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3

    非独以口舌--《国史大纲 3.10.4党锢之狱》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0936799.html

    党锢,汉、明二代皆有,皆与宦寺有极大冲突,于此士大夫皆受极大的摧残。但明末士心瓦解,内不能抚流寇,外不能御满洲;而汉末黄巾促起而扑之,董卓倾鼎而逼之,最后成一割据之局。汉与明异,一固然是中央地方政治制度之异所致,而二即因为汉之士大夫行事不独以口舌之力,所谓“文质彬彬”者,汉人得其“质”,既较唐人言之也不让也。

    且名士对付宦官,态度亦自有过激处。而汉代上下用法,本亦有过酷之弊。汉代用法之酷是已定之论,这也许跟当时民风有关。司隶校尉李膺于中常侍张让家中,破柱取其逃匿之弟杀之,这样的事放在两汉其实一点都算不上新闻,其不闻前有“五日京兆”乎?“自此诸黄门常侍皆鞠躬屏气,休沐不敢复出宫省。帝怪问其故,并叩头泣曰:‘畏李校尉’。”。(《后汉书.党锢传》)这是东汉桓帝时的事。

    (此外两汉酷吏酷得也很有性格,两汉之酷吏跟后世之酷吏比较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两汉酷吏之酷不籍上之力,不惮下之豪,张汤、赵禹、董宣们与后世宵小同称真折杀他们也。)

    也许是年代久远之古,也许是史书记述详略,也许是整个社会风气衬托,读《后汉书.党锢传》,看到李膺“考死”,也没什么大的波动。但看《明史.杨涟 左光斗...传》,看到“为狱卒毙于狱中”,真是看得悲悲凄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