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28

    出行亳州 - [生活杂记]

    Tag: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163816.html

     

    回记

    823

    世事怎么那么的突然,上午被告知需要协同销售出行亳州一趟。亳州市委某某长对我们那个系统有兴趣,由于不清楚那某某长的意图,鉴于可能之中会涉及一些比较“深奥”的技术问题,本来应该只有售后阶段才会去的地方,售前也跟着去转了一圈――无人可派了,我不得不停止我手中的“自我超越”。

    亳州应该是地处皖西北,以我的判断应该是靠近河南的地方,地处中原嘛。由于读书不认真,之前常把亳州当成是毫州来读。隋唐之前好象是没有亳州这个叫法的,之前叫“谯”,如果对三国熟悉的人应该认识它,曹孟德就是谯人(现在亳州市内还有路叫“魏武大道”,还有叫“建安路”的,把人家灭了用条路名来纪念?还有一个区,亳州市应该就这么一个区吧,叫谯城区)。

    看史书,亳州在元之前是还是很盛的,唐亳州真源县有老子祠,唐书本纪里常能读到某某宗“如亳州”的字眼。而且那地方离当时的政治、经济中心洛阳、开封比较的近,所以有很多入相者是从亳州任上入的相,京官外贬也会贬到这个地方来(一般小贬会到这种京师外围的地方)。当时的亳州是很大的,人口众多,经济发达,史书的地理志上称之为望郡,管理着很多的地方,那些地方不去史书上抄了,反正比现在的毫州肯定是大了(据说毫州还是前几年才从县变成市的,可想而知古今之别)。

    前面绕了半天的历史,回到现实中来。据那亳州某长自称,这个系统是在下月十五日就要使用,时间是非常的紧急,现在没有做过任何的方案,没有任何可以用的DEMO,也还没有搞定交通的问题(这种小事居然也要我们自己解决的,真过分),当晚居然就要出发。

     

    下午草草准备一些文字资料,临下班时才得以出发去买票。不过运气还不算坏,在那种下班高峰时段居然能在半小时内就到火车站,出租车司机一个劲说我运气好,其中内环从金沙路到武宁路这一段放眼居然只有三四辆车子在前面飞驰,那家伙口中啧啧不停。不过这次的运气好象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没有什么事可称之为好运气的。

    在售票处折腾半天,好歹买了二张当晚到蚌埠的卧铺,再匆匆赶回家吃完饭、洗过澡,准备简易行李,只呆了一个小时不到就从家里出发了,真FT,手机居然没什么电了,没充满电也不管它了。

    好几年没坐过什么真正的火车了(有的只是那种从杭州上海之间二个小时完事的,又快又空),真晕呀,这车居然是没空调的,幸亏是晚上呀,白天要被它搞死。

     

    824

    昏昏乎乎地躺坐了九个多小时到蚌埠,买错了一小时的票,到十点多才坐上到亳州的车,这次更完蛋,小车子,没空调的。不知是车主不善保养还是车真的有年份了,车子老旧老旧的,幸好它跑起来还是不太赖,声音也不大,速度还是蛮快的。司机是位老油子,途中超了N多的车,期间还双臂趴在方向盘上腾出双手点烟抽,这种动作来了不下三次。

    刚开始还打点精神要好好地看看二旁的风景,坐到后来实在是困了,眯着眼就睡着了,因为实在是热,中间还醒来好几次,到后来都是前倾着身子坐在座位上的(靠背都热得使人睡不着了)。

    一路上发现这里燃油三轮车特别的多,有简易的那种全敞开式的,有的先进点有个驾驶室,看起来怪怪的,一个封闭的驾驶室前头只有一个轮子,外形上看来尖尖的,而且这个尖感觉上还有点下垂,看起来很难受。

    路上还发现一种车子――手扶拖拉机,使人很惊奇,看到它,真的令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年上初中的时候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每周都能搭上这种手扶拖拉机,闻闻那从车头飘过来的柴油味(很香的,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空气的特质,在老家不论是柴油味还是汽油味闻起来都是有点清香的)。由于这种车子的驾驶员是很辛苦的,风吹雨淋,而且这车子还很难驾驶,马达还要靠手摇发动,到大冷天特费劲,在老家到后来都换成了那种带驾驶室、带方向盘的了。

    热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是到达目的地,被一位出租车司机拉到一家宾馆前,说这里是离市委较近的宾馆,进去安顿下来后才大大的舒了口气。不过还没完,因为出来之前还有一些资料没整理,急着买票,再经一小时改改,到附近找了个打印的地方打印些资料后,就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这一天折腾下来人实在是累,早早吃了晚饭就睡觉去了。

     

    825

    出差还是睡不了懒觉,到七点半就起来了,因为八点半要去见人家市委某某长。

    出了宾馆往市委方面走,发现一个大问题,这附近没有一个吃早饭的地方,真是荒凉呀。饿着肚子绕那据说是亳州市委、市府的大建筑物走了一圈才找到入口(倒不是只有一个入口,而是各个入口是属于不同行政系统所有的)。那块地也太大了,那建筑也太宏伟了,绕着它走一圈就出了一身汗。

    大概八点多点终于是到在市委所在地,进去自报家门。说领导在开会,让我们等着。几个人(还有一些其他竞争对手的人)在一家会议室等了半小时,中间断断续续进来几个人问我们这些人的来历。好不容易进来一个笑呵呵的人,原来就是那某某长,一阵寒喧后又出去了。又过了段时间后,才召集了一伙人,有个家伙讲了一些话,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中间夹杂着些方言,说什么要进行投标之云云。看来他们对于这个系统好象没有一点概念似的,不会有什么深奥的问题。后面再说了一些话,我也没怎么听进去,接下来就分开陈述了。

    再等了近三刻钟时间才轮到我们进去(据那位最早陈述的仁兄说,前面又等人等了好久才开始的)。接下来的进程果然不出我所料,既没有什么系统功能大问题,也没有什么技术问题,有的只是价格问题。我看那某某长从头到尾只拿着我们那报价单看,对方案书上那些系统构成、功能描述没什么大的关心。他们其他的人问得最大的也是价格问题,居然还问起免费质保期后技术支持的费用,真要命,多少年后的事谁知道呢?

    等三家都陈述完后,已经是十二点以后的事了,那某某长出来狂握我们的手后说要到下午四点后才有答案。事情本来到此就结束了,到下午四点大家过来要个答案了事,该怎样就怎样。不了想,下午四点钟过去后,又给大家一张纸,这次傻眼了,上面例出了所有这个系统需要的东西,要我们再给出一个价,什么交换机呀,各个线缆都来了。这些的东西跟那整个系统的报价来说是九牛一毛呀,而且上面他们列出的有些物品根本不是我们这个方案中要涉及的,到底是他们出方案还是我们出方案呀,这张纸头就是他们研究了一下午的结果吗!费点周折大家再填了个报价,过会那某某长又过来笑呵呵的说,今天领导不在决定不下来,说下周再有消息,狂握我们的手送我们出门。这样搞了一天居然没有一个结果,这个办的事。

    后来我们通过别的途径打听到,这次的结果是某家,那家伙来的时候,每次走的时候都没有同路的,总是晚走那么半步,事后想起,二次从市委出来,几个人中都少他一个人,不过对于下午又报一次价一直不明所以。TMD,已经定好了,还晒太阳过来干什么,四点的太阳也还有点热的呢。

    吃完晚饭,到火车站买了票准备第二天回。

     

    在亳州的时间很短,又是夏天,所在地又不是什么市中心,也没有兴致了解这个地方。只知道有一项,这里的枣茶很好喝,到外面吃饭,我们都不叫饮料,直接让老板上他们的枣茶。

     

    826

    终于走了,过了很累的一天,又过了很无聊的一天后。回来的路也是累的,又不是空调车,不过万幸是靠窗的位子。平时过惯了有空调的日子,这二天来到处坐没空调的车子真是累得不行。刚开始还有点精神,等车子快起来而使吹起来的风已经不清凉,等太阳开始斜射入车厢的时候人又开始闭起了眼。

    在拥挤、嘈杂、闷热的四个多小时后,火车终于是到了合肥。在烈日下等了好一会出租车后,终于是到了长途汽车站,终于是进了空调的候车室,虽然要在一个小时后车子才开,不过要打发凉快的一小时还是很容易的。反正这一个小时时间过得还是很快,这几天来过得算快的了。

    一点多点坐上了回上海的车子,这次舒服了,大巴全车居然只坐了十二个人,如果这车天天这样跑,客运公司要亏死了。半放着椅子,整个人半个身子仰在上面,脚可以前面、左边、右边的乱伸,顶上吹着空调,抬头看看电视里放的电影。不过有点不爽(真应了那句话: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中间老是要插播广告,中间就不要播了吧,片子与片子之间播播就可以啦。看了四部多电影(第四部才看了个头),过了六个小时终于是到了上海,熟悉的地方又回来了。

    走那天到火车站买票,碰上位很会聊的出租车司机,回来这天,从汽车站出来,打个弯,在恒丰路上又碰上了一位很会聊的出租车司机,有意思。虽然这家伙聊起来没有象网上那位上MBA课的那样,但说起生意经也有点门道。下次有机会写写租车司机的故事。

    分享到:

    评论

  • 长见识了,是亳州不是毫州

  • 道兄多日不见了, 一向可好? 最近加了一个三国群, 里边有几个人挺有意思的水平颇高 整体也都还不错...道兄没事的时候要不要进来聊聊? ---估计你上qq的时间也不多,所以我把留言也copy到了这里......道兄勤奋, 读书不止笔耕亦不辍,我见之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