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28

    武夷山之行(四)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1902939.html

     

    最后这半天的行程算起来是不如第一天的天游峰来得高,但一来由于大家经过昨天的游玩本身身体状况不如昨天;二来由于一线天与虎啸岩之间有段半小时的路程,这路走得比较无味,所以这个下午显得就特别的累。

    “一线天”这种名称是险要之地一个比较大众化的景点,如水帘洞一般,只要山川险要之地总归能发现个那样的类似的地方。去之前导游对武夷山的一线天就很有信心的,列举了一些数字,说了几个“最”,走下来的确也是名符其实的。

    “一线天”顾名思义就是抬头只能看到那么一丝亮光的地方喽,不过这里不但是抬头只能看到一线亮光,就是下面走的地方也是窄得很,导游特别关照到中间极窄处得侧着身过。运道不济,我们排着队刚往里走不了几步就走不动了,前面估计有人过这种地方比较的困难,等呀等,简直象买火车票的长队一样,过好一会往前挪几步,众人笑谈前面有人卡住了。不过排队等有排队等的好处,这时可以抬头认真地看看头顶两侧的岩石及上头漏下的一丝明亮。这地方真窄呀,我想手里有根木棍之类的东西,直接可以撑着爬到上面去,不知道从那石缝钻出山顶会是什么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排队的时候人的时间观念往往是不太准的。前面渐渐开始快了起来,越往里走,地势越往上,过道越窄,也越黑。这时也无瑕顾及头顶上的一线天了,特睁大了眼睛去辨认脚下的台阶,吃力的侧着身子往前挤,这时人长得瘦小还是有点优势的,尽管手里拿着一个背包,还是比较轻松的经过了最窄的一段岩道。前边开始亮了起来,地势也平坦了,过道也宽了,走出洞口仿佛征服了一座五千米的山峰一样(这是我的一个登山梦想)。外面导游老早就在等着了,他是从一线天的山洞外面绕到前面去的,指指前面说往前走半小时在虎啸岩山脚等他(后面我们还很多人没从一线天里出来呢,他得站在那指路)。

    半小时的路程即使平地上走走也可以走得你够呛,平时超过二站公交的距离一般都不太会步行前往。而现在经过了二天的运动,要走半小时的山路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过走路对我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了,在都市的大街上走半小时是很受罪的,在这儿走半小时山路,而且是相对比较平坦的山路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如风般走了半小时,其实不用半小时,赶到虎啸岩山脚,补充点养料等待导游与大队人马的到来。好一会众人到齐集合,导游说累了不想登山的可以从山脚下绕到乘车的地点,不过尽管很累最后好象没几个人放弃的。

     

    虎啸岩论高度是不及天游峰的,但险要处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这里登山视野没有天游峰好,加之那段山路走得兴致上来了,这时登山是有点人挡杀人,神挡杀神了,一路没作什么停留,经过一段极险的悬梯一会功夫就上到了顶。旁边的观景台、定命桥本是极好的去处,这里视野比较开阔,无奈人太多,在那稍光顾了一下,等我从观景台回来大队人马才上到山顶来。他们去观景台、定命桥那边时我就坐在那休息了,等我休息完,回来了几个人后就一同从另一边下了山。

    下山比上山难是此次武夷山登山的一大感受。第一天游天游峰,上去时虽然近顶的地方阻了一下,但慢慢地往上爬还是没什么的,下山时时不时碰上慢速的人群,后来山道上难以超越干脆只能跟在人家后面走,走得后来双腿发颤。这次从虎啸岩下来更惨,下来的地方极险。下山的路都是在陡峭的山崖上开凿的只容一个半人通过的台阶,一边竖了扶手,一边没有,只能靠扶在山崖上以保持平衡。而且这路是上下都通行的,我们下山的同时有人从这条路也往上爬。稍宽处好不容易超过几个走得比较慢的同路人,前面就再也走不动了,原来有几个转角处只能容一人通过,上山的人一个个的从那里经过,然后慢慢地从我们身边经过再往上爬,还向我们打听离山顶有多远。过完了上山的人,下山的队伍终于可以运动,但要超越是不现实的,跟在人家后面慢慢往下走。下了险要处,到稍平坦的山路上才缓解一下速度之虞。出了山门,外面等车的地方是人山人海,刚才应该在山顶多呆会的。

    回来时照例转了一次车,回宾馆已经五点半了。二日游就这样结束,我们是第三天中午的火车,上午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安排,在回宾馆的车上导游征求了一下大家对于第三天上午行程的意见,按他计划是准备带大家看看蛇馆的,不过好象大多数人兴趣不大。所以最后一天上午众人一直休息到十点退房,坐大巴到火车站。

    导游说话真是见缝插针呀,宾馆到火车站十来分钟的光景,总结了二天来的行程,向大家介绍了一下武夷山自然保护区(我们旅游的地方是武夷山风景名胜区)的情况,透露了一下当天上午天游峰有某某某中央领导光顾,所有旅行团全部转战其他景点的状况。看来我们运道不错,没被领导光顾到。

    回上海的火车是白天,比去的时候还是要轻松点,火车打打牌,睡睡觉。晚上十点多准时到达上海南站,当天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收拾收拾洗洗澡居然已经十二点多了。第二天还要上班,结果少见的早上起床是被闹钟闹醒的。

     

    几天来爬山走路的其实并没有觉得多累,旅游过程第二天起床一点都不觉得酸,第三天起床感觉到一点点酸,回来正常上班第一天象根本没有爬山过一样,不过睡眠不足是明显的,我在那边算睡得足的了,周一那天下午眼睛总睁不开。旅游最累的不在游,而在旅。这去年跑米亚罗、毕棚沟时就感觉到了,今年又感觉了一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