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0

    汉如其人--《国史大纲 3.11.2西汉与匈奴》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2266226.html

    以前读《史记.高祖本纪》时,我曾言之“两汉四百年天下处处透着这位泗水亭长的坚韧与锐质”,而汉与匈奴的关系就是我上述那句话的一个注脚。

    汉初对匈奴取守势为不得已,汉虽承秦制,但承其力少;而唐既承隋制又承隋力,秦蒙恬逐匈奴之影响到汉初已不甚显,而隋对突厥之分化打击可以说一直影响到其从历史上衰亡,此汉唐之异。不过突厥与中原势力之关系错综复杂非匈奴可比也,而匈奴之对中国,一时尚无政治之野心,其举众入塞,所重在经济财物之掠夺

    和亲、和议皆为权宜之策,此为汉唐之共识,只是唐自安史之乱后受制于国内之势无瑕与吐蕃一较高下。此点宋、明差之远矣,宋知和不知战,明知战不知和。最终亡于异族之手。

    说到和亲,其实并非只是对方强大之时一种低姿态,有时更是一种笼络手段,西汉后期对于匈奴与西域的和亲皆是,甚至汉对于西域的政治介入有时就是以和亲的对象为手段的。无论哪种和议手段其实都是要以国力为后盾的,那时国力很大一部分就是战力,就是有一战之力,可战之力,宋人认不清这个关节,遂有其辱。

    没有汉武一朝对匈奴的打击,文景之治在中国的历史上将会黯淡许多。如马邑之谋般挑起战端在中国历史上并不鲜见,但如汉人一样自马邑之谋后有如此之多的后手则少之又少。汉与匈奴之间实打实的硬战就是隋唐人、突厥人较之也黯然失色,更何况元人乎!

    大抵中国对外,其病每不在决心讨伐,而在好大喜功,穷兵黩武,以及从此引起之种种浪费。汉武之时匈奴虽败,而中国也疲,故为后人所不满,汉武比大多数好大喜功之辈高强之处是其有自知之明,悔过之心,在国力大耗之后居然还给后人留下一不错的摊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