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30

    观戏杂忆(八) - [胡思乱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chdr-logs/94862770.html

    本来这篇要说说《火烧子都》的事,不过上篇写完后隔三差五的蹦出来以前看过的戏的片段,发现漏了不少剧目,那这篇就先补漏掉的。

    有一个不记得名字的包公戏,包公佯死,然后皇亲贵戚的什么人来奠祭就这样把人抓起来了。这个戏所有的场景都忘了,只记得灵堂一折,包公老婆开唱,然后字幕打出来“包*氏:.....”,我实在不记得戏里他老婆姓啥了,从那时起我才知道以前女子嫁人后都被叫着什么什么氏的,当然看戏时不了解,事后从别的地方查来的。

    上篇说看过《前后金冠》的后半部,其实前半部似乎也是看过的,因为记得了《法场换子》的恐怖场景。薛猛夫妇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披着红盖头,然后徐策在那很悲声的唱,时不时传来先锋的呜呜声,这个场景很阴森。我一直觉得婺剧里先锋的呜呜声很有肃杀之气,什么武将出场啦,鬼神出场啦,还有法场啦都用它。同样是红盖头,洞房时就觉得很有喜气,在法场这里就很让人毛骨悚然。我脑海里总是会浮现那种无头鬼,然后从脖子里长出脑袋大小的血淋淋的物体。这戏好象是比较小的时候看的,那时觉得太恐怖了。

    《打店》,这个看的好象是折子,不过戏曲里这种摸黑的场景有不少,不能确定是它,也许是《三岔口》,不过忘得太一塌糊涂了,连里面有没有女的出现过都不记得,只记得摸黑干架。

    《乌龙院》,印象比较深的是宋江一大早开门,费劲地开半天开不了,最后使劲的终于开了,同时掉了书信。后来阎捡到信、宋发现丢信了赶回来都记得的,后面跟阎婆惜讨价以及杀人倒是忘了。戏里最有看头的地方反而忘了,小时候看戏关注点真是不一样。

    《罗成叫关》,记得上马的场景,因为无端地被打了屁股,所以上马时非常困难,反反复复的。

    《牛头山》,高宠挑滑车的场景倒是不太记得,当然也是因为没有现在京剧里这么火爆的缘故。记得后面牛皋灵魂附体般杀了出去,也是挑啊挑啊挑,到最后一个时也是被压得不太能动弹,在那很吃力的撑着,眼看历史要重演,然后高宠的鬼魂出来,挥了挥拂尘,轰的就把滑车给推到边上去了。

    《三姐下凡》,记得杨戬受仙人指点习得武艺变成小武花脸出来这个场景。

    《前后昭关》,记得那个伍子胥须发一夜皆白的场景。

    小时看的戏,记得比较多的场景其实是龙套们打仗的事。两方交战,四对龙套,常常四对龙套出来除了固定套路,打法都是不一样的,结局则表示双方交战的走势。比如一边倒啦,各有胜负啦,最激烈的当然是连环的间隔灭(比如甲1灭乙1,乙2灭甲1,甲2灭乙2,乙3灭甲2,等等,最后胜的也是惨胜),还有为了表示主将勇猛本方龙套全败等等。小时看戏情节都看不懂,就把这个龙套要传达的意思看懂了,可惜这种玩意没有特殊性,戏是看了,到头来也不记得自己看了什么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