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05

    唯物主义批判之唯利主义探源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425366.html

     

    唯物主义教育在中国是很深入人心的。

    现今社会的各种令人痛心疾首的丑恶现象,很多人总把它归于为上个世纪以来中国传统文化的解体与近二十年来M主义的信仰在中国的破产而形成的精神真空。上述的理由亦是亦非,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分崩离析是尽然,但M主义的破产则不尽然了,应该说M主义的深层影响不能说根深蒂固也是有点久而弥远的吧。

     

    咱从小学(有点)、初中、高中(这两个阶段是重头),一直到大学(这时又少点,当然影响也不太大),M主义的教育是无处不在,上了一节节的课,考了一次次的试,其对一个人的影响不是说没就没的。比如社会发展的五阶段论,虽然对后面的阶段有点那个,但对前面的阶段只要是上过几年学的,只要是不常逃课说起来都还是有点头头是道的了,即使是常逃课或上课心不在焉的说不起头头是道心里总归还是有点清楚的吧。

    而其中“唯物主义”教育,由于沾当代科学发展的光又则大大的发扬了一通,谈起哲学就好象只剩唯物主义了。我不知道学文科的怎么样,学理科的是把高中的那点东西又拿出来炒了一遍,碰上个手艺好点也就算了,要是碰上个添油加醋都不会的,炒了下白冷饭外加一杯白开水比饿肚子强不了多少。我大学里碰到的一位就是这样的,比高中的老师都还不如了点,高中时因为要考大学派上用场,所以老师们是细细的剖析了一通,我们当然也是好好地领会了一把(不过后来考的是32,结果也没用上,白浪费了一把感情,真是FT)。也真亏了哲学这门学科了。

    就是这样的哲学,现在在有些地方又脱下它高贵的外衣指导起生活来,成了无往而不胜的法宝。现在的很多怪现象都与这种法宝不开,这种法宝就叫唯利主义。可怕的哲学世俗化。

    以前曾用世俗化的唯心主义批判过唯心主义哲学,我今天也用世俗化的唯物主义批判一下唯物主义哲学

     

    我们现在处在二十一世纪,可现在的唯物主义哲学的很多基础东西都还只是19世纪的理论。科学已经从二十世纪以前的牛顿经典力学与麦克斯韦的经典电磁理论发展到了上个世纪的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哲学呢?翻来覆去只有M主义,D理论可算不上哲学。当然当代哲学的式微是一个事实,但翻来覆去就这点东西也太自大了吧。

    “唯物主义哲学”真的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吗?也许是吧。但今天无意对它的内容作评述,而且如果真的能得其内容的精髓也是可喜可贺的。可问题是没有得其内容的精髓,却得了其形式的糟粕。其形式有什么糟粕?下面慢慢道来。

     

    近代以来的所有理论,不论是自然科学理论还是社会学理论,或多或少都留有一个烙印,那就是牛顿经典力学。《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实在是大发光芒的伟大著作,深深地影响了同时代与后世的所有人(当然当时的一些思想也是影响了这两本著作,这是鸡蛋问题了)。牛顿的东西是很伟大的,但它不是绝对真理,它具有一些缺陷是勿容置疑的。具有牛顿理论身影的“唯物主义哲学”之中具有一些缺陷当然也是必然的了,这也用不着讳疾忌医。

     

    首先是“崇高性”,这点并不是是近代以来的创造,只是在牛顿那里披上了科学的外衣而已。在黑暗与蒙昧年代里,在人们的生活中有上帝之类的神,有各式各样的图腾崇拜,在近代以后则多用经过“严格”的科学理论建构的体系代替之。经典力学的基础就是三大运动定律再加万有引力定律;经典电磁学理论就是麦克斯韦方程组;欧氏几何就是五个公设。这些定律、方程组、公设就是崇高的体现,在体系内这些东西绝对是不容置疑。在这里科学革命只是用“科学的神”代替“宗教的神”而已,只是一种在局域思维上的进步,实际上在整体的思维上并没有比原来高明多少。什么真理、什么放海皆准、什么神圣、什么不容践踏等都是自那以降的理论的一个基本特征。

     

    随“崇高性”而来的自然就是“确定性”了。无论哪一个理论所涵盖的领域都是极其之广的,如何用那个崇高去穷尽领域里的一切,这时“确定性”成了必然,这就是无处不在的“拉普拉斯妖”。经典力学体系刚建立起来那会“机械论”是很盛行一时的,后来这个“机械论”虽然已经没什么地位了,但它的精髓还是留传了下来,留传下来的这个东西也就是“确定性”。这个“确定性”的影响实在是很深远,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虽然抛弃了牛顿的绝对时空观,但并没有抛弃确定性,他的时空也是几何确定的,只是他的几何不再是欧氏几何而已,相对论实际上是经典理论的极致状态。上个世纪相对论对物理学的影响没有如量子力学那样具有革命性也就是必然的了。

    带有公理化特征的理论体系有很多“因为”、“所以”是必然,但过多的因果关系则会流于普遍因果律。要知道,严格的因果关系只能是在强条件下才能成立的,而在弱条件下因果关系是不可能无时无刻地完全成立的。

     

    “崇高性”于内所带来的是“确定性”问题,对外则是“排它性”问题。排它性实际上是确定性的延伸,也是确定性所带来的结果,排它性是运动的确定性。在确定性的世界里,黑白是那样的分明,黑白之间的转化也很直接。一面是黑的,一面是白的,要把黑转为白,只有把另一面倒过来,也从来没想过如何把这面的黑变为白。因为用确定性眼光看世界,系统被认为是静态的,而静态系统的运动跃迁都是高强度的,所以这种确定性带来的排它性一般都表现得比较的剧烈。积极自由的根源是这种排它性,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根源是这种排它性,阶级斗争的根源还是这种排它性(阶级斗争实际上是一种披上了阶级这个具有理论色彩的名词外衣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变种)

     

    建立在近代自然科学基础上的唯物主义同样具有上述的特征是板上钉钉,即使是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由于“崇高性”的特征使“辩证”的色彩大为的削弱。而且我一点都看不出来辩证唯物主义有什么实质性的理论提高,什么划时代的之类的绝对是胡言。

     

    唯利主义正是上述的唯物主义的怪胎,没有得其内容的精髓,而得其形式的糟粕。

    首先是这个“唯”字学得很好,学到了“国与民争”这样的地步。虽然也常常提到要加点辩证法,但每时每刻这个“唯”总是阴魂不散。而且由于M主义的社会学理论作铺垫,使“利”合法化、正义化,与“唯”一结合,其破坏力就极其的巨大。

    就象自然科学领域一样的,一旦这个“唯”一确定,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无处不在的“方程”。现在所有丑恶的社会现象背后都或隐或现具有这种“方程之妖”的存在。

    最后一点同样就是“排它性”的运动学了。在逐利过程中忽略最值以外的一切值,连极值都直接抛弃掉。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中国有相当大的市场就是明证。

     

    而当宗教被“唯物主义”打压成封建迷信,当中国的传统文化被砸成稀吧烂扔进垃圾桶后,“崇高”、“确定”、“排它”的“唯利主义”就如脱缰的野马到处肆虐了。

    分享到:

    评论

  • 哦!!博主就是博客的主人的意思啊,俺是不懂啦!我以为是博学多才的主呢,呵呵!

    我又不弄这个东东,只是来给你捧捧场滴。。。
  • (BLOGBUS的編輯功能總是有問題,有這樣回了)



    to 小清:也沒什麼專業術語呀,我不是什麼專業人士,寫不出很專的東西的。只有一個二元論算專業點名詞吧。

    唯物與唯心的最大問題出在“唯”字上(我的華山論劍系列文章之三有所論述)。

    很多時候這個“物”與“心”沒學到,倒把“唯”學到了。

    唯物的世俗化一種就是這篇文章所講的唯利主義了。

    唯心的世俗化就是以前用來愚昧人的那些東西。



    因為現代科學的發展,唯心的世俗化是沒有什麼市場了。現代社會二者之間有點區別就是有點唯心的人心裡好歹還有一道防線。



    to 映雪:

    博主就是博客的主人的意思啦
  • 博主??哈哈!
  • 嗬嗬,我被博主专业的术语先目眩了一下下。想了又想,班门弄斧的事情还是没有把握做,只好请教博主,唯物和唯心,在这个社会,到底人的内心会怎么处理?
  • 二元論是與唯物與唯心都要打架的。

    它認為物質與意識是分立而平行的。但兩者之間又是如何關聯起來的呢?在這裡二元論大傷腦筋,經典二元論在這裡最後用了一個“上帝”來搪塞。結果就是滑向了唯心。



    現代二元論有認為二者是一體兩現的,也有在物質與意識之外尋找為雙方所接受的第三者的(以前的“上帝”這個概念不為唯物者所接受)。



    二元論在本體論上可能沒有如唯物與唯心那樣的受人歡迎,但它的思維方法無疑要比唯物或唯心這種“唯”論來得更為先進,但它的思維很難把握。



    有空我找篇講二元論文章貼貼
  • 好象看得蛮有感觉的,可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哟

    对了,lichdr大哥,简单帮我解释一下二元论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