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2

    问题的智慧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4519624.html

     

    上一次提到了问题的五个层次,最后幸幸悲悲了一下,没有进一步的深入下去,今天继续关于问题的话题

    前面问题的五个层次是定义得是很严谨的(数学上的东西总是很严谨的),虽然后面开始论述的时候已经开始发散出去了,但最终还是从理论上来讲这个层次的,最后希望我们要追求解决层次4与层次5的问题,显然还是就彼定义论问题,今天进一步扩而广之。

     

    由于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千变万化的世界,一个非确定的系统,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所碰到的问题常常是不会局限在某一个层次。其实我们要解决的一般不会是某个问题,而是以某个问题为代表、为发端的一个问题集,而这个问题集是由一些多层次的问题组成的。甚至就单单一个问题来讲都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问题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边界,它在层次上是多维的。

    由多维的问题组成的问题集从数学与自然科学上来讲是灾难性的。面对这样灾难性的局面,自然科学是如何做的呢?首先是正本清源,搞清楚哪些是应该做的,哪些不该解决的,在这一点上做得还是比较成功的,除了某些很基础性的学科跟一些形而上学的东西扯不清外,应该说大多数的自然科学学科还是比较循规蹈矩的。

    本再怎么正,源再怎么清,总还是会有很多问题存在在着的,关于如何实实在在地去解决这些灾难性问题,自然科学(主要是西方的)有一整套的方法,这套方法通俗点说就是分解分解再分解,简化简化再简化,把问题集分解成一个个的问题,把多维的问题简化为单维的问题,具体到某个层次上来解决一个个具体的问题。

    面对着一大堆具体的问题,自然科学发展了一大批的技巧,我们从小到大学的就是这一大批的技巧,考试考你的也是这一大批技巧的掌握情况。用技巧来解决问题本无可厚非,但唯技巧来解决问题就步入歧途了。因为此问题非彼问题,我们实际生活中要面对的问题,常常不会是纯粹的某技巧场景所适用的,虽然双方在问题陈述上可能是看不出什么区别的,但二者的语义会有很多的不同。在纯技术角度来讲,一个可能是层次2的问题,但在实际中,这个问题可能是由一个同时具层次2与层次3属性的一个复杂问题简化而来,而这个复杂问题呢可能又是某一问题集中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而已,而不是问题集的全部。

    当你用一个技巧解决了一个问题,不管是用高深的技巧也好,还是用浅显的技巧也罢,只是解决了理论上的一个问题而已,其实并没有真正上的解决实际中的那个问题,上述那种问题的解决方式,如果你是在学校考试中,那可能可得到高分,但现实中你依旧会焦头烂额。因为那个问题好象已经解决了,但它改头换面地以另一种方式在别的地方出现了(或引起了另一个问题,问题集中的另一个问题显现出来了),然后你又得用另一种的技巧来解决新的问题,如此的循而往返,直到令人感到满意,这个时候人已经很疲惫了。这种疲惫的状况难道没有在我们的个人生活、甚至是我们的国家生活中一再出现吗?

    出现上述那种疲惫状况的原因就是我们只注重用技巧来解决问题,而没有从智慧层面来对我们面临的问题作一个较深的斟酌。一般来说,技巧是局部的,而智慧是全局的;技巧是有形的,而智慧是无形的;技巧是容易言传的,而智慧是不易意会的。技巧这个东西相比智慧来讲比较容易传承,从解决问题的效果来讲也比较的立竿见影,拘泥于技巧层面很容易使人堕入一种急功近利的状态,很容易使一个人变得很虚,使一个社会变得很浮躁。一个人抛弃了智慧之后,不久就很自然的进入了上述那种疲惫状况了,而意识不到智慧的存在之后,当一个人、一个社会开始发现自己有点疲于奔命之时,也就只知一味的提高技巧,以求多快好省地解决进入人们视野的新问题,就此进入了恶性循环。

    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概就是只注重技巧不理会智慧的一种写照吧。当问题出现的时候,只是风风火火地去解决问题,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而沾沾自喜,如果用一个很高深的技巧解决了一个复杂的问题,那简直有如神仙下凡一样。而没有停下来想一想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思一思解决这个问题后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的状况,找一找在这个问题本身及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会有什么有意义的或是有趣的东西。

    人要思考,在问题出现的时候要开动你的脑子去想问题,这个“想”不单单是从你的字典中搜索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更重要的是从你的脑海中探索一种解决此种问题的智慧。

    分享到:

    评论

  • 魔界空明祝福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http://blog.mjk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