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04

    断瓦残垣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71662411.html

    上周回了老家一趟看望父母,最后再看一眼被烧掉的祖屋。家人暂无忧,情境如隔世。

    在非动荡的年代,碰上这种非兴邦级的灾难,人多还是有优势的。亲友家里虽然没有特别殷实的,村里也不算特别有钱,但人多力量大,连二十代之前同宗共祖的村庄都送来了慰问品。基本生活无忧,甚至众人烦恼如何处理无法适时食用的一袋袋的米、一桶桶的油。至于祖屋遗址上如何重建则短时状况不明。

    当天下午回到了原来祖屋遗址上看了看被烧掉的房子。入眼是那样的陌生,第一次觉得原来以前的房子是那么的小,二十几户人家居然只在那么点大的地方上过了一代又一代。环院子内一圈已经不立一物,从边上还立着的墙的门洞上看又觉得以前的门怎么会那么小,那些路怎么也是那么的窄。从一片瓦砾中识别一家一户的界限还真得有非常好的空间想象力。

    自工作以后还没有在夏天回老家过,这次回去除了体验了一下那种夏季的山风之外,发现山上较之以前是更加郁郁葱葱。这些年到山上的种地少了,甚至进行各种山上作业的人也少了。下一代有多少人会那些活我深表怀疑。至少我就已经很多很多不会做。人类活动减少的结果就是满山的绿色更甚,现在山里的野猪据说都已经开始在村子附近的田地里出没了。

    之前回家回得少,即使回去也是春节,好些天还不在家。即使在家也没有在村里到处走动,好多人,好多以前的邻居,那些迁居的、那些前些年在城里生活现在回村养老的,都好几年没见了,有些甚至一二十年没见了。这一次很多都碰到了,可惜碰到都不记得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或她)是某某的父母;可悲有几位我根本就想不起来,人家认得我,我不认得人家。

    现在家乡的山是比以前绿了,但水则没有以前活。不知是什么人想的歪点子,把经过村子的溪流阻隔成一段段的,开始似乎是用于渔业什么的,不过这次回家居然搞起了漂流勾当。七、八月份溪流水量本来就少,这么一阻隔完全成了一段段的死水,煞是难看,靠人工提升的水位来漂流简直是脑残才会做的事。从我们村子的这些小环境来看,水库对生态环境绝对是一种巨大的破坏。

    最后再诅咒一次万恶的世博会,从杭州转车,即使是春节期间我买到过的最晚的回上海的动车也只是七点半的,这次居然是九点四十七那班,到上海南站排队等出租还等了四十分钟。世博会就是用来给人创记录的。

    分享到:

    评论

  • 参观世博的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