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18

    观戏杂忆(一)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84607111.html

    早就想写这个系列了,从我小时看戏的点点滴滴写起,一直写到现在。只是一直心存完美,想某年回乡在那种环境里再看它几天几夜后,把自己思绪深处的东西激荡一 点出来,写起来也好顺手一点。不过现在看来那个夙愿短期内无法实现,眼看着记忆力开始大不如前,再不记点下来,恐怕过几年就真的没得写了。结束那个《国史 大纲》系列后,遂开始这个系列。

    由于年代久远,小时很多东西也不懂,看戏的时候也是看得马马虎虎。接下的东西肯定会很水,很杂乱无章,所以取名杂忆。也不知道能写多少,估计五、六篇就完事了。


    就这样作为第一篇也不太象话,先交待一下俺从小看的是婺剧,所以接下来写的全是看婺剧的杂忆,婺剧以外的戏曲全是近二三年才开始看的(现场)。现在还不到忆的程度,但每年大概会写个年终总结--某年观戏记之类的(今年看得太多,上半年已经写过一部分了)。

    婺剧是啥,有兴趣的自己去搜,网上有很学术的文章。现实呢跟大家说一下,其实什么高腔戏我之前从来没看到过,我们那边是没戏班演的,当今婺剧舞台上流传也甚 少了。什么昆腔戏(草昆啦),也早没演了,无非在一些戏里能听到一些曲牌,网上也能听到一些曲牌音乐,不过都是婺化过了,昆虫就不要去计较了。什么滩簧 戏、时调戏都是小戏居多,也是流行折子最多的,婺剧就是靠几个滩簧折子出名的,其实呢在我眼里以前是不把它当婺剧看的(第一次听《牡丹对课》的磁带时我是 深表怀疑那是婺剧的,而懵懂期看类似的戏时也根本不会去注意唱腔,都被它的舞台表演勾走了)。当今婺剧舞台两大声腔是徽戏与乱弹。


    为什么一个人学东西要从小开始,还有重视胎教什么的。我很久以前就发现,小时候的潜意识真的是很强大。没事喜欢哼哼戏曲曲调的时候,比如京剧的、越剧的,刚 开始有意识的时候还能保持那个调子,当开始进入无意识的哼的时候非常容易串到婺剧上面去,而且进去以后就出不来。接下来试图要把那些潜意识用文字固定一 下,让其有迹可寻,任务艰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