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4

    过去的一周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47594021.html

    自去年开始看戏以来,未有如过去一周之疯狂者。上昆现在总喜欢集中出戏,时常借着一些时节的由头,即使借不到嘛,也可以成捆成包的取个煽人的名字吸引一些不知昆为何物的人的眼球;即使是对于昆迷来说,那多场次优惠的票价也是很吸引人的,比之京剧、越剧来是不知好上了多少,更何况上昆老艺术家的现今舞台魅力非其他剧种的同代演员可比也。昆剧之魅力实乃看之愈多感之愈深。

    上昆一周的演出(5天),我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打个折扣了,当时订票的时候还在8月份,公司还未搬新址,也不知什么时候搬,我观戏计划只订了三场。后来搬到科技京城了,当时想想看戏方便了,不象以前下班后要做“敢死队”,顺便可能29日晚上也过去看了。29日那天也不知怎么就忘了,一切照自己日常的流程下班了,回家上网后才想起当天有场可看的。不过现在一周内看三场也算平了以前的记录。

    9月30日还是工作日,不过一点都没有享受到公司搬新址后的“看戏便利”,当天交通管制,2点半就下班了,工作关系临时决定要背一些东西回家,遂还是先回住处一趟。这天是折子戏,大轴《太白醉写》,蔡正仁的李白,刘异龙的高力士,李白的醉与李白的狂再加大腹便便的外表看起来就令人忍俊不禁。人气呀人气,蔡正仁一出来,后面的相机咔咔声就响个不停。

    10月1日《玉簪记》是三天来最好的戏。从现今2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来看,词曲上乘而又情节结构比较完整的非它莫属了(《牡丹亭》、《长生殿》2个小时显得太短),能现场看一回岳美缇的潘必正、张静娴的陈妙常对我来说也算大大的满足了。好的戏,好的演员,在现场是很能感染人的,这个感染不是靠什么灯光,不靠什么器乐,完全就是靠演员的身段表演与唱腔。看过这样的《玉簪记》,其他的《玉簪记》就不作它想了。

    10月3日中秋节,这天跑到宛平剧院看《十五贯》去了。戏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很好。看到袁国良隐隐约约觉得就是计镇华呢。就是剧院的空调温度也太低了,刚到的时候还不觉得,坐在那越看越冷,最后不得不把手臂拢起来。音响效果也太差了,高音区根本不行,现场的锣钹声听来都是破的,最可怜还是计镇华的高音,在那听起来高而无力。去年在那看过一回《玉蜻蜓》,当时坐得比较前面,没觉得有这么差的。看来以后要把此剧院放入黑名单。

    三天来比较诡异的一件事是同样的票价,座位是一天不如一天。第一天还在第6排,第二天跑到第10排去了,最后一天居然到了第14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