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06

    婺剧月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41996583.html

    半个多月来11台居然放了5场婺剧,也算比较少见。因为自读大学后就没什么机会看过婺剧,确切的说是自读高中后就没多少机会看过了,所以尽管良莠不齐,5场都把它看下来了。看后感慨颇多。

    《赤壁周郎》:其实有一大半时间是在听的,因为音乐比较雷,就权当背景音乐用,听到比较熟悉的旋律时切过去看一下。其实《赤壁周郎》不把它当婺剧看还是可以看看的,一是对情节场面的处理完全避开了京剧《群借华》这样的珠玉;二是对周瑜这个人物重新作了阐释(尽管前后可能有点矛盾的地方),这是要大大表扬的地方,俺一直对《龙凤呈祥》啦,《刀会》啦之类的戏不喜欢就是因为对于戏曲舞台上周瑜、鲁肃之类的人物阐释不满。一个县市级的婺剧团排出这样的戏还是很不容易的。

    但既然叫婺剧了,就要有婺剧的味道,没有原味在这一点上现如今戏曲舞台上新编戏的通病在《赤壁周郎》上也无法逃脱。

    周瑜出场一句唱还算是有点味道的,但一阵锣鼓之后并没有听到熟悉的胡琴起来,我就知道这戏的唱坏掉了(本对新编的戏的唱不抱希望),还是锣鼓,不紧不慢的一通不知什么鼓点,终于出场经过一通复杂的动作开唱,听来完全不是味道。我从小开始看戏,压根就没看到过这样拖沓的出场,唱不干净,做不干净,龙套也不干净。

    之后大部分时间完全颠覆了我从小对婺剧的认识,熟悉的锣鼓没有了,中间夹杂了交响味道的伴奏,所有的起板根本分辨不出这是婺剧,只有唱了三四个字后才稍稍能分辨出来。大部分的过门亦然,根本分辨不出是婺剧还是”新“越剧。非常多的地方运用了不知所云的拖腔(为了表示什么什么强烈的感情?拜托,表示感情不要用这种方法好不好),带京味、越味,没有婺味。

    前面几场运用了大量的白,并不是白不好,而是根本上婺剧小生、正生压根就不应该有白的传统(丑或花旦来几段带婺剧味道的白还是很好听的),看着台上的小生、正生这些人物用奇奇怪怪的普通话讲些古古怪怪的话真是别扭。

    有一搭没一搭的看到诸葛亮探病,好歹有几段算是有那么回事的了,我听到锣鼓与胡琴都闹起来了,嘈杂了就有那么点意思。象前面那样的戏,那样的伴奏,那样的演唱,那样的念白,在农村根本压不住台。最后只能安慰一下,这”南戏活化石“也不能浪得虚名,如今戏曲的通病当然也要反映在里面,几十百年后,也可让后人听听这个时代的”和谐腔“嘛。

    《牡丹对课》:老折子了,一度听得烂熟,听得很亲切。郑兰香演出名后好象听到的都是这样的,但这戏各地方剧团和草台班子以前应该有不少版本作为垫场使用。至少我知道婺剧另一出有名的折子戏《僧尼会》,在一些草台班里有叫《小尼姑下山》的片段,常作为大戏前的垫场,小尼姑载歌载舞煞是好看(正规折子《僧尼会》,小尼姑下山一段很短的,根本无法当垫场用)。

    《拷打提牢》:它的本戏也不知看过没有,小时候看的戏好多都忘了,特别是这种苦戏记住的更少。传统戏的魅力还是很吸引人的。

    《辕门斩子》:很喜感的戏,也是婺剧的经典段子,不过TMD央视不厚道,居然搞的是”音配像“。

    《断桥》:也是经典,不过感觉演员之间配合不是很默契,而且很搞的是最后跑出来一群”花姑娘“。

    ------------------------------------------

    几场看下来,可能是剧种本身的特质,可能是从小看戏的习惯,可能真的现场与非现场的巨大差别。即使是如《辕门斩子》、《拷打提牢》这样的老戏,如果深究细品,从观赏角度论跟京昆越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婺剧的魅力不在剧场,不在电视,而在农村那种闹轰轰的集市中给平民百姓评头论足的谈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