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21

    观戏杂忆(二)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84926336.html

    戏曲现在是很小众的艺术了,网上跟圈外人说起都以为这是老头老太才关注的东西。文化政策的关系,大环境的影响很多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好好的沉下心来去欣赏其中的美妙之处过。我现在孜孜不倦地迷恋于各种戏曲有很大一部分是小时候的小环境影响所致。


    首先我们村戏曲氛围在我们那一带还是比较重的(当然跟浦江的一些地方还是不能比的了)。我们村以前鼎盛时期还办过戏班,虽然戏班后来散了,但在上个世纪八十 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电视还没有大规模侵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的时候,上一辈的人很多还健在,春节时候还能凑齐一帮人来那么几段的。戏班的行头在我读小学的时候 都还在呢,时不时会拿出来晒晒太阳以防霉,后来某年(我忘了是哪一年)以戏金的形式廉价给了一个请来演戏的戏班。为啥说廉价呢,因为请来的那个戏班水平实 在是不太好,连我这样的小孩都看出来了,更别说那些大人了。


    我们村有那个氛围,估计也跟每年请戏班演戏的传统有关,每年农历十月廿十前后在某位大太公的忌日都会演戏,一演就是三天四夜。这个传统也不知始于何时,至少 有一百年以上了,因为今年被大火烧掉的老戏台原址就已经是百年了,那位太公距今有多少年了没有仔细推算过,族谱上记载的都是某字辈某字辈的,具体年份有待 查证。因为年年都要演,人们年年都要看,所以我们村演戏看戏的场所是很考究的--室内,这在大冬天的绝对是很大的福利。相比镇上那些个简陋的戏台就寒碜多 了,而且还是大操场,泥地,在冬天下点雨在那看戏真受罪(写到戏台,下篇专门开一篇写一写,也顺便带点其他事)。


    我就在那样的氛围下长大,但从我们村出来的最终也并不一定都喜欢上戏曲,说完小环境还得说说微环境,因为父亲喜欢看戏。因为家庭关系,父亲没有机会接受什么 更好的教育,那个年代也没有什么途径增加见识,看戏无疑是一个人了解社会、了解历史并丰富生活内容的很好手段(现在信息社会,我看戏的目的只剩丰富生活内 容一项)。当然小环境的影响也是无处不在的,我们的堂伯是拉琴的,以前夏夜里常常能听到他拉一些曲牌之类的,作为乐器盲其实我是有机会改善的,只是错过 了;同院还有位见多识广的大伯(大爷),我也搞不清楚辈份,当过兵,去过很多地方,常常能讲一些村里的、戏里的、以及婺剧本身的典故,作为从小就对历史八 卦之类的东西比较感兴趣的人于此当然也是受益匪浅。


    最后说一下,在婺剧界,我们村还出过“名人”的,虽不是一说就知的那种,但网上也能查到他们的名字。一位是演旦角,因为年代稍远点,而且可能离村时间比较早 吧,之前没听说过, 后来从网上看简史之类的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成就也比后面一个要大;一位是演正生、老生,这个村里人都知道的,而且外地还有不少人知 道,读初中时还听到老师提起过这么一号人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