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13

    怎一个“唯”字了得----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三)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25894.html

     

    世界是什么、我们人是什么、我是谁?这个宇宙、这个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来这儿,以后会到什么地方去?对于这样的问题,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从不同的用度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但无论是从目前,还是放眼遥远的将来来看双方都无法从根本上对上述问题给出终极的答案,而且任何的第三方给出的回答目前来讲都还不具有显赫的说服力。

    但千百年来这场现在不会有,将来也不会有结果的争斗是何其的猛烈,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还会是这样。什么导致了这种无结果无胜者的争斗会如此的腥风血雨呢?问题出在双方的这个“唯”字上,真是怎一个“唯”字了得。

     

    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这样的叫法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作为一种哲学思考,这样的叫法本身就有问题。妄图以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临驾于万事万物之上来作为人类以及这个世界的终极,并且排斥别的存在,这种思想本身就是“霸道”(任何“霸道”的思想都是不科学的)。后来出了辩证法,开始承认了另一方的地位,但主旨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改变。而且更要命的是,由于千百年来双方不住的争斗,无形中都已把对方当成为唯一的对手,任何非二者的观点都无法幸免被纳入到此二者的任何一方----第三条道路行不通。

     

    华山派气剑之争,乃至最后同门相残也是为了一个“唯”字。学个武也还要纲举目张,要分清个正邪。气抑或是剑,总归一个是主,一个是从;一个是纲,一个是目。这两个东西居然是不能并列的,一个是正宗,另一个就是旁门左道,非要争得个你死我活,决不善罢干休,图个什么,不就是图个名份吗?

    与华山派同时的五岳剑派,同是使剑的,同是练武的,也没听说过哪派会因为练武是应该偏重于哪方面而引起相争的。气剑乃一物两体,不能有什么偏颇,应该是相辅相成,作为武学大家两者都是不可废弃,即使一门派之中不可能人人都成为武学大家,但也没必要为这个而斗得不死方休吧。华山派虽然没出什么人物,但后辈之中我想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的人肯定是有的,但在后来那种气剑二宗剑张弩拔的情况下已经不容你有什么新的选择了。除非你是不世之奇才,能以千古之魄力压服二宗使其彻底停止争斗,否则任一华山之人都无法超脱于此气剑之争之外。

    从上可以看出华山派气剑之争的本质实际上并不是武学之争,而是门派之争,不是气剑二宗,而是气剑二派,争的是谁能够坐在这座华山上发号施令。只有争得那个“唯”,争得那个名份,才能发号施令。这样就对此争所用手段之鄙卑、结果之惨烈不以为怪了。

    因为争的是那个“唯”,并不是武学上的气与剑,你要搞第三条道路,在武学之争上是可以的。但在争那个“唯”的时候,你搞第三条道路就意味着你也要参与争那个“唯”,是作为第三方参与争那个“唯”。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你在哲学上搞二元论,最多也就被扔几个臭鸡蛋,挨几块砖头而已;而在华山上搞二元论就要“身首异处”了。

    《笑傲江湖》里刘正风一家灭门也还不是一个“唯”字在作怪?左冷禅固然是心狠手辣、包藏祸心,但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有“正邪不两立”这样的概念,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那种惨祸呢?江湖中这种“唯”字作怪的事是不一而足啊,不例举了。

     

    江湖江湖,实际人类世界也是一个江湖,“唯”在此也是无所不在,只是有些地方表现得比较明显,有些地方表现得比较隐晦,有些方面“唯”得较深,有些方面“唯”得较浅而已。好人与坏人,君子与小人,敌人与朋友,东方与西方,南方与北方,进攻与防守,激进与保守,还有很多不说了。反正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古古今今,中中外外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所以“唯”字很可怕。


    比如“唯我獨尊”,怕怕,快撤。
  • 任何技术层面的问题,都可以扯成政治问题。而一旦扯成了政治问题,那就必须分出个主从来:所谓矛盾的主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