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1

    执着(一)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550010.html

     

    有放弃就必然就会有追求,前面放弃了那么多,但我不会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弃掉的,我想有两样东西会一直存在于我以后的生活中,那就是历史与哲学。

     

    我对历史的偏爱可以追溯到小学的年代。小学三年级时的班主任是那时我们学校学识最为渊博的一位,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很多的书,有很多历史人物的传记,很多言简意赅型的历史故事,一些演义,当然还有《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那时学习成绩比较好的一般跟老师的关系都比较的铁,所以我能常常出没老师的办公室,当然也常常能够借阅到他的书架上的书籍。我的最初的历史知识就来自这位老师的办公室的书架,最初对历史的喜爱也来自于这里,在我的历史学涯中对我最具影响力的著作《三国演义》最初的版本也是来自于这里。

     

    我看《三国演义》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我各个时期学习历史,对历史的看法与侧重点的缩影。不算那些心血来潮的看,对演义的通读至少有四次,每次看的感觉都不一样。

    小学三年级开始看《三国演义》是比较吓人的,实际也就是浏览啦,也是从那时开始养成一个看书不求甚解的习惯。看完了三国,当时留下印象的就是几个人物与一些大事件而已。

    其一为关羽这个人,实际上演义里根本就是很少提到关羽这个人的名,通篇就是关公或是直接用云长,第一次读三国的人对美髯公之形象都是青眯有加的。其二为诸葛亮的三把大火与三气周瑜,因为当时对三国的后半部了解甚少(主要是看到后面有点累了,撑不住,而且厉害点的人物后面死得差不多,看得提不起神),所以南征孟获与六出祁山没什么印象,对孔明先生的崇拜还是以后的事情。其三就是曹操杀了好多人,当时对孟德真的是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对他几次狼狈记得比较清,一次为初战吕布披火挂伤,一次为战马超割须弃袍。其四就是一些猛将的大场面,如马超、孙策的出场,典韦、许禇的大战,长阪坡等等。其五就是一些异事,如天上掉颗星,地上死个人啦,鬼魂索命啦这些。这就是第一次读三国的印象,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

     

    小学那一次真不能算是看,真的全本认真通读是在初中。这次看的是原本――《三国志通俗演义》,小学看的是毛本。后来对演义的了解极限就是初中那时的通读,这一次算是把整个三国的事与人给记住了。当时对很多细节都了解得是非常之清楚,一些冷僻的人的姓、名、字都没有逃过我的法眼,当时能把演义从头到尾的回目按顺序背出来,唯一没有好好读的就是里面的一些诏书、一些比较文言的书信以及穿插其中的诗、裴松之论。

    这一次看完的感觉是对诸葛武侯五体投地,敬佩得不得了,当时初中课本里还有一篇《出师表》读完后感叹丞相真乃完人也。还有就是发现关羽此人的功绩原来并不怎的,只有出生入死之劳,而无出生入死之功。五虎将里赵云自不待说,七十老几了还斩过几个人;张飞据水断桥、义释严颜、战张郃三功都意义非凡;老黄忠定军山一役是居功自伟;马超入刘的时间比较的短,但也有定成都之一功。而关羽呢,前面华雄、颜良、文丑这些倒霉蛋,还有过五关死的那些人,再加一个蔡阳,不能算是功吧,只是增加一点他本人的声望而已,后来独挡一面也曾是很风光的,淹七军、擒庞德、降于禁,但一个失荆州就可以把上述的全抵消了。三国的感性认识在初中时完成了。

     

    分享到:

    评论

  • 两位快乐。

    圣诞过了,就祝新年快乐了。

    (HH,不过紫冠道人不过圣诞节)。



    (现在BUS是慢得不得了,根本进不了管理页面,发了一篇文章发半天,还以为死掉了,只能在这儿回)
  • 圣诞快乐!幸福健康!!
  •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