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06

    心物之外----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二)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11504.html

     

    上面讲到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之间的较量有如气剑之争永远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胜者。两者从不同的用度来认识这个世界,而且都想排斥对方,历史上也的确是争得你死我活,但双方都无法从根本上打到对手的核心地带以致命一击。

    那对我们这个世界及宇宙的认识除了传统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外我们还有什么的选择呢?

     

    既然千百年来两个家伙你死我活的吵了这么久也没有个结果,当然就有劝架的喽。有一种观点就说,你们都不要吵了,物质与意识都是基本的好不好。争这么起劲干什么,你们俩都是天地之主,万物之尊。物质与意识是这个世界平行的两个方面,都是不可或缺的,物质产生不了意识,意识也产生不了物质。这样的观点哲学上好象叫二元论,典型的和稀泥。

    现实中在双方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这样的劝架方法一般都是吃力不讨好,在这里也是如此。要知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你这来一下说大家都是尊,都是主,好象是谁也不得罪,可是呢把谁都给得罪了。唯物主义者认为你是唯心主义的卧底,唯心主义者认为你是唯物主义的间谍,最后弄得是无家可归。在华山派气剑之争的时候如果你搞二元论,“只怕过不了半天,便已身首异处了”(这是岳不群的原话)

    物质与意识的分裂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对“人”的认识。在现代科学的光环下,“人”具有的物质性无论如何也是无法驳倒的(唯物主义虽然在这里目前还是有很大的难题);而“人”这个神秘的个体同时又是唯心主义产生的沃土与发源。二元论在这个问题上刚开始就有点王顾左右而他,后来实在是熬不过,竟然煞费古心的弄出了一个“上帝”出来,被唯物主义指责为对唯心主义“偏心”。而“人是什么”、“我是谁”这样的问题千百年就是双方争论焦点所在,也是一直困扰着大家的基本问题。二元论现在把这个“我”分裂成物质的“我”与意识的“我”后,也必须在这个问题上拿出一个可以令双方信服的回答,方可让大家休战。但传统的二元论(后来会讲到非传统的二元论)在这个问题上陷入了困境,看来此路不通。

     

    看来劝架不好劝呀,要把它们拉开是比较难的了,怎么办呢?既然拉不开,就把它们合起来吧。有种观点认为物质与意识其实本质是相同的,它们之间在最终上是一致的,它们之间的不同只是一种假象。物质与意识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物质与意识只是它们在不同地方,不同情况下的一种形式显现。这叫整体主义的观点。

    争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呀,何止是自己人呀,原来是“自己”,镜子里的“自己”与镜子外的“自己”争,我说怎么争了半天都不明所以呢?你说镜子两边的人争会争出点明堂来吗?

    当年华山派气剑二宗为什么想不到这一点呢,气剑二宗的分歧本来自于对《葵花宝典》的不同理解,而岳肃、蔡子峰两人都只是看了《葵花宝典》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出现不同理解是正常的(出现相同理解才不正常),为什么不把他们的不同理解汇合起来呢?以此开创华山剑法,岂不是独步武林呀。不过这《葵花宝典》也真太难了,要气剑二宗那些庸才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到最后的结果是要“挥刀自宫”的(天才也想不到)。但即使一时想不出“挥刀自宫”的道理,也用不着那样的拼得你死我活呀,要怎么说华山派上下没有一个人物呢,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这整体论的劝架本领是比二元论要高明一点了。但物质与意识二者之间是如此的不同,要它们一夕之间就结合在一起好象有点困难,怎么看怎么别扭。一时半会是不会有问题了,但如果不能有根本性的东西来证明二者是同本共源的,那过不了多长时间双方又会热火朝天的打起来的。当年华山派气剑二宗也许刚开始也是能和平相处的,只是这个“挥刀自宫”的原理没有什么奇人能够想到,后来才开始兵刃相见的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来是没有解决之道了,总不能看它们长此以往的打下去吧。只能来更绝的了,有一种观点走得更远,它首先认为物质与意识是不同的,没有象整体论那样把二者合二为一,承认两者的对立是必须的,但同时它并不认为两者之一是基本的,它认为它们都不是基本的。物质与意识都是从更深层面的“存在”进化出来的,这个更深层面的“存在”既不是物质的也不是意识的。在前沿的科学家那里这个“存在”有一个名字:宇宙量子真空的零点能量场,叫ψ场。有本书(《微漪之塘----宇宙进化的新图景》)上把这叫做“进化论”(此进化不是达尔文的那个进化论,比那个要广义得多)。实际上这个可以认为是改头换面过的二元论。

    这下可好,劝架劝不住了,那就让它们打吧,在旁边冷嘲热讽一下,你们两个争什么呀,你们都不是本,不是根,你们是从另一个更根本的东西衍生出来的。而那个更根本的东西跟你们二者中的任一个都不相同。这一次更要命的是还用上了科学的武器。这下完了,整体论者还把二者视为本源,认为二者只是不同的表现形式,是镜子两边的人而已;进化论已经把二者降格了,说二者都不是本源,在这二者之上还有更高级的存在。搞半天,千百年来打架的是自己的两只手而已,自己的左手与右手在打,原来练双手互搏练了几千年。

    不过这种冷嘲热讽的方法要慎用,稍不注意就会伤及自身,这是必须要有实力作保证的,否则结局会比和稀泥的还惨(华山派气剑二宗斗法的时候,如果用这种方法要让他们停下来,哼哼,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吧,让气剑二宗合斗你就好玩了)。那个“进化论”的提出全书从宇宙、量子、生物、意识领域的各种未解的难题出发上,构建了一个新的理论框架,以期来说明宇宙是进化的宇宙(这可以说是多宇宙学说的另一个变种了),全新地认识了当前我们所说的物质与意识,提出了一系列的猜想。很多东西都有待于科学的脱胎换骨的进步,新的科学的革命的来临。这个进化论要撼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忽然想到这个二元论的变种最后的结果会不会又无疾而终,只是把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争斗提高一个层次而已)

    (待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