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0

    虎年观戏记(上)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66572553.html

    按往年的习惯都是放在年尾写观戏记的,一般上半年的戏那时就忘了很多,只会记得一些精彩的片断,虽也算是一种对演出精彩程度的检验,但写的记总是不太像话。

    今年不同往年,因世博的缘故在上半年就有很多精彩的演出,以前在上半年出手谨慎的状况有所改观(估计今年是要超预算,不过前二年每次都没把预算用足,今年超一超也情有可原)。今天数了数上半年已看了十一场了,这样有必要把上半年的先结一次。

    2/28 3/1 昆剧《长生殿》三、四本 蔡正仁
    蔡正仁,昆虫们都是谓之为“蔡明皇”的,毫不夸张的说看上昆《长生殿》就为看蔡正仁的唐明皇。
    三本是从窥浴开始的,一直到闻铃。整晚上大段大段的唱,而且有剧烈的情感变化冲突,看戏的都心力交瘁,演戏的不容易可想而知。蔡正仁的嗓子真不是盖的,听老人家唱一折就把戏票的钱给赚回来了。闻铃是三本的最后,一晚上唱下来到那无论如何还是累的;四本迎哭则是开头,蔡伯伯是状态正佳,听得是相当的过瘾。四本还有弹词,可惜演出时间考虑曲子是砍了又砍,七零八落地只唱了一半,相当的不爽。

    3/4 昆剧《血手记》 吴双、余彬
    虽算新编之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编,不过口碑还是不坏的。以前一直没看,这次顺便看看。第一、二场感觉平平,不过之后看起来像个戏的感觉,有一段段的唱的,成套的曲子,在新编里这个是很不容易的,虽然词是比较水的,但考虑到时代背景与原作背景就情有可原了;表演也像场戏,不是简单的话剧加唱,《闺疯》一折除了舞台布景之外基本看不太出这是新编戏了。
    最后不得不说西人写的戏剧本子总是要告诉你一些“大道理”,大到神明出场直明了;不象咱古人写戏告诉你道理也是用不起眼的方式来告诉的,而且一般是小道理,潜移默化式的。现在一些喝过洋墨水的人写的戏动不动什么人文关怀,在这搜个东西动不动就连接被重置的地方人文关怀个头啊!

    3/7 昆剧《牡丹亭》下本
    这是上昆串折版,前年临川四梦演出时看过,这次只为看吴双的花判、岳美缇的叫画而去。花判现场效果还是极佳,这是全场唯一能把观众镇住的一折,我身边坐着的一些应该是不怎么看昆剧演出的观众直接安静了。
    岳美缇讲学去了,叫画黎安顶上,效果就要差了,现场就有人离开的。当晚的惊喜反而是翁佳慧的拾画,女小生越来越有乃师的风范。

    以上四场是为上海大剧院京昆群英会系列演出之列,系列演出昆剧看了一半,京剧一场未看。

    3/13 京剧《荒山泪》 张火丁
    张火丁来沪总是火爆的,我去年最贵的票就在她身上,今年估计也是。
    唱得是那么好听,水袖是那么好看,人是那么的美,火丁的现场一直是极HIGH的。全晚最高潮还是谢幕,返场加唱三段后,灯迷们才不依依不舍而去。返场三次这是俺看戏以来从未经历过的。

    5/9 京剧《红鬃烈马》 史依弘、李军、熊明霞、金喜全等
    平贵别窑、武家坡、银空山、大登殿四折。现场碰上二年未见的越友,加之上座率不佳,遂一起窜到了前十排,创下了我在天蟾看戏离舞台最近的纪录。人少,估计大半是看史依弘来的,人称“票房毒药”的李军没有搅局,现场很平淡。武家坡的王宝钏是不是太漂亮了。

    5/29 张洵澎传承专场
    很雷,看传承专场看得这么雷是始料未及的。那晚的《题曲》彻底把我震惊了,昆剧的五旦居然可以这样的。嘉宾还说经此一演把冷戏演热,疯掉。

    6/12 “麒”光“艺”彩--南北京剧名家世博专场
    世博会没其他好处,就是能看到好的演出这点好。端午调休的关系,当天尽管是周六还是上班的,而且居然还有事情一直耗到近七点,不吃晚饭直接冲过去了。因为以前看戏一直很认真的,漏掉一场半折的都觉得少点什么似的,拿到票后出去到便利店胡乱充饥了事,没吃饱的结果是当晚看到后来就饿了,走神。经验不足啊经验不足,应该放弃第一折笃定吃饱后再进剧场的。
    《杜十娘》:金、熊夫妻档。荀派只对《红娘》、《花田错》之类的有点兴趣,杜十娘总觉得怪怪的,看不来。
    《草船借箭》:陈少云、朱强。麒派就是要现场看,光听比余派杨派差多了,不现场看的话很难看到料。别人是唱戏,麒派是演戏。
    《昭君出塞》:史依弘。漂亮啊,美啊。这戏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美,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迷人。这以后可以成为史依弘的必追剧目。
    《华容道》:陈少云、杨赤。陈少云“一赶二”,这麒派的老爷戏我还是看不太来,亮相就那个套路,亮定后还动伐动伐的,不习惯,不过人家说演得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