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7

    执着(二) - [胡思乱想]

    Tag: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556679.html

     

    高中时的通读当然就要比初中时要上一个台阶了。这次把一些诏书呀、裴松之论都读了,还认认真真地读了那封孙策给袁术的信(张紘写的),但里面的诗还是没有全读(上面的诗有些也太烂了)。初中时看比较看重战争的计谋(里面诸葛亮的计谋占了很大的篇幅,所以那时对诸葛先生比较有好感也是必然的),这次看就比较关注于天下大势了。在前三国里孟德手下的荀彧、郭嘉、贾诩等人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对形势的判断很令人拍案叫绝,对孟德的好感也与日俱增。这次看开始关注于一个人,就是鲁肃,发现他才是三国里的战略大师,三国里隆中对的雏形就是鲁肃与孙权的同塌夜谈(这比三顾茅庐要真切得多,三顾太做作了),还有就是在赤壁之战前孙吴方在主战与主和的争论时子敬先生对孙权说的那番话堪称经典,特录如下(资治通鉴上的):

    肃曰:"向察众人之议,专欲误将军,不足与图大事。今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肃迎操,操当以肃还付乡党,品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乘犊车,从吏卒,交游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迎操,欲安所归乎?愿早定大计,莫用众人之议也!"

     

    还有就是开始有了穷兵黜武这个概念,发现诸葛亮这个人有点穷兵黜武的,特意去查了一下他六出祁山的时间,对他“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比较的怀疑。

    高中时对三国的理解已经进入了不同的境界,这为以后打下了一点点的基础,但那时还只是停留在演义上,对三国历史的解读是进大学看《三国志》以后的事了。

     

    第一次看《三国志》是在大学里,这也是我看的第一部史书,不过那时看得是有点虎头蛇尾,在心境方面以前是大不如现在,当时关注的东西也比现在多点(看《放弃》系列可以看出来吧),所以这个《三国志》看得是自己都不知道看到哪了。虽然书是看得不怎的,但三国的历史还是了解一些的了,终于不再拘泥于演义了。对孟德的好感是继高中以后持续的增长,把公瑾的形象是彻底地从演义上翻转了过来,对鲁子敬的敬佩之情是日日滋长,把孔明先生从神的位置上拉了下来,但对武侯当然还是很尊敬。不过还是对二句话的体会最为深刻了,“刘备天下枭雄”与“生子当如孙仲谋”终于让人觉得曹公没能一统天下一点也不冤。

    第一部史书是三国,第一部游戏也是三国。

    第一部史书是看得浑浑噩噩,但第一部大游戏倒是玩得很忘情投入的啦。光荣的《三国志》系列以前的老版本只看别人玩过,我开始玩的是八,最后玩的还是八(等它九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对游戏不感兴趣了,现在十都出来了)。工作这么多年来很少熬夜,唯有的几次之中就有打《三国志》打通宵的记录(还有就是看欧洲杯了),凌晨五、六点,看着一统天下后出来的的片尾,心情是极其的舒畅呀。那个游戏是我到目前这止玩得最多的两个游戏之一了(另一个是极品飞车),玩过各种的结局,用过各种类型的人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