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17

    也谈死刑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33801.html

     

    古人讲德刑礼法,儒家一直以来都是比较的反对“刑”的,认为要以德礼来治国。德兴而教行,刑兴而政乖。虽然很有点理想主义,其实也是不无道理。话说乱世用重典,可这“乱”与“重”这里的因果关系是很复杂的。

     

    本人也是比较反对用重刑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的。但这些天来网上有些“精英”人物,从“理论”出发推出一个结论说,经济犯罪不适合用死刑。要我说呢恰恰相反,其它罪的死刑可免,唯独这个经济犯罪不能免,特别是古典型经济犯罪不能免。

    不要向我扔砖头呀,一直很欣赏曹孟德的“唯才是举”。犯了重罪被一下卡嚓了好象太无那个了点,可留下来呢又无法向大伙们交待。怎办呢?将功赎罪也说得太过了点,这么重的罪赎到死好象也是赎不完的,但能赎多少就赎多少算了。

    问题来了,这些人有什么样的“才”可以“举”呢?大凡能犯重罪之人都是有点才的。

    象杀人越货的那种,古时叫强盗、响马,熟悉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阶层的人可是藏龙卧虎的,实际上每每在历史的关键时刻都是这种出身的人在“书写”着历史。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当然也用不了他们发挥历史作用,但至少这些人大多能自食其力的,做个劳改什么的也算是为现代化作点贡献。

    纯粹黑社会之流也同上理,而且这里有很多谍报人才。当然不纯粹的黑社会就另当别论了。还有很多不列举了。

    可这里面就有一样比较的特殊──经济犯罪,当然此种之人也是人才喽。但这个人才也要区分一下,那种现代型的经济犯罪还要重点保护。象有能耐在股市兴风作浪的,造假币的,破密码的(不过没看到几个破密码的发财过,否则程序员早发了,可见钱放在银行还是比较安全的)之等大可不必一刀卡嚓,留着有用途。

    说来说去,只剩古典型经济犯罪了,这种上下其手,左手右手之人当然也是人才喽。但很不幸这种人才好象用途不大,一时想不起有什么用。先搁置吧,但此种之人一般又不能自食其力,还得大家养着,更可恨的是这种人里HJ出得又特多。算了,卡嚓了事。

     

    所以鉴于人道主义与咱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原则,本着“唯才是举”的精神,废除死刑不能一蹴而就,先把除古典型经济犯罪外的其它的罪免死,什么时候“大赦”呢?最起码过了初级阶段再说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