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1

    观戏杂忆(七)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91518426.html

    现在看书虽然囫囵吞枣但好歹好是知道自己看过什么书的;以前看戏看得囫囵吞枣到现在都不记得看过那些戏了。有些现在重看一遍都不敢说自己以前看过,不过有些如果看一下还是能记起自己小时候是看过的。

    比如记得一种场景,女子遭不幸流落街头,碰上好心的老妇人,然后旦坐在横过来的椅子上(一般用横在地上的椅子来表示很简陋的坐处)唱呀唱的诉说遭遇,旁边老旦一边听一边作愤慨状,这种场景看到过不止一次,即便让我再看一次那个戏我也不能确定以前看过那个戏。

    比如一帮坏人追母子俩(母女俩?或三个,被追的对象不太确定),在下场门那地方站着位脸为古铜色的净,带黑髯,是位鬼神。让过母子俩,当坏人追过来的时候把手里的刀一横,一帮坏人就被什么墙挡住一样过不去了,抱头回窜。这个戏现在估计不会这么演了,碰到鬼神什么按现在的演法无论如何也要搞点烟雾出来的。

    有一个戏,一个女的丈夫被人害死埋在后花园,然后被人霸占,家里其他人包括她的小孩我忘了是怎么逃出去的。几年以后,小孩与老奴讨饭碰上了正在祭奠亡夫的这个女的,然后她借施舍的机会,把血状藏在米篓的底部送出来,最后沉冤得雪。

    还有一个戏,情节完全忘了。家里人接二连三被奸臣陷害,然后不知什么人送出一封家书给边疆的另一位,他看到信后星夜回都,也被绑了(擅离职守之类的),最后似乎是包公之类的人出来救这一家子的。

    为什么说这个,那是因为我第一次有意识的觉得戏曲很好看好听。从看到家书“啊呀”开始,丢信,吩咐回都,上马整个流程很顺畅,似乎是一气呵成;从“啊呀”开始,音乐就开始转急了,包括后面星夜赶路,全是紧敲慢唱那种,场面的鼓板催得非常急,在人的唱与胡琴声转低的间隙中那笃笃笃的声音透出来觉得特别好听;星夜赶路的过程其实就是换了几次边,唱二句,在很有节奏的锣钹声舞着马鞭换一次边(龙套也随着转一圈),然后又唱二句然后又换边。现在看到这种场景已经不觉得什么了,当时就觉得这个表现形式真好,唱得真好听,场面真给劲。

    上面说这那么多无名字的戏,下面说几个知道名字的,虽然当年戏牌上名字可能不完全是这个名字。

    《两狼山》是看过的, 这么肯定是因为记得那个箭射杨七郎的场景,刚开始无论怎么射也不济事,后来就看到二个人在杨七郎身上脸上刮呀刮的,然后很悲惨地被射死了,后面还有托梦的情节,看这戏时已经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了,再也不会犯前面五岁时那种人被杀头了怎么还活着的迷茫了。

    《马超追曹》,记住这个是因为当时刚好看了《三国演义》,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马超的扮相比较奇怪,是带孝的,不扎靠,不带盔,束发,还背着一块灵牌。还有曹操割须弃袍,许禇救主。记住故事还是很重要。

    《前后金冠》,这是我们村行头卖掉那年演的戏,演的是后半部,从观画开始的,似乎戏牌上写的是《薛刚反唐》,而且不象是流传版本,那个本子我们村的人很熟,人们说就是用我们村的本子的(我们卖行头的时候连带着把本子也送人家的),是人家自己照着演的还是我们要求的不太清楚。

    《珍珠塔》,只记得下午看完戏后看人家挂出来的戏牌上写的晚上要演这个,然后人们议论那个很坏的姑母,不过现在不记得这个戏的任何一个画面,记得的都是后来看的越剧的,是当时晚上太冷了没看还是看过全忘光了?

    上面是村里看的,下面全是初中时镇上看的,更加不济了,根本没有看过完整的,都是只瞅了几眼。《蔡文德下山》,记得那个刑场上唱呀唱的。《穆柯寨》,全戏不是这个名,看到的那场穆瓜在跟绑着的杨宗保说事。《三请樊梨花》,只见到二道幕拉上,程咬金在哪自言自语。《白蛇传》好象是看了盗草。

    我看过的最重量级的大戏《火烧子都》下次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