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0

    竹栈道与马棚 - [梦境奇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37725212.html

    最近又开始做有质量的梦了。

    前几天有个梦没写,只记得个大概。又是水库,水库的水面有开始往上涨的迹象,必须要在某个时间通过那段路,而那段路山上时不时往下落石。最后的结果是没走那路还是水没涨也不清楚,反正最后醒来完好无损。

    昨天晚上做了二个,第一个前一段已经不记得了,从我跟我朋友在村口跟不明人物战斗开始,我们的对手很弱,我们象猫捉老鼠一样赢了对方。然后我们开始往镇上走,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车过来可以搭(这时好象是上午七、八点的样子),我说,现在时间太早了没车的,应试一二小时后走的,那时才有车。在犹豫要不要回头时,发现走的路二边的场景跟往常的不同。现实中出村的路是在水的左边的,梦里发现路在水的右边,而且水流开始放缓,平静下来的水面开始显出了山的绿色,那种要到水库尾巴的感觉,照正常的行进,这时没那么快到水库的。果然拐个弯就是宽阔的水面,是水库了,邪门得很,最近老梦到水库。

    梦里意识,这是一条到村里的新开的路,我就顺路往前走,这时梦里只有我一个人了,刚开始跟我一起走的那位也不知哪去了。走一段路,居然有上坡,我们村出来的路本应该全是下坡的。居然在山壁上发现了用竹子搭出来的栈道。我还是往前走,在上栈道前的山坡上发现坐着一排老头。

    上竹子栈道,梦的场景又变了。居然走到了我小舅妈的三叔婆的兄弟家里了(其实这种不知隔了多少层的亲戚听都没听过),从他家出来有一个向下的过道,中间有一级一米多高的台阶,旁边有一热水瓶在装开水,我怕我从那级台阶往下路时带倒,装满了开水,我关了水龙头,叫那不知是什么亲戚的老人把热水瓶拿开,我就从那高台阶上跳下去了,最后碰掉了一双筷子(也知这筷子哪来的),人家跟我说没事。

    下了过道,往左转就是黑乎乎的弄堂,迷宫一样的地方,也不知如何走了,后面来了位开助动车的,我就拉着人家的车跟在后面,居然从那个七拐八弯的地方走出来了。出来迷般的弄堂,开助动车的不跟我同路,人家走掉了,我这时才想起此行目的地是奶奶家。这时居然碰上了几位地痞,上来摸摸凑凑,说没什么油水,在我右腹部某个地方按来按去,被他按得很难受。然后醒过来了,想想有点汗颜,摸摸右腹部,没什么感觉。

    这次醒来近六点,睡后继续做梦。下面这个梦象小说一样,而且是第三人称的,前面一段依然记不太清,只记得黑社会、小乞丐、烧饼、百年老店这些名词。接下来是一个女的丢了一匹黑色的马,然后一位男的帮她找回来了,找回来时掉了一些毛,那女的很悲伤。接下来的情节不太清楚了,反正乱得很,什么那马是养在猪圈里的,马棚比猪圈要臭之类的毫不搭界的一些二人的对话,反正然后二人就好上了。一天女的不在家的时候,家里闹鬼,跟他们一起住的那位女的小侄女吓怕了,安顿了小女孩后,男的出来找女的时候,发觉那女的原来跟别人在一起,很俗套。女的跟别人分手后,往回家赶的路上,男的如碰上陌路人一样在另一条平行的路上跟女的擦肩而过,也不知道那女的有没有看见近在咫尺的人,然后我就被闹钟闹醒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