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周单位组织去塞罕坝旅游,这可算是几年来最无味的一次行程,虽然不是最累的一次。

    坐车累,上周四中午出发先高铁到北京五个小时,晚餐后,再大巴到承德三个小时,在承德住了一夜,第二天再四个小时到塞罕坝。到那里深入草原再来回坐了四个小时的越野车。回来又是如法泡制。

    太阳毒,这二天塞罕坝天气晴朗,高原地区太阳那个狠毒啊,女同胞们都是各种防晒用品抹啊抹啊抹的。

    无特色,这个有部分原因要归于团队旅游这个因素。深入草原有二种方式,坐越野车或骑马,导游推荐是坐车,一是安全,二当然行程会远点,三是省心省力。其实我是想骑马的,既然到这来还坐什么车啊。不过没什么人有异议也就随大流了,后来证明坐车去也没什么好处。首先,坐车也没见得安逸多少,那个颠簸直接把人给弄疲劳了;再次车队扬起的尘土众人吃了不少减少了玩游的甚多乐趣;最后所谓深入的草原跟没深入比其实也没什么好的景色,性价比直接归零都不为过。坐车的好处就是少晒点太阳,但每到一处下来还是被太阳各种晒啊,一点都免不了,后来看看没什么好景色的地方有些人直接就不下车了,包括我,在里面躲太阳。一个小时60元,四个小时各种不合算,还真不如骑马,即使骑马累点,如果只骑2个小时其实也能承受啊,这草原也没什么好深入的啊。

    白天越野车看草原虽然各种累,不过好歹还是看到大片的草,看到牛羊什么的,晚上所谓篝火晚会则直接就是冒牌货。烤全羊是在餐桌上吃掉的,没有在晚会上吃,所谓篝火就是宾馆前面空地上堆起的一点点的柴火,烧了十五分钟基本就歇菜了,所谓晚会就是旁边有人拿着个音响给你放音乐,有话筒可以K一下。

    这个跟我几年前在古尔沟碰到的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啊,那个时候烤全羊是真的放在场地中央烤的,现场切出来吃的,虽然不甚好吃,但有意思啊;那是真正的晚会啊,有小姑娘来发哈达,虽然我们有些人拿到的“红的哈达”;还有藏族小姑娘、小伙子在歌舞,还现场教舞啊。那次虽然也挺累的,甚至比这次累,但回味起来比这次要有意思多了,具体可见07年的《游游记记》系列。

    第二天还有一个流程是漂流,在回程的路上有一处,不过这地方都没什么起伏的地势,能有什么可漂的,而且导游也说了这是休闲惬意型的漂流,休闲还漂个头啊,我直接就没有过去,很多人也是下车后就躲在车的阴影里休息了,有人过去瞧了一眼说水流平缓,没意思,回来了。当然团队里还是有人去的,就这样又耗了半个多小时,这就是团队旅游的坏处。

    四天吃得也一般,睡得不好。周四中午出发,晚上承德,第二天六点起床,中午赶到塞罕坝,晚上篝火晚会,周六早上六点起来,几个地方转转,下午二点多到承德吃午饭,晚上回北京,周日终于要以晚点起来,八点起来下去,结果宾馆自助餐都没什么货了,离结束还有一小时呢,上午到附近天坛逛一圈,出一身汗,中饭后回程。

    在塞罕坝,导游提醒过可能吃得睡得会不好。其实吃还是不错的;睡的地方嘛也还行,没有想象中的差,倒是承德那餐是极差,可以用猪食来形容,那天吃得晚,不是特别差的话也不觉得不出来的呀,可见差到什么程度了。回北京后自己单位定的餐当然还是吃得好的,包括最后一天中午自己众人找的,我们一伙在宾馆附近一个家常菜吃到了性价比极高的一餐。

    二个插曲,最后一天吃完中饭后拦了辆出租车奔北京南站,司机居然完全不认识路,这又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再怎么不熟大致的路途应该认得吧,这位老兄连方位都不知道,直接开GPS上路,最后找到附近迷糊了,找人问,方向没错,最后还是我们发现北京南站出发层的标志;高铁去高铁回,回来这趟是5小时不到,不过近上海遇上了雷雨啊,在车上直接看到一个大闪电劈下来,还好没有后续,没有被劈停,不过在那大雨中列车还是全速前进的。

    回来吃个饭,洗个澡,才8点半啊,睡一觉上周的旅游就象没发生过一样了。

  • 刚开始知道这还有夜景的时候挺好奇的,这黑灯瞎火的看什么呀,不过当晚的看下来真是不虚此行。夜景看的东西其实跟白天没什么二样,也是看山峰的形状,发挥想象力,只是夜晚因为排除了很多干扰,这个形状看来就特别真,很多山峰的细节被黑夜遮起来后给人以很大的想象空间。

    这个时节看夜景的最佳时机是晚上六点,五点三刻出来上的车,开了没多少路发现封路了,说目的地停车场已满,不过还好本身就不远,下来走了十分钟也就到了,六点整到灵峰景区门口,门口排了好多人,整个雁荡山的游客都在这个时间段往这里赶呢,不过团队游客是不在此列的,我们的时间之前就定好的,之前还走了一段路早就可以进了。

    前面一段没有景可看的路程走得挺痛苦的,黑乎乎的夜晚,路边栏杆底部隔三差五的会有刺眼的灯光透出,本来如果人少的时候是挺好的。只是现在很多时候灯光都被前面的人给挡了,然后时不时的从间隙中透出来晃眼。

    最开始的夜景还是比较零散的,有些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个“雄鹰敛翅”,这个真的是很象。黑夜之中转了几个弯,开始进入故事。一系列的山峰,同一个山峰只是因为走了段路角度不一样形状就不同,这些个山形组成了一个连贯的故事,不得不佩服当初发现这些山形并编故事的人。在这一系列之中最神奇的要数夫妻峰,这个山峰最开始的时候看来只是一个少女的形状,后来转了个角度离远点就成了夫妻了,左女右男非常象,而这个山峰又名合掌峰,因为白天看的话就象人合起来的一对手掌。

    除此之外睡美人、飞天少女不一而足,有些看来特别明显一点,有些看来要琢磨一会才会明了,有些根本就看不出来她说的东西。特别是到了后来各个团混在一起,导游的声音也混在一起了,人多了跟在后面也看不见她手电所比划的关键地方,有些看得就囫囵吞枣了。

    看完大概七点,车子回去吃完饭大概八点,太闲了。第二天还是来这个灵峰景区,只是白天与晚上看的东西不一样。第二天起来早一点,七点半起来,不过吃完早餐八点还没到呢,等到八点半车子来。

    第二天白天照导游的说法是比较累的,要爬四百级石阶呢,不过对爬四千级才算有挑战的我这种人来说这根本就跟平地走路没什么区别。这四百级石阶就在那个合掌峰(就是昨晚的夫妻峰)的缝隙中,在终点有“观音洞”,尊了很多佛像。真无聊,没一会就上去下来了。下来到开阔地上,发现旁边支路上半山腰有座亭子,我又开始脱离大部队了。

    从另一条路上去,路边排了十二生肖的像,很无聊去摸了一下。找路往上走,七拐八弯的走了大段台阶,终于是上到了亭子的地方,那地方叫东(西)瑶台--二座亭子。在这儿其实高度上讲跟观音洞差不多,但“观音洞”因为是凹进去的,视野不好,这儿则是在凸出山岩上的,视野要开阔很多,二天来就这个地方才有点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小龙湫顶也是在半山高的山谷之中的)。下来的时候从不同的地方走,才知道还有更奇的地方,路完全是在山体的山洞中,拐七拐八的,崎岖不平,手得扶着栏杆,头得顾着洞顶,经过“好运洞”,从一个叫“请愿潭”的地方钻出来,才发现原来来时的路上有一个隐藏这么好的洞口。

    回到刚才离开大部队的地方,居然还有人没从“观音洞”下来,在那坐了好一会,再次慢悠悠的走出来,到吃饭的地方居然才十点,最后我们十一点多一点就回程了。

    当天太阳很猛,又是坐在左边的位子,西边的太阳射得人够呛,迷糊的睡了一路,过杭州湾大桥后在杭浦高速嘉兴口出来,被拉到一个商贸城品茶去了。似乎很多回上海的旅游团都要到此停留,不过导游打招呼说是惯例,喝完茶买不买不要紧,不过说实话那菊花茶还是挺好喝的。耽搁了大概半个小时大巴重新上路,进上海后除了延安路高架有点小堵外路上都很顺利。回到公司附近居然也就五点半,跟平时下班时间一样。

    下车后走在平时下班的路上,要不是背了个背包真怀疑这二天出去旅游是做了个梦,实在太轻松了。

  • 去大龙湫的路上有一座山峰就向众人充分展示了人们想象力的重要。在入口那里山峰看来象鳄鱼嘴,走了一段路看来象剪刀,之后美人、棒槌、风帆等等形象是一变再变。这些个所谓的象什么什么当然不是真的就非常之象,就象夜晚星空的那些星座,这个完全要靠自己在脑海里把一些线条形状给补齐、修整才是。

    在路上除了看那个不断变换的山峰就是充分领略一下大自然的威力。这雁荡山除了那些令人神往的自然风光,同时是一个地质公园,几亿年前火山喷发的痕迹及之后的地质演化过程都能从那些岩石中找到,在地质演变的尺度上人类的确是非常之渺小的一种生物而已。

    在领略各种风光中走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路很轻松的就到了大龙湫。这是山顶来水的瀑布,其水量不能用江河的水量来衡量,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特别少,比去年在武夷山那个所谓的“水帘洞”要强太多了。瀑布有一百来米高,从顶上落下来在空中水珠散开有大有小。受阻力小的水珠能追上那些受阻力大的水珠,看水珠在空中你追我逐煞是好看。因为不是大水量瀑布,人们在它面前不用感受那种大自然的压迫感,在底下水潭一圈,游人休坐甚是惬意。还有一些人绕到了瀑布水幕后面感受水珠的凉意,不过现在天气有点凉了,如果是夏天估计大部分人都会去体验一下。有人站在瀑布落水边上的石水上拍照,忽然一阵风吹过,瀑布水幕轻盈地被摆到了这边来,那位站在石头上仁兄顿时被淋得是一身通透。

    很无聊的在边上休息了好一会然后就开始慢悠悠的往回走,一个上午就这样结束了。然后中午吃饭讨论了一通当天晚上的行程就开始往灵岩景区去了。

    这个下午的主要任务是看“灵岩飞渡”的表演。进入景区后,在路上照例是听导游讲路边看到那些奇峰怪石的故事。按原计划是准备游览完小龙湫顶的风光再回来看一点半的表演的,不过一路上走走停停走到上顶的电梯的地方居然已经快一点了,那个地方还要排队上下,导游一合计先看表演再游湫顶。回到观看表演的地方也就才一点十来分。

    “灵岩飞渡”表演有二部分。一是模拟药农在悬崖峭壁上采药的情景,从天柱峰上吊在一根绳索上荡下来,同时做一些在岩壁上采药的动作,一些简单的翻腾等;二是在一根天柱峰与展旗峰之间的钢丝上滑行并做一些翻转动作,中间还抛了一次“绣球”。

    表演大概半小时左右,表演结束人群开始往上小龙湫顶的电梯涌去,不一会那个地方就开始排起了长长的队。这里吐槽一下那个电梯,电梯是那种封闭式的,垂直的附在小龙湫旁边山壁上(小龙湫大概六、七十米高)。大老远就能看到混凝土的结构,底部跟山体山色结合得较好还不觉得,上部很明显的人工结构就显得特别的突兀;这所谓的电梯其实就是一升降机,从底到顶,从顶到底,不过里面居然还煞有其事的有楼层按钮,除了“1”、“2”其它也按不了,其实这种电梯有开门、关门就行了;外面指示灯也是除了上下箭头外还有楼层显示,要显示电梯在顶还是在底你也有创意一点吧,弄二个阿拉伯数字实在太乏力了。

    上到顶经过一段栈道就到了小龙湫顶,央视版《神雕侠侣》据说有一段是在这儿拍的,居然还真的在那里看到了“断肠崖”的碑子。这里其实也就一些山路走走,边上有一些花钱的项目,比如往龙嘴里扔个硬币喷水啦,走什么“索桥”呀,射箭啦,袖珍版的灵岩飞渡啦等。

    在上面绕了一圈,同样也是慢悠悠的下来,回到刚才看表演的地方坐了好一会才往回走,坐车回住处好象也就三点多。休息休息准备晚上的活动。

  • 上周末今年公司第二次组织出游,不过还是去不远,到雁荡山。出去旅游最烦什么人文景观了,水分太多,还是自然景观实在。这次到雁荡山没有上次到武夷山内容多,没怎么登过高,也没什么全景,但还是很有特点。而且这次很休闲,日程安排很松,回来后精神状况很好,似乎没有经过长途旅行一样。

    周五中午十二点大巴从上海出发,一路高速到那边已经是六点多了。所到是雁荡山下的一个小镇,镇子非常小,一条街二三分钟就走完了,街上除了餐饮与购物的,还有一派出所,不过似乎没看到有什么人,第二天也没看到;还有一间网吧,不大,没进去,从外面看估计不会超过二十台电脑。

    我们这次住在一家私人开的旅馆里,其实就是那种农村人盖得房子比较大,盖了几层,然后里面装修好点就当旅馆用了。去之前组织者与导游就打好招呼了,要体谅,其实那里比我以前到米亚罗、毕棚沟时住的还是要好多了。有热水可以洗澡,电视遥控器也没有坏(电视液晶屏上的膜还没有揭掉),床不会吱吱响,被子与枕头看起来也很干净。就是房间还有新装修的味道,服务员(其实就是位雇来的阿姨)没啥经验,早餐供应比较死板,一点小事就要请示老板娘。

    行程的轻松从第二天的早上就体现了,周六八点钟起床,九点出发。想想以前旅游有时居然是六点半起床的惨剧吧,而且这个从起床到出发的时间居然是一小时,这以前早上赶死一样的都是要半小时内完成的事,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呀。早上的轻松有很大一个原因是景点离住的地方实在是近呀,车子过去十来分钟就到了。

    第一天上午的目的地是大龙湫,大龙湫就是一瀑布。在去的车上,导游先简单介绍了一下雁荡山的特点以及这二天的行程,并特别提到游览雁荡山要充分发挥想象力--这一点在二天的旅游中体会颇深。

  •  

    最后这半天的行程算起来是不如第一天的天游峰来得高,但一来由于大家经过昨天的游玩本身身体状况不如昨天;二来由于一线天与虎啸岩之间有段半小时的路程,这路走得比较无味,所以这个下午显得就特别的累。

    “一线天”这种名称是险要之地一个比较大众化的景点,如水帘洞一般,只要山川险要之地总归能发现个那样的类似的地方。去之前导游对武夷山的一线天就很有信心的,列举了一些数字,说了几个“最”,走下来的确也是名符其实的。

    “一线天”顾名思义就是抬头只能看到那么一丝亮光的地方喽,不过这里不但是抬头只能看到一线亮光,就是下面走的地方也是窄得很,导游特别关照到中间极窄处得侧着身过。运道不济,我们排着队刚往里走不了几步就走不动了,前面估计有人过这种地方比较的困难,等呀等,简直象买火车票的长队一样,过好一会往前挪几步,众人笑谈前面有人卡住了。不过排队等有排队等的好处,这时可以抬头认真地看看头顶两侧的岩石及上头漏下的一丝明亮。这地方真窄呀,我想手里有根木棍之类的东西,直接可以撑着爬到上面去,不知道从那石缝钻出山顶会是什么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排队的时候人的时间观念往往是不太准的。前面渐渐开始快了起来,越往里走,地势越往上,过道越窄,也越黑。这时也无瑕顾及头顶上的一线天了,特睁大了眼睛去辨认脚下的台阶,吃力的侧着身子往前挤,这时人长得瘦小还是有点优势的,尽管手里拿着一个背包,还是比较轻松的经过了最窄的一段岩道。前边开始亮了起来,地势也平坦了,过道也宽了,走出洞口仿佛征服了一座五千米的山峰一样(这是我的一个登山梦想)。外面导游老早就在等着了,他是从一线天的山洞外面绕到前面去的,指指前面说往前走半小时在虎啸岩山脚等他(后面我们还很多人没从一线天里出来呢,他得站在那指路)。

    半小时的路程即使平地上走走也可以走得你够呛,平时超过二站公交的距离一般都不太会步行前往。而现在经过了二天的运动,要走半小时的山路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过走路对我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了,在都市的大街上走半小时是很受罪的,在这儿走半小时山路,而且是相对比较平坦的山路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如风般走了半小时,其实不用半小时,赶到虎啸岩山脚,补充点养料等待导游与大队人马的到来。好一会众人到齐集合,导游说累了不想登山的可以从山脚下绕到乘车的地点,不过尽管很累最后好象没几个人放弃的。

     

    虎啸岩论高度是不及天游峰的,但险要处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这里登山视野没有天游峰好,加之那段山路走得兴致上来了,这时登山是有点人挡杀人,神挡杀神了,一路没作什么停留,经过一段极险的悬梯一会功夫就上到了顶。旁边的观景台、定命桥本是极好的去处,这里视野比较开阔,无奈人太多,在那稍光顾了一下,等我从观景台回来大队人马才上到山顶来。他们去观景台、定命桥那边时我就坐在那休息了,等我休息完,回来了几个人后就一同从另一边下了山。

    下山比上山难是此次武夷山登山的一大感受。第一天游天游峰,上去时虽然近顶的地方阻了一下,但慢慢地往上爬还是没什么的,下山时时不时碰上慢速的人群,后来山道上难以超越干脆只能跟在人家后面走,走得后来双腿发颤。这次从虎啸岩下来更惨,下来的地方极险。下山的路都是在陡峭的山崖上开凿的只容一个半人通过的台阶,一边竖了扶手,一边没有,只能靠扶在山崖上以保持平衡。而且这路是上下都通行的,我们下山的同时有人从这条路也往上爬。稍宽处好不容易超过几个走得比较慢的同路人,前面就再也走不动了,原来有几个转角处只能容一人通过,上山的人一个个的从那里经过,然后慢慢地从我们身边经过再往上爬,还向我们打听离山顶有多远。过完了上山的人,下山的队伍终于可以运动,但要超越是不现实的,跟在人家后面慢慢往下走。下了险要处,到稍平坦的山路上才缓解一下速度之虞。出了山门,外面等车的地方是人山人海,刚才应该在山顶多呆会的。

    回来时照例转了一次车,回宾馆已经五点半了。二日游就这样结束,我们是第三天中午的火车,上午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安排,在回宾馆的车上导游征求了一下大家对于第三天上午行程的意见,按他计划是准备带大家看看蛇馆的,不过好象大多数人兴趣不大。所以最后一天上午众人一直休息到十点退房,坐大巴到火车站。

    导游说话真是见缝插针呀,宾馆到火车站十来分钟的光景,总结了二天来的行程,向大家介绍了一下武夷山自然保护区(我们旅游的地方是武夷山风景名胜区)的情况,透露了一下当天上午天游峰有某某某中央领导光顾,所有旅行团全部转战其他景点的状况。看来我们运道不错,没被领导光顾到。

    回上海的火车是白天,比去的时候还是要轻松点,火车打打牌,睡睡觉。晚上十点多准时到达上海南站,当天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收拾收拾洗洗澡居然已经十二点多了。第二天还要上班,结果少见的早上起床是被闹钟闹醒的。

     

    几天来爬山走路的其实并没有觉得多累,旅游过程第二天起床一点都不觉得酸,第三天起床感觉到一点点酸,回来正常上班第一天象根本没有爬山过一样,不过睡眠不足是明显的,我在那边算睡得足的了,周一那天下午眼睛总睁不开。旅游最累的不在游,而在旅。这去年跑米亚罗、毕棚沟时就感觉到了,今年又感觉了一次。

  •  

    第二天上午的行程水帘洞、大红袍,这是二天来最乏味的一段。

    武夷山的水帘洞不是《西游记》中的那个水帘洞,而且又赶上枯水季节,那景看得真是无味之极。到目的地从山脚往上走不了多远就到号称是“水帘洞”的地方,走近了能看到下面一个大池子有点水,从头顶的悬崖上面漂了水珠下来,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顺着台阶往上登,还能发现在另一边还有一个更细的“水帘”。

    “水帘”后面,暂称为“水帘”吧,尽管这帘惨了点,半高处建了座小屋子,记得叫什么“三贤祠”来着。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石头垒起的墙与台阶,石头看得出来还比较的新。往上去右边是裸露的土石,我在大队人马上来前顺着那陡坡往上走过几步,发现再上去没有路了。同时发现左边原来是有台阶往上去的。从那陡坡上小心翼翼地下来冲到左边,顺台阶走不了多远,转个角就是另一条下山的路。

    极其之郁闷,这就算是一个景点了,比之我们那的“五峰书院”差远了。等大队人马来到那小屋前我已经从高处下来了。

     

    水帘洞之后的节目是大红袍,大红袍是武夷山的名茶,导游称之为“茶文化之旅”。这天上午要看的是长在悬崖上的六棵大红袍。水帘洞出来后转了一次车到了一个峽谷口,从这往里走五百多米就是今天的目的地。

    这段行程相对比较轻松,不用登高,而且峡谷总归是有水,往里走的路有水相伴很不错。不过五百米真是短呀,走了一会就到了,到了那边敬仰一下那古老的生灵我就往回走了。我的目的是探探来的路上发现的几个岔路,把景区内能走的都走了一下,走山上那种原始的山路(不是那种人工铺了石头的路)的感觉是比较爽的,这种路只有我回家特意去登山或者象当天那样脱离旅行团才能感受到。不过不敢往山上走得太远,怕赶不回坐车。尽管这样,我从另一条路回到入口点时,除了少数人已回,大部队居然还没从峡谷里出来。

    坐在侯车点的凳子上休息休息,好一会后导游领着大伙出来,又转了二次车到景区外面吃午饭后,准备此次武夷山之行的最后一段,也是最累的一段行程――一线天、虎啸岩。

  •  

    第一天下午的九曲溪漂流是整个武夷山之旅最有意义的行程。坐在竹筏上,沿九曲溪,经九曲十八弯顺流而下,武夷山的奇峰秀水在一个半小时中层出不穷。神灵之山、清灵之水、生灵之人,如此之天地,夫复何求?

    在这次武夷山旅游之前,活动的组织者不知从那得到的情报,给大家发了一封邮件,其中谈到了些漂流的注意事项。什么要带上雨披啦,夏天的话准备好拖鞋啦,要给艄公小费啦等等。当天去了后发现很多不管用(那封邮件里很多注意事项都不管用,真冏)。

    首先雨披肯定是不用的,武夷的漂流的地方不止一个,除了这个九曲溪外,后面晚上看到电视里武夷山的台还有一个忘了叫什么名字的漂流,九曲溪是竹筏,那地方是皮划艇,那里才有戏水的地方,可能雨披用得上,九曲溪流漂流是不用的。

    小费的问题,其实不给也没事,只不过给点小费的话人家就不只给你划筏,时不时让你注意一下沿途经过的一些山水。至于给你讲解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让他们讲有血有肉的民间故事不太现实。一般就是顺着经过的山峰怪石,讲点笑话什么的,而且是有点黄的。唱歌更是不可能,这是之前的情报大大有误,这次行程中,从没听到哪一排竹筏的艄公给你唱山歌的。不过给人家一点好处,然后跟人家谈天说地的,人家就划得慢一点,让你在竹筏上时间长一点。这一次我们这一筏给了点小费,然后碰上一位很能说的艄公,我们筏上也有很能说的人,结果我们同行的人里,我这一筏的是最后到目的地的。

    在上筏之前,会有买鞋套的地方,很多人就去买鞋套去了。不过根据我上午的观察,鞋套基本没什么大的用场。因为在竹筏的椅子底上穿过了二根高出筏面的竹子让你可以搁脚,不用怕会弄湿鞋。再说了,再不济把脚抬高点无论如何也不会碰水的,除非你掉水里去了。果不其然,刚上码头,有人嚷嚷说还没穿鞋套呢,就有艄公说鞋套用不着,带回家去吧。不过行程中间发现带了鞋套还是有那么点小小的用途。穿了鞋套的话在筏上乱走也没关系,象我只能坐在座位上了,不过那么小的竹筏也没什么好走的,弄不好一晃荡摔水里了可不好玩。实际中也没什么人会从座位上站起来在筏上乱走,除了一次我前面的小姑娘起来给大家拍了张照,后面几次合影则是筏头的艄公代劳的。

    九曲溪漂流的魅力所在,是竹筏。竹筏离水面是如此之近,你坐在座位上,伸下手去能感受到溪水的流淌,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是一般旅游所不及的;而竹筏又是如此之小,一艘竹筏只能坐六个人,二列三排,这又把我们平常旅游中人山人海的那种拥挤与嘈杂巧妙的加以化解。虽然水面上不止一艘竹筏,但只要竹筏之间距离不太近,那宽阔的水面完全可以把一艘艘的竹筏分隔成一个个相对独立的个体。这样的旅游体验是深得我心。

    有了竹筏这样“奇妙”的载体,以武夷之山、武夷之水,这一个半小时的行程(一个半小时是基本行程,艄公闷头撑筏大概这么长时间,最后我们走的时间好象二个小时都有了)再怎么样也是差不到哪里去,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于此实在无法描绘漂流过程中体会到的山山水水。唯一美中不足是到后面有点冷了,上午爬山脱了件毛线衫在包里不方便拿出来,九曲曲到后面三、四曲时有点想让它快点结束的念头,罪过罪过。

    漂流结束,尽管过程很享受,但众人都没什么劲头。坐一个半小时总归不是件轻松的事;而且天气真的是有点凉,上午还见过太阳,下午太阳根本没露头;最后就是想着方便来着,这么长时间的水上行程真是不容易,最后终点上岸时,那里的洗手间是人满为患。

     

    接下来导游本想带大家顺路游游历史馆,无奈大家对人文景观都没什么兴趣,而且据我估计那地方也是比较的水,所以就直奔农家喝茶去了。

    茶当然不能白喝,最后的目的是让大家买点她们家的茶叶什么的。反正我对茶是白纸一张,各种各样的基本喝不出什么名堂来,只有人家台上介绍得仔仔细细,我品得认认真真时才能体味到一点点。介绍了各种武夷山的岩茶,给大家都喝了点,还喝了点野菇汤、红菇汤,对我来说有点牛嚼牡丹。

    最后当然是讨价还价的过程,我们这四十多人对她们是个大生意,最后价格当然是优惠优惠再优惠。我本来只准备买点菇就算了,最后因为有一组买茶的没凑齐量,少一包,最终还买了包大红袍回来了。

    买好东西天都要黑了,导游最后带大家吃了晚饭。因为前一天晚上没怎么好好睡,回宾馆后小歇了一会,洗个澡,才九点多我就上床睡了。明天还要爬一天的山呢。

  •  

    上个周末公司部门活动,把大家拉到武夷山去游玩了一番,很累。这二天把武夷山二日游的状况写一写。

    虽说是二日游,但其实是花了三天四夜的时间,上周四晚上走,到周日晚上才回上海。

    周四晚六点多的火车,公司领导特别开恩提前一小时下班,出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一帮人就开始往南站去了。公司离南站很近,虽然下班时间路上有点堵,但还是提前三刻钟到达候车室。

    上海六点多发的车,要到半夜三点多才到武夷山,这时间够衰的,不早不晚。据说到目的地后不一定马上有地方住,要等上一拨人到第二天白天退房了才有我们这一批人住的,一切看导游安排。

    无论如何在火车上是要睡上一睡的,否则到第二天无法爬山。在火车上睡觉很是受罪,迷迷糊糊的睡过几次,也不知中间没有清醒意识的时间有多长,十点钟开始睡,真正入睡可能要到十一点之后了,大概睡了三四次之后就过二点半了。

    火车准时到武夷山车站,出了车站,上了大巴。导游是当地人,口音很重,到宾馆这段路其实并不很长,但他还是讲得很起劲,简单的介绍了武夷山及我们的行程。着重的说明今早没足够的地方住的缘由。最后四十几号人分了四五个房间休息去了。

    进房间已经四点多了,但离早饭还有近三小时,虽然挤了一点,但还是可以小睡一会,但我睡不着了,打打手机游戏,闭着眼睛休息休息,外面天就亮了。七点多众人冲到餐厅狂吃了顿早餐,就开始武夷山首个行程――攀登天游峰。 

    转了一次车(因为各个景区之间有一定距离,且外面旅游团的车辆是不能进景区的,这二天旅游不知上上下下的转了多少次车,不过车的行程都很短,长的也就十来分种,短的二三分钟),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天游峰底下。

    天游峰海拔也就四百多米,相对高度也就二百多米,不过山的可游度很多时候不在于这个海拔,甚至也不在这个相对高度。很多时候它的自然景观与独特地貌决定了山的可游度。游“天游峰”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是“一块石头游半天”。在山底下看,整个山就是一块大石头。

    这二天武夷山看下来,发现这是那里的山的一个共性,很多时候,整座山除山顶外放眼看去就是一块大石头,山顶上有点土层,长了些树,坡度缓的,可能在半山腰某处会长点花花草草,坡度大点的,除了山顶之外不见绿色。如天游峰般的有人类活动痕迹的在大石头上会看到一级级凿出来的窄窄的台阶与细细的栏杆;那些人类没有涉足的山峰,经大自然千万年来的风风雨雨,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引起人们的各种奇思妙想。这二天听导游搬得最多的就是“仙女洗澡”。

    天游峰这块石头是我这二天见过的最大的石头,从我们要开始登山的这边看来非常之宽,据说电视《西游记》里片尾那个师徒们挑担骑马的镜头就是这里拍的。走了一段台阶,上到一个稍宽的平台,听导游讲完那边的一个“仙女洗澡”的故事,接下来正式开始登山了。从这里开始到山顶石阶窄而陡,有八百来级,之前的台阶就已经走得够累,接下来将是一个大大的挑战。

    陡的台阶高度上得就是快,转了几转后,停下来稍稍一看,马上发现视野开阔了许多。发现对面一座山(从刚才那个平台另一面能上去)的陡坡上细细的铁条栏杆,那里没有人在登,爬这边山是正事,不理会它。

    登山的重点因人而异,我好象不是那种单纯为了风景而登山的人。而且也不喜欢照像,无论是照景还照人,当人们开始留连于身边眼际的风景时,我们几个人把大队人马慢慢的,远远的甩在后面。天游峰这石头是武夷山一大景点,到这里的人很多,山道又窄,在山道上超越非常不容易,要加倍的小心谨慎。好不容易超过一些零零星星的人群,在离山顶最后一段最陡的地方被前面的人堵住了,在这里除非你把人家拽下来,否则无法超到前面去。如蜗牛般的往上行,好不容易到了山顶。

    山顶上的人真多,来来往往的,交头接耳的,拍照的,叫卖的,熙熙攘攘的非常之嘈杂(当然其嘈杂比起一些众所周知的景点来还是小巫见大巫的),这时好羡慕对面接笋峰(锦屏峰?名字不太确定。就是发现陡坡上有细细铁栏杆的山峰)的清静。其实登山,其他旅游也一样,这种活动人多了真不是个那么回事。如同去年游桃坪羌寨一样,游人一多,整个景点的精髓慢慢地就淹没了。

    好一会,同伴陆陆续续地都上到了山顶。休息得差不多,就开始陆陆续续地从另一边下山。因为常常碰上一些慢速人群,下山比起上山来一点都不轻松,甚至某种程度上讲下山比上山更累。快快慢慢的速度变化到了山脚时腿开始有点微微的打颤。

    坐在山脚的九曲溪边,看着水里漂过的竹筏,恢复了元气就快到午饭时间了。出了景区,坐上汽车往竹筏码头而去。在那边吃了午饭之后,武夷山之行最值得一提的九曲溪漂流开始了。

  • 10月28日(续)--回程

    旅游旅游,有一大半时间就是在旅,不是在游。27日起个大早,到了10点多才到桃坪羌寨。今天回成都12点半就从毕棚沟出发了,结果到了晚上九点才到。

    去毕棚沟之前因为知道那里海拔比较的高,有人担心什么的高原反应,不过呢在那徒步二三下,除了的确气喘吁吁外没发生什么事情,本来爬个山就要气喘吁吁的。不过随着大巴从山上盘了下来,顺着昨天的路往回开之后,不知是因为这二天比较累还是爬了高原后的“滞后”反应,脑袋有点昏昏的。

    中午12点半这么早就从毕棚沟出发是有原因的,本是为了在下午3点之前赶到汶川县分时单向行驶的地方,否则据说就要到6点才能过汶川,那样回成都就要九点多了。人虽然比较的累,时不时咪会眼,但路面状况不太好还无法完全睡过去,加之天气不赖,到了下午天放睛了,还没到休息的时候。一直关注着车子在路上的行进,我们根据昨天的路程与时间推算了一下,要在3点之前赶到汶川够呛,中间车子还在桃坪羌寨那个地方加了点给养,基本上是不太指望3 点之前到汶川了,除非出现奇迹。

    奇迹没有出现,倒是出现了意外。在还离汶川还有一段不长的路程的地方,发现前面的车子开始排队了,路二旁出现了一些买方便面的三轮。一班人下了车到外面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发现这个堵车有点奇怪。大的车子都排起队来,但小车子倒是毫无阻挡的往前开了。司机跟交警交涉了一通,结果把我们这些大客车全放行了,伴着“胜利”的欢呼,大巴继续往前开,倒霉的货车还在原地呆着。

    本以为那个“没有3则6”的魔咒在这个地方就解决了,从前排传来消息说,我们车子只是到汶川县客运站休息,魔咒依然有效。看来今天注定是要晚回成都了。4点左右车子到了汶川县客运站,发现那边有一座桥的确是不放行了,警车、大客车、大货车组成的路障挡住了往成都方面去的车子。我们昨天来汶川时并不是从那桥上走的,这一边的常塌方的险要路段没有放行,要不是过不去,要不就是在养护。管它呢,司机怎么走就怎么走。

    计划上说是大概要6点左右才会走,大伙下了车,出了客运站。准备参观参观这个汶川县。因为回成都会很晚,所以先准备填一下肚子,问了个当地人哪里有比较好的吃饭的地方,他好象也说不太清,我们也听不太明白,我们一伙人就开始在汶川街道上逛了。走了十来分钟时间,还没有找到吃饭的地方,从后面来了辆自行车,大巴的副驾驶赶上来了(那小伙是当地人),说车子马上要出发,要我们马上回去。三步并二步的往回赶,回到大巴上发现基本上的人都到齐了,看来我们是走得比较远的。人凑齐,车子往我们昨天的塌方路段那边开去,开了一段路发现前面又开始排队了,看到有些大巴往回退。司机下车到前面了解一下情况,原来情报有误,那地方并不能通过,得,我们也往回退吧。

    既然从车站出来了就不要回去了吧,我们的车子开始在往大桥去的路上排队,注定今天是要在汶川呆一段时间了。这下路边的小摊小贩生意好呀,不过我一向没什么购物的习惯,只是下了车看看大桥这边与大桥那边的状况而已。到了5点多,前面开始有鸣喇叭的了,接着就是听到一阵阵的喇叭响,路上各车子喇叭齐鸣,大桥要放行了,这下人群也是欢声雷动,在路上休息的,在路边买东西的都匆匆的往车上赶。前面的车子开始动了起来,一辆辆的从桥上通过,来到对面新修的公路上,往岷江下游开去。

    壮观呀,兴奋呀,一路都是同向的车子,眼前是一辆辆,回头看又是一辆辆,都往下游开的。路是新修的,有些地方还没有完全好,有些路段稍影响了一下速度害得大家以为又要开始堵了。开了不太远,能比较全面的看到对岸塌方的地方,看来那地方是很难治了,塌方的痕迹好象一道大大的伤口从山顶一直延伸到江边。又开了一段,经过了一个有警车守护的桥口,这里又有一座横跨岷江的桥。从这桥边上过去后,发现对岸的车子排起了长长的长龙,这是下行的时间,上行的车子不得不在对面呆着了,在这段路上跑的司机好辛苦呀。

    天开始有点暗了下来,人也比较困,就在车上睡了一会。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睁开眼,发现天都已经黑了,从些微的亮光上发现外面在下雨。在汶川那比预计的要早点出发,本来以为可以由此早半个小时回成都,不料在都江堰还没到岷江边的公路上又遭遇了堵车。天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状况,太无聊了,车上放起了电影--《喋血双雄》,这么老的电影也放。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子一点点的往前挪,总算可 以提起速度来了。过了都江堰,上了成灌高速,总算松了口气,总不会在高速上堵车吧。

    晃晃悠悠,到了晚上九点总算到了成都,到了白芙蓉。下了大巴,拦了半天出租,回住处已经快十点了。真累呀,明天还要上班。

    旅游旅游,又旅又游,图就一个累字,太闲了,要累一下来调济。

  • 10月28日--雨雾中的毕棚沟

    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过了七点,大巴往毕棚沟而去。毕棚沟与古尔沟在不同的二条路上,车子先往回开了一段路,在一个岔路口转向了往毕棚沟方向。

    这边的风景明显要比昨天的好了,至少看不到那些土方车,也看不到钢筋混凝土,地形也比较的险要。河道窄了,有些路段两边的山壁也比较的陡峭,山路也比昨天的要窄,这样的早晨对面根本没有车子过来,车子在山路上寂寞的行进着。

    今天的天气没有昨天好,阴天,山的上部都被云给遮住了,不过露出的半截也使众人是啧啧称叹。这样的风景才算得上是风景呀,开了一、二十分钟的路,来到了景区的入口,就是毕棚沟风景区的山脚下,它离我们今天的终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呢。接下来车子开始爬山了,过了一个个“之”字弯,我们的车不断的往上爬升,海拔是不断的提升。躲在云雾中的山不断的向我们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但也不断的把它之前向我们展现过的面目重新掖遮起来。茂密的山林、鲜红的树叶、缭绕的云雾、潺潺的流水,除了曲折的山路,看不到昨天一般太多人类活动的足迹,跟昨日的感受真是天壤之别,唯一遗憾的是天气的原因无法一览众山,极目远眺。

    七拐八弯的走了一段路,车子来到有一大片水的地方--龙王海。其实就是在这里拦了一下水,蓄成了一个小湖泊。在这个天气,这里的风景显得是特别的怡人。车子在这里作了短暂的停留,众人都下了车纷纷拍点照。今天本来气温就有点低,加之这里已经有了一定的海拔,下车后真觉得有点冷,天还下了点小雨,虽然的点不太方便,但众人还是兴味盎然。经过昨天无味的旅途后,有这么一个地方终于可以说不虚此行。由于还有新的目的地,在龙王海车子只停留了二十分钟,如果把米亚罗的时间补到这边来那该多完美呀。

    车子继续往上走,开始看到了路边的积雪,顿时引起了车上众人一阵骚动。山势不象刚才那么险了,开始走平,放眼都能看到路两边的山上白色的点缀。时不时能看到路边停了一些小车子,有人爬到边上的小坡上去拍照,今天我们的时间比较的紧,我们这种大巴是不可能如那些自驾游的人那么自由的。十点过一点点,我们终于到达毕棚沟徒步旅游区。

    到了这里,小雨还在下,中间夹杂了一丝丝的雪花。虽说是徒步旅游区,由于海拔比较高(后来从景区工作人员了解到这里已经有3700米),为了照顾一些人的需要,同时当然也是增加一下景区的买点,这里还有马匹服务,可以让人骑着马,在工作人员的牵引下在景区特定的马道上骝达。

    马有马道,人有人道。老天爷真是不作美,这小雨一下,路人有些地方就有些泥泞了,特别有路段还是马道人道一起的,时不时留有一些马粪,一不留神就遭殃了。这徒步旅游区跟昨天的米亚罗比起来还是不赖的,但对于象我这样的人来讲吸引力没有那么大,山呀,水呀,雨呀,雪呀,树林呀对于从小在山村长大的我实在是太普通了,唯一让人可以一籍的是这里的植被有那么一点点特色而已。本不大的积雪,经过了众多人的光顾,加之红叶凋落其上,看上去非常的“脏”。顺着溪流一直往里走,来到了卓玛湖,导游特别叮嘱到此地后差不多可以往回折了,否则十二点前赶不回大巴集合。卓玛湖的人非常的多,那里停留了一些马,估计这里是景区一个重要的点。我们一行人在那拍了个合影就开始往回走了。

    时间的不足是毕棚沟旅游的一个缺憾。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走一些别人不太走的路,可以深入到卓玛湖里面的山林估计会有一些更多的收获。十二点半,大巴重新出发,我们开始踏上了归途,有点依依不舍,毕棚沟这个地方要化点时间才能游出点味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