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1

    观戏杂忆(五)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88241251.html

    我看戏不重情节估计是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很小的时候呢因为不识字,舞台上的东西只能看个大概;稍微大点能识字了,但小孩这个单核处理机嘛顾不过来,觉得看字幕也老累的,加之当时的字幕也不好认,就没怎么仔细看;再大点了到初中,能一边看字幕一边看戏的时候嘛,学业已经比较重了,基本没什么戏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的看过。而且因为获取知识的途径也比父辈丰富了,就没有那种从戏文中找故事的欲望,所以看戏只是看戏而已,到现在回忆起来都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戏可以说的,记得的都是一些模糊的片段。

    我能记得的看的第一个戏,是《秦香莲》,是在我五岁(虚岁)的时候。这也是我所记得的最早的事。那时我第一次看到了人家排练,其实没什么复杂动作,就走圆场。第一天天气很好,剧团来得也早,似乎下午二、三点就到了。戏台布置得也很快,好象早就布置好了,不记得了。那时觉得看到素颜的人很好奇,所以就跑过去看了,然后就看到那些演员在台上一圈一圈的走,既没化妆也没穿戏服,那时觉得一点都不好看,看得很无聊,然后就走了。这也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剧团排练。

    然后听到大人们在议论当晚要演的戏,陈世美这个人(这似乎是我第一个知道的戏曲里的人名),后面要被杀头什么的,用什么铡刀。还有什么那个漂亮的小生是演陈世美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是那个。就想为啥这么漂亮的人要杀头,而且是用铡刀杀的,就想看用铡刀杀头是怎么杀的,很汗的为啥小时候就已经那么喜欢看血腥的东西了。其实杀头当晚没看到,后来睡着了,小孩子撑不到那么晚,然后第二天起来发现那个人还是好好的就觉得很神奇--居然还有杀不死的人。

    这个想看帅哥被杀头是我记得的十岁之前唯一一次在正面看的戏。前面曾提到老戏台就在我们家旁边,这个旁边真的是非常之近,戏台的后台隔墙就是我们家的猪圈跟茅房,大礼堂戏台这一角隔着小巷就是我们家,近得即便是下大暴雨也可以一步窜过去。当演戏的时节,在戏台还没布置好的时候,那些行头都会在我们家存放着。

    以前看戏的人多,地方也小,初冬时节天气也冷,大礼堂的人总是密密麻麻的,很容易起闹哄。看戏的时候常常能在喇叭里听到村长啊之类的人在喊大家不要起闹哄,或是放在哪的谁家的木炭红了,小心火烛之类的。我很小的时候估计还是大人抱着去看的,在哪里看的我了不知道,我想看杀头那次已经是自己站在长凳上看了。后来再大点大人也顾不过来了,但母亲又担心那嘈杂的环境出什么意外,就没让跑到大礼堂里看,连凳子的位子也没去占。让我跑到家里二楼,从戏台侧面看。

    我们家二楼刚好有个窗户对着戏台,戏台呢这个位置也刚好有个大窗户开着,二个窗户刚好对着,而且都是没窗格的,一点都不影响视线。唯一不好就是视角比较独特,看不准很多戏里的东西,但好处就是安静,没什么人打扰,饿了还可以随时拿东西吃。这样得天独厚的地利有时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独享,间或会有一些其他小伙伴,或者一些大人抱着比我还小的小孩来凑热闹。但在那时间最多的无疑就是我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