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0

    虎年观戏记(中)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66573349.html

    太长了,分出一个(中)来继续写

    6/14 15 16 古戏薪传--首届中国四大古老剧种同台展演
    先HC一下,注意这是首届,就是说还会有第二届、第三届。啊呀呀,以后把中国有点年头的地方戏(没什么年头的就算了)都拿来展演一下那是多么令人神往呀。说不定还能看到婺剧啊。
    这三天演出水准都是非常高,演出时间也非常足,前二天足三个小时,第三天居然达三个半小时多,创下我看戏以来最晚回家纪录。今年创下不少纪录了。
    下面不按演出顺序,而按剧种来记。

        1.昆剧
    上昆是东道主,每天演出都用上昆青年演员打炮,以熊猫压轴或大轴。打炮的青年的演员是首版五子登科少一人,可见上昆也是最强阵容出动了。
    打炮戏:黎安、沈昳丽的《偷诗》,波澜不惊,第一天的第一个戏,而且是熟戏,我还走神。
        吴双的《刀会》,又见关老爷,这戏观江景时的二段唱还是很好听的,但我一直对戏的内容有“心理障碍”(鲁肃作为三国里的头号战略大师,被孔明妖道耍也就算了,还被关二完胜实在看不下,平时自己看一般到船靠岸就不看了)。
        谷好好的《出塞》,武功是秀得很好,不过前几天刚看过史依弘大青衣版的《出塞》后,再看这个就索然无味了。
    压(大)轴戏:刘异龙、梁谷音的《借茶》,老搭挡们的功力都是非凡的,想来还是我第一次现场看梁阿姨的六旦戏呢,舞台上角色与演员的这个年龄差根本感觉不出来呀,舞台上的人都是活的。
        计镇华、张铭荣的《扫松》,老计又在卖嗓子了,还不得不说天蟾的音响效果不赖,几次碰到老计卖嗓子都完好,不象有次在宛平剧院爆了。
        蔡正仁、张静娴的《乔醋》,蔡的官生真的是非常好,而且演这种夫妻对手戏是非常的可爱。那天张静娴的话筒出了问题,后来二人居然是没有胸麦在舞台上唱的呢,蔡的嗓子啊真牛,我当时是完全没感觉到他居然是摘了话筒唱的。

        2.梨园戏
    这戏很古老,八百年的历史呢,还真不是吹的,那音乐非常的古朴,表演也非常的细腻,没有水袖很多动作全靠一双手,舞台非常简洁。乐队主脑压脚鼓很好玩,靠鼓师的一只脚在鼓面上移动来敲打出不同的节奏,刚开始严重影响我的看戏。唯一不好就是完全听不懂泉州话,瞄一眼字幕常不管事,时不时要瞄上一眼字幕看得很累。
        《大闷》:这是第一晚的大轴,曾静萍第一个晚上就把我给镇住了,那走路的姿势呀,那手呀,唱起来那么好听,看起来那么好看。别说其他剧种了,就是昆剧在其面前都觉得闹。
        《裁衣》:不象第一场就一个人在那唱啊做,这场有内容,有情节,还有对手,虽然演员要弱了点,但戏的内容比较丰富,同样好看得很。
        《公主别》:这场一反前二场的小家碧玉,有国恨家仇了,感情戏充分又激烈,大出意外,梨园戏也能表现这种东西。

        3.川剧
    川剧变脸很有名,不过这次没带来,这是对的。我才不要看变脸呢,这伎俩我小时就现场见过了,而且还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前二年在成都出差时还在餐馆里见过一次。
        《逼侄赴科》:虽然高腔不好听,我不喜欢听,但戏还是很好看。比越剧的好看多了,牛逼的戏就是能在唱腔弱势(在我的主观上弱势)的情况下还能胜出。
        《醉隶》:这是昆腔戏,昆剧的《醉皂》还没看到完全版的,只零零碎碎的听过一点。现场看这个戏效果非常好,把一个喝醉酒的衙役表现得是活灵活现。
        《思凡》:我现场见过的最好的《思凡》,大赞。唱高腔,沈铁梅据说还是嗓子不好,但当晚听来根本不觉得,简直好上天了。把小尼姑演神了,敲木鱼与看佛像那一段真是绝妙。

        4.上党梆子
    梆子腔一直听不习惯,这次看戏本来对这个剧种就是抱试试看的心情的,不过前二晚看下来还是非常好的,可惜了第三晚。
        《杀妻》:吴汉杀妻这戏本身就是很揪人的,不过此次的主角是公主,有大段大段的唱,陈素琴嗓子那个好呀。最后是公主自己拔剑自刎。
        《杀庙》:这是三天中最好的梆子戏,韩琪的杀与不杀的挣扎,秦香莲的哀求与拜谢,全剧起伏不断。传统老戏就是不用那种不靠谱的舞美呀,抒情式的对白呀,不知所云的音乐呀这些东西来表达情感的,完全用唱腔与做功直摧人心的。
        《惊疯》:真搞不懂为啥不把“三杀”全带来,即便全“杀”了不吉利,带个其他传统戏也好呀,结果带来一个新编戏。我完全看不进,手机上推去了。这是我看戏中第一次主动走神。

    这一轮看下来几点感触,一是老剧种能够这么多年来流传下来,绝对是有其独到之处的;二是虽然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各地方剧种的音乐可能大家不太习惯,但中国戏曲的内核其实是相同的,把音乐部分剥离后各剧种相异点要少得多;最后,老戏比新戏高的地方真的不止一点点,任何编新戏的人都要慎重(但那些编新戏的人似乎从不虑及这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