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3

    历史抉择--《国史大纲 4.18.6郡姓与国姓》 - [读史小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42195420.html

    由两汉经学催生出魏晋南北朝的士族门第,历史似乎跟华夏文明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人类的历史进程就跟大自然的生态系统一样无时不在平衡其生生不息的运作,五胡乱华并没有从根本上打断文明的进程,更多的是对其发展中遇到的问题的一些矫正。南北朝时期胡人汉化对文明注入的生命力在隋唐迸发出来的能量至今为后人所称道。

    士族门第在南北朝的际遇有主观的因素,当然也有客观因素。
    孝文之意,一面因为忻慕汉化,重视汉士族之门第;一面则实欲援借汉族门第制度来保有鲜卑族的政治地位。

    若惟才是用,则鲜卑自不如汉人;论门品,则鲜卑以王室亲贵,尚可保其优势;所以较之南朝君臣的意态,恰相反对。
    就这样当时文化的传承者重新得以登上政治舞台并不断的发展壮大。

    然平情而论,南方门第对于当时传统文化之保存与绵延,亦有其贡献。一个大门第,决非全赖于外在的权势与财力,而能保泰持盈远于数百年之久;更非清虚与奢汰,所能使闺门雍睦,子弟循谨,维持此门户于不衰。,堪称中国史上第一、第二流人物者,亦复多有。而大江以南新境这开辟,文物之蔚起,士族南渡之功,尤不可没。

    要之,门第在当时,无论南北,不啻如乱流中岛屿散列,黑夜中灯炬闪耀。北方之同化胡族,南方之宏扩斯文,斯皆当时门第之功。固不当仅以变相之封建势力,虚无之庄老清谈,作为褊狭之抨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