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2

    内外交织--《国史大纲 4.14.2东晋一代之北伐与内乱》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6326507.html

    《4.13.6新宗教之入侵》此事非三语二言可完,此事分章别详。《4.14.1东晋帝系及年历》跳过。

    大抵豪族清流,非主苟安,即谋抗命。寒士疏门,或王室近戚,始务功勤,有志远略。晋主虽有南面之尊,无统驭之实,遂使“北伐”与“内变”两种事态,更互迭起。上述也不尽然,世家苟安为多,王敦之流为少也;而苏峻之流二不搭界。晋室微弱倒是实言,从头到尾,没有一代安稳过,连所谓“中兴之主”元帝都是被人家逼于阙下的。

    王导领袖群伦,时人称为“江左夷吾”,正谓其能安定新邦,并不许其能恢复故土。晋室若要团聚国力,经营北伐,首先不免与门第的要求与希望相冲突。东晋的北伐从成果上讲比南宋大得多了,当然也虎头蛇尾得很,这都是众心不齐,在外无法得支持之故,刘裕比桓温走得远很多部分是因为朝中有人,刘穆之卒后其功也弃。

    东晋这种内外交织的局面当然维持不了长时间,英雄功名之士,意气郁激,则竟为篡弑。刘裕终取而代之,刘裕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是很特别很突出的,以后有机会着墨着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