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5

    回乡几则 - [生活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76640075.html

    火灾之后已过去二个月有余,重建工作似乎碰到了难题。当时火是从中间某户人家开始的,后来烧着烧着把附近区域基本都烧没了,单单剩下溪边与路口的几户人家没有烧掉。以前的老住宅道路是很窄的,无论是清理废墟还是以后建房子,现在完好的几间房子都是不利于工作开展的,为此必须要把那几间房屋也推倒。推倒人家的房子当然不能白推,问题就出在这个价钱上。

    就算不推了,自己在原有地基上建房子现在也不行,因为现在与以前的结构完全不一样,村里想重新排地基,原址上各家建各家的会一团糟。就算不在这儿建,划块新地皮给里面这些人家自己建也不现实,现在没有大片宅基地可用。所以现在局面就这样僵着,老祖宗有办法在这块土地上依地势建了成片房屋,我们后代子孙应该也会有智慧解决这样的难题的。

    一把火烧出了各种各样的事,各人各村都无幸免。在村口看到一张告示,上面列了对这次火灾的救助筹款事项,列出各个村的捐助数额,应该是以村的名义捐助的数额,个人的不在此列。数目最多的居然是一个跟我们隔山的村子,村子规模中等(没有我们村大),也不会比其他村富有很多,其数额是镇上那些大村的二倍之多,很够“朋友”。

    在中国除了少数几个大城市,人们除了物质生活条件跟几百年前不同之外,以我估计其他的方面似乎跟以前无甚不同。中国传统的恶吏也跟几百年前没有什么两样。某日坐车回村,从开车的小伙了解到,因为厂子常停电,他把原来的工作辞了。而常停电是因为我们现在所谓的“节能减排”,而节这个能的停电是没有定规的,说停就停,甚至机器还在运转都会把你的电给停了,直接就剪电缆;说有就有,这时厂里的中层管理人员就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把那些工人给召回来。干这样的活,没有一个人会是快乐的。

    这真是当一个人坏事做绝、谎话说尽,当偶尔说句真话的时候也没什么人信,偶尔做件好事的的时候也会成为坏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