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22

    几个月来的梦集 - [梦境奇缘]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85041447.html

    好久没有写做的梦,并不是不做了,只是因为做得比较小打小闹就不记这儿了,以后除非有完整故事情节的梦,三言二语说不清的这里及时写一下,否则都记到Twitter上去。

    今天把前几个月记述的集合一下:

    9/9:昨晚梦见好象行军去攻打什么地方,变天降温下大雪。然后众人钻到路边的岩壁里逃走,长官禁止不住。岩壁里很暖和,不过扭着身子可以往下落,就这样扭着身子下 到了山谷底。谷底居然是夏天的样子,一点都不冷。走着走着居然还碰到一所小学。然后依然记得这些地方是梦里来过的。 还记得再往前走是什么工业区了,再走可能就是GOV能管到的地方了,当然这些地方范围很大,前面已经超出山谷范围了。为了不被抓回去,在琢磨在这个小学谋个职位的时候醒来了。

    9/10: 今早梦里,刚开始众人在调戏一孙子党。后来变成了一干人等坐在我老家门前拉家常,然后有人居然拉起了胡琴,我就唱起来了,“杨延昭在城楼。。。”,唱的还不是西皮二六,在“昭”字后面有拖腔。没唱完就醒过来了。

    9/12: 昨晚梦里坐到一电梯,全黑的,里面没灯,连楼层指示都没有。电梯里只我一个人,然后会听到嘎嘎嘎响,电梯晃来晃去,好象随时要掉下去的样子。凭着感觉到了对应楼层门开了,我居然很淡定地就出来了。

    9/17: 首先一个是看戏的。坐得很前面,四五排的样子,周围都是熟人居然,旁边空了二个座位我想象中的熟人没有出现。似乎是演西厢记,背景居然是象放电影一样用灯光在墙后面打出来的。女主角念京白引起台下哄堂大笑。后来发生了一些跟戏没关系的事。 第二个梦。最开始走过一段很窄的路,车子开过一阵黑烟,能见度只有十米。后来经过一些个军营或者是大食堂之类的地方,好象看到人在训练,厨师在洗菜。再后来 走到到我家必经的一条山岭,看到一帮小学生排成了一排在那宣誓之类的。然后上那个岭的时候觉得非常累,脚都抬不起来。 第三个梦似乎是接第一个梦的。还在看戏的那个场所,现在换到边上去了。因为之前演戏出了状况,打背景的灯光坏了,大家等着。我这次似乎坐到边上去了,居然还有窗。还是熟人,二个,上次没出现的。无聊唱了段越剧《桑园访妻》。 第四个紧第三个,唱完那一段后,场景到了我前些年曾学习的地方,见到了几位老师。然后走了几次圆场,我居然还很娴熟,而且更有舞台范儿了,她们表示很惊讶。然后聊天了。 第五个场景不变,不过内容大相径庭。居然给一帮小白讲课,讲网页设计。从HTML基础语法讲起。

    9/26: 昨晚的梦好多忘了,只记得一个比较清楚的情节。在一条浑浊的河里,水大概不到膝盖,不知拿什么东西要把河床的那些坑洼坑洼给弄平。

    10/13: 昨晚梦见去劫狱。门是用手机遥控炸弹炸开的,进去后发现里面走廊里炸得是一片狼籍。 一个个房间搜过去,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不象是囚犯,也不象是狱警。一阵扫射过去。后来发现有些人居然是打不死的,子弹进去身体就出来了,伤口还自动愈 合。打了一阵发现我们要救的人不在这个楼层。

    10/30: 昨晚梦见:会转弯的子弹;英语老师说the CEO Writer是“讲台”的意思;李军唱昆剧。一个比一个神奇。

    11/21: 梦见到一个地方旅游,那地方似乎去过,很熟悉的样子,象桃坪羌寨。很多场景都忘了,只记得路上有很大一块积水,踏着路边的石头一步步的跳跃前进,身手还是不错的。

    11/22:做了好多,一: 跟几个人从大楼出来,要到那那那,跟我同路。斜着出去是十字路口,直走正门拐个弯也到那个路口,那帮人居然就从大门那边走。然后我过了二个绿灯后,身后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二: 手机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卓贤娅(以前也有一个梦,名字很清晰,但从没听说过这个人)。另有一条短信,好象是一位川大MM发的(?),说什么钱都交了,下面是明年的旅游项目,让我选,钱交了11700元(这个倒记得很清楚)。三: 到一个地方,走过一高台,台中堆满各种杂物,只能沿着边走,想下到地面走,但看看地面上满是积水,象是刚下过雨。高台隔一段就有一铁立杆,是雨棚的立杆,人只能抓着它绕过去。雨棚漏了,时不时滴下水来,在一些立杆附近沿着杆往下流。四: 我好象在等什么东西,然后一位孕妇走到我桌前挑逗我,把她的肚皮都露出来了,还看到内裤的颜色。这个梦在前面几个梦中间,忘了是在哪跳出来的。搞得今早坐地铁时觉得站在我面前的MM肚子鼓鼓的呢?五: 居然开始排明年的看戏表了,居然一排就可以排到九十月,排到九十月的时候意识到不能看太多,要破产的。要回头看看前面有多少场。只记得有一场《鲁肃奔丧》?,还是传统戏,啥剧种有这个戏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