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04

    忆大学时代的选修课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07820.html

      上次写了忆大学时代的文史课http://www.blogbus.com/blogbus/blog/diary.php?diaryid=289498,说过后要写忆大学时代的选修课的,但一直没写,这次补上。

    大学时代的选修课五花入门,一般是用来混学分用的,但其中也有一些很有意思。不比有些文史课是带有一些目的的,选修课则自主性要大得多,而且也要轻松得多。

     

    刚进大学的时候选过一堂选修课叫《形式逻辑》,这是大学四年来最认真的选修课了。学得也认真,考得也认真。逻辑这个东西本就是比较的喜欢,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课,就选上了,说实在的,课本身没什么东西,老师也没什么印象。只是那时是刚进大学,所以课上得比较认真。所谓上课比较认真只是出勤比较的好,实际上对那个老师没什么印象──好象她的课上得并不好,逻辑学这种课不是很好上的喽,因为课没什么好听的,到了课堂上就干别的事情了,常常把高数作业带去做。如果只是上边这些没什么好讲的,跟一般的选修课没什么区别。这门课的意思之处在它的考试,考试全是选择题,在选修课中很少见。本人最怕论述题了,倒不是怕长篇大论的东西,是因为碰上论述题,我那龙飞凤舞的字如果碰上个注意“形象工程”的老师就要倒霉了。考的除了一些三段论中一些概念翻来覆去外,就是一些逻辑推理题了,最喜欢做这种东西。比那种靠作笔记过日子的课舒服多了。

     

    要说选修课都是混学分的,没什么用,也不尽然。曾经上过一堂课对后来的专业学习还是大有益处。实际上这门课不是我们选上它的,是它“选”上我们的。有一个学期,我们的班导师开个一门课──《化学英语》。我们的班导师是一个要退休了的老太婆,副教授,实际上她还管了另一个班,只是我们班比较的小,就让她也管我们的事了。那次她开的课全班没人选(反正我们寝室是没有人选过),这样她很有意见了,跑到我们寝室来苦口婆心的说我们,大说这门课的好处。当然喽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后来大家就这样选上了她的课(其实大家还是有点小算盘,上她的课不用担心过不了──自己人嘛)。不过好象的确是我们眼高手低了,上她的课的人好象多得不得了,在那种四五百人的大教室上的。到底是老手了,上课上得也很简单易懂,最后考试轻松而过,拿到了学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两年多后,后来学专业英语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在两年前学的那点东西都用得上,到那时开始对那老太婆有敬佩之情,可惜那时她已经不是我们的班导师了。

     

    不过大学四年来最令人神往的是一门关于二战的选修课。这门课真的是一堂都没缺过,全勤呀。教我们的老师是个古德里安的狂热崇敬者,对装甲战、对二战中德国的闪电战是极其的推崇,课堂中对古德里安、曼施坦因、隆美尔等人也尽是赞美之词,最津津乐道的是二战中的基辅会战(不过基辅会战的确是大手笔,我也很推崇)。一个学期十几节课,除了开始几节讲了一些装甲战的理论方面的东西,一些军事历史方面的东西,以及后面期未的时候回顾外,中间几节课就是看二战的纪录片,看得那个爽呀。阿登、基辅、莫斯科、阿拉曼、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一个个的历史在那个学期里好象我们也经历了。这是大学里人气最高的选修课了,在最大的教室上的。考试就是四道论述题,两张纸,龙飞凤舞一把结束了。

     

    选修课太杂了点,在深度方面比其它课也要差一点,尽管很多是照自己的喜好去的(当然有时是为了混学分愣是得选上一个,就在差中选好了),但印象一般都不是很深,只记得上面的的几课了。除此之外有些计算方面的,虽然还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方面自学的比课堂上学的要多得多,所以也不值一书了。
    分享到:

    评论

  • 这儿全改简体了,挺好,大学选修课选的科目不错的:)
    回复蓉格儿说:
    發長篇文章一般還是用簡體(在WORD裡轉的),用繁體自己看起來也累了。
    在網上幾句話就不那麼麻煩用WORD轉了。
    2004-08-05 13:3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