用希腊字母命名的粒子啦,什么弦、超弦啦,那些太高高在上点,人民大众不太有深刻的体会,最有名的呢当数原子弹了。给你来一个,不管你上帝保佑、安拉显身、佛祖显灵,也不管你如何昭昭穆穆,都难逃这天地之劫难呀。

    在个体上来讲,现代科学从分子生物学的水平上用各种糖、氨基酸、嘌呤及嘧啶来解释我们这个万物之灵,什么DNA、基因、克隆什么的大家都耳熟能详了。至于这么多的杂乱的小东西如何组织成有序的个体,科学家们还有新武器在等着我们,分形、混沌、耗散结构、非平衡态热力学等等。

    在最最宏观的地方,虽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但科学家们愣是在广义相对论的基础上建立起一套理论来。宇宙的起源虽然有很多的学说,但无论那一种,它所构建起来的大厦都是很宏伟壮观的。

    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科学带给我们的都是极具震撼的。虽然现在有很多现象科学无法解释,如量子科学领域那些数不胜数的粒子的奇异行为,宇宙深处那些神妙莫测的天体的来龙去脉,人们生活中碰到的奇观异景,人类大脑奇思妙想的源泉根基,但唯物主义者坚信上述问题总是能有克服的一天的。不过人类知道得越多,不知道的也越多。唯物主义解决问题的办法好象就是不断的扩大问题。唯物主义对终极存在这个问题的看法实际上是“不存在终极”,“物质”实际上是它的一个藉口。

     

    唯心主义在终极认识上是与唯物主义相对立的。它认为“意识”是第一性的,所谓的“物质”只是意识所创造出来的一种幻影。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完全是我们的意识(或是意识的载体,上帝之类的神)的创造物。我们所面对的一切的背后,一切的定理、定律和规律的背后都有一个我们所不能认识的“存在”在支配着。“我思故我在”是此种认识的最完美的概括。在现代科学蓬勃发展以前,唯心主义一直有很大的市场,当它与世俗力量的结合后使它在与唯物主义的争斗中是立于不败之地,夺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千百年来唯心主义建立起来的优势在短短时间内就烟消云散了,而且有时好象还进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一提起唯心主义在有些场合好象就是“愚昧”,“迷信”的代名词。但人类千百年来的思辨成果不太那么容易退出就历史舞台的,而且也是不应该就此退出的。

    实际上科学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为唯物主义所用,也能为唯心主义所用。因为物质是实的,而意识是虚的,所以两者对科学手段的运用务必是不同的。“实”的需要证明其处处存在,而“虚”的只要没被证明处处不存在。人类对宇宙的认识的圈子是越来越大,但其不认识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这个处处存在的范围是越来越多,但要证明处处不存在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广。

     

    唯心主义对唯物主义的最大优势是其有一个确切的“终极存在”。上面说了,唯物主义虽然也有一个“终极存在”,但其“终极”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是没有终极,因为它的“终极”无所不在。所以唯心主义先天就有一种居高临下之势,显得很高贵;而唯物主义则很平,很实。在双方的争斗中其实唯物一方总是处于一种攻位,而唯心一方总是处于守位,唯物攻的结果只是把唯心的那个“终极存在”不住的往上推。

    由此看来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双方之间是不会有胜者的。任何一方都无法打败对方以统治整个哲学界,就象气宗与剑宗任何一派都无法独步武林一样。

    (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中国思维网又好了?前一阵子去看还是坏的
    回复魔界空明说:
    一直好的吧,至少沒有長時間的斷過。
    我一般兩三天上一次。
    2004-08-05 09:04:29
  • l连接已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