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2

    思想钟摆--《国史大纲 4.12.5思想界之无出路》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4857634.html

    东汉过分重视名教,其弊为空洞,为虚伪。

    一、因尚交游、重品藻,反动而为循名责实,归于申、韩。
    二、因尚名节、务虚伪,反动而为自然率真,归于庄、老。

    但要提倡法治,起码的先决条件,在上应有一个较稳定的政权。,东汉末年乃至曹魏、司马晋的政权,,法治精神如何培植成长?于是崔琰、毛玠之反激,变为阮籍、嵇康。

    西汉初年,由黄、老清净(汉初“黄老”,代表纯粹的平民观念,故能清净无扰,与魏晋“庄老”之代表名士门第者气脉本不同)变而为申、韩刑法。再由申、韩刑法变而为经学儒术。一步踏实一步,亦是一步积极一步,现在是从儒术转而为法家,再由法家转而为道家,正是一番倒捲,思想逐步狭窄,逐步消沉,恰与世运升降成为正比。


    这里的消极、积极钱穆是着眼于思想的眼界,道家重个体、法家重上层、而儒家及于全社会;包括“反动思想”,在本书中跟儒学相背的都被作者归之于“反动”行列。

    分享到:

    评论

  • 离开平民百姓之土壤的学术思想,最后总是在小圈子的挣扎与自恋中不知所终。从务实到务虚,对应的是士大夫阶层对整个国家社会的思想影响力逐渐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