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30

    为“中庸之道”正名----华山派气剑之争的遐想(四)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58837.html

     

      人类几千年来所争的很多问题要么毫无结果,要么有时虽有结果,但这个结果实际上已经背离了问题本身,而可怕地是这种简单的“背离”常常带来的是事与愿违的后果。任何一方都妄图彻底打倒它的对手()取得绝对的优势以主导领域的发展,但结果这种无对手的环境会使系统步入死寂的状态,系统的进一步发展务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来打破既有的平衡,而且系统剧烈震荡的结果常常只能是建立起另一个静态的平衡来让下一个对手来打破。

      可人们常常不能认识到(有时能认识到,但难做到)实际上有对手的存在无论对已还是对整个系统来讲都是有益的。混沌是系统发展的源泉,适度的混沌也是系统发展的动力,更是自身发展的鞭策。无疑这种以相对优势来取得领域的主导要更令人称道些。

      但这种动态平衡下的系统显然比静态平衡要难驾驭,任何微小的扰动势必不能象在静态之下那样的就消于无形。蝴蝶效应的存在使已经处于优势的一方(或企图处于优势的一方)在将来没有信心控制整个系统的情况下,常常为了一已之私就采取简单、愚蠢而又极端的手段来取得主导以使系统进入静态平衡。

     

      局中之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具有偏向还在情理之中,可很多时候局外之人看待一些问题也总是带有简单的倾向性,有时候这种倾向性还很严重。排除各种客观原因,在主观上都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中庸之道”是认识事物、解决问题的最高境界。这个最高境界如此的不盛行,一方面是因为“中庸之道”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很难把握;另一方面是受近代以来科学思想的影响,经典科学理论的确定性、实证性、分析性本身与“中庸之道”是背道而驰的。实际上人类社会在上个世纪所遇到的及现在都还存在的很多问题,都是深受近代经典理论影响所致(科学与哲学及各种人文学科的思想是互相影响渗透的)

     

      “中庸之道”这种认识事物的方式一直以来总是与中国的很多传统一起被批判,在人们的脑海里这都快成了中国文化的万恶之源。可惜批判的人本身对“中庸之道”所蕴含的智慧根本就是没有洞察,他们手中所持的武器也是不怎么的高明----近代以来对中国传统的批判的通病。我们不能用风水先生来否定风水学,不能用瞎子算命来否定八卦,不能用江湖郎中来否定中医,不能用八股取士来否定科举,不能用程朱理学来否定孔孟之道。同样我们也不能用那些腐儒的所作所为来否定中庸之道的智慧。

      对一个复杂的事物看待我们总是用一个硬币的两面来讲道理,讲究“一分为二”(好象辩证法如此说)。可中庸之道比之还要更进一步,让我们来看看“太极”这个图案,太极由阴与阳组成,两者之间用了一条曲线来划分。为什么用曲线不用直线呢,这里就体现了中庸之道的智慧,因为阴阳之间并不是泾渭分明的,古人那会还无法制作很复杂的图案,否则放在现在的技术环境下肯定还会用上渐变来表现----整一个混沌(后面还会讲到混沌)

     

      要说堕入气剑之争之人有气剑何从的问题是被“唯”给蒙住了眼睛,那已经超脱于气剑之争之外的人如果也有气剑何从的问题那就是不懂“中庸之道”了。不说岳不群此人的品德问题与政治水平问题,单说他在令狐冲用剑鞘破了“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后的大发雷霆就可以看出此人之修为不敢恭维。实际风清扬的修为也不怎的,虽然没有念念不忘当年的气剑之争,但向令狐冲授剑时也是强调“剑”的作用多点(当然主要是剑易速成,当时就是要速成),只是最后到了独狐九剑的“破气式”才从侧面“强调”了“气”的用途,自己不是内家高手要破人家的气又从何谈起呢?

      武学之气剑,何为主,何为从,何为主,何为辅;何时用气,何地用剑;气用几分,剑用几分,固然要以“中庸之道”来处之。用兵之道亦然。

      唐太宗说,孙子十三篇,唯虚实二字。可这个虚实要以“中庸之道”来处之。“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不以“中庸之道”持之孰能常胜之哉?奇正相兼是一种中庸之道;“归师勿掩,穷寇莫追”也是一种中庸之道;可有时归师可掩,穷寇可追,这种“归师可掩可不掩,穷寇可追可不追”又是一种中庸之道。至于何者为正,何时为奇,何者可掩,何时可追,那就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

     

      武学与兵法太过玄乎,说说现代点的。

      现代足球讲究攻守平衡,这也是“中庸之道”。攻守是比赛的两个方面,用什么来平衡一支球队的攻守,靠中场,所以现代足球比赛都很重视对中场的控制与争夺。“比赛不过攻守,攻守之变,不可胜穷。攻守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哼哼,把《孙子兵法》上的那段话换一换同样有效。从“中庸之道”的角度来看攻守平衡比全攻全守要境界高一点,攻守平衡强调“平衡”,而全攻全守强调“全”,它只强调攻守整体,不象前者那样强调攻守二者之间的变化关系。

      攻与守要平衡,攻本身与守本身也要平衡。单调的进攻手段是谈都不用谈了,但即使有丰富的进攻套路,如果进攻没有变化那也常常是无功而返的多呀。在球场上正兵成奇兵,奇兵换正兵颠来倒去的变才能使对手防不胜防。真可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又绕到兵法上去了,谁叫它球场如战场呢)。进攻方讲中庸之道,防守方也讲中庸之道才行呀。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兵水一起来,那就只能将土一起上了,兵多将多,水少土少。何多何少,“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晕死,又绕回来了)

      足球场上是这样,篮球场上又何曾不是,内线还是外线,联防还是盯人。排球场亦然,二号位、三号位抑或四号位,无论强调哪一点都是大错而错的,更何况还有一个轮转。

     

      讲“中庸之道”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他人的一种尊重。世间之是非,有如兵形之虚实、兵势之奇正。甚至从这里可以发展出“民主”概念,那为什么中国文化没有发展出民主概念呢?完全是没有坚持真正的中庸之道的结果嘛,中国文化自宋以后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有点匪夷所思,越说越远了,就此打住。

     

      万事万物皆有“度”,度满谓之盈,盈盈谓之亏。此盈则彼亏,彼亏则此盈。唯有七分盈,才能常为盈;攻七守三才能常为攻,守七攻三才能常为守;内七外三才能常为内,外七内三才能常为外;七善三恶才能常为善,七恶三善才能常为恶(这两句好可怕,但事实如此,善善不能持,恶恶也难久)

      何处为七分?唯有心自知(又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呀,这句话几乎无所不在了)

      可见“中庸之道”实乃人类认识世界万事万物的最高境界。

    分享到:

    评论

  • 顶!技持原创。
  • “立場”這個詞本來就有問題。

    講“立場”本身就是把一個系統當成靜態系統來看的結果,持線性簡單思維的結果。



    孰是又孰非,孰正又孰邪,事實已經證明,簡單的立場帶來的是災難。

    正是大多數人不懂中庸之道的智慧,才能使中庸之道難行,才使第三條道行得很艱難。
  • 中庸之道往往给人不好的感觉就是没个准儿,此非是,彼亦非是,或曰:没立场。

    我认为真正的中庸之道往往是存在于一种理论层面。现实中,往往容不得你搞中庸。政治更是如此。站队的时候,你总要站在一边,两边都不靠的人,就成了蝙蝠,两边挨打。真正能游弋于各派势力之间,游刃有余的人,往往又流于世故或成了滑头,那和中庸之道更扯不上边了。
  • 看了只能说 I 服了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