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28

    汉非汉,胡非胡--《国史大纲 4.13.3&4.13.4》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5808261.html

    本篇合《4.13.3胡人之内地杂居》、《4.13.4怀愍被虏与人心之反映》

    五胡乱华除了因为八王之乱自伤元气外,另一个原因当然是当时胡人大量定居于各地,晋初,辽东、西为鲜卑,句注之外、河东之间为匈奴,北地、上郡、陇西诸郡胡,鲜卑、氐、羌诸种,皆以“保塞”名杂居。

    三国时邓艾,至晋初郭钦、江统皆建议徙戎,不果。


    后人爱寻根刨底者,把五胡乱华归咎于汉光武徙南匈奴于内地,其能制之而为之,何怪乎?后人驾驭失法而又不知变通,自败家门招致其辱与二百年前之先人何干!(与安史之乱怪之于唐太宗用番将一样属于无理之谈)

    当日之五胡与后世初起之女真、蒙古、满人较之,其汉化程度有过之而不及。永嘉之乱,朝臣众将、世家大族之表现即以两汉最低标准言之,也非合格。“名教”极端鄙视下之君臣男女,无廉耻气节,犹不如胡人略涉汉学,粗识大义。

    八王乱后之晋,遭遇稍汉化之杂胡而非塞外蒙荒之铁骑,幸矣!如此言之,汉光武功德大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