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5

    呵呵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关门。中间加个“上”字就敏感了哦。

  • 2010-05-12

    无题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算来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写过正儿八经的东西了。过去的一个月上班上得很疯狂,人非常的累,心力疲惫,还漏看了一场重量级的演出。最主要的是一点都没有成就感。

    俺本身就不喜欢热闹,而且是这种没水准的热闹,而且是这种和谐出来的热闹。它开它的世博,我过我的生活二不相干也没什么。开个世博还开得如此兴师动众,以民为本个头啊。现在豆瓣与MSN上的签名相继开始“天天诅咒世博会”。

     

  • 2009-08-29

    模板换好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模板

    这二天试了好多次,终于把模板换好了,最后基于这个模板修改了一通,目前在1280*800下看起来自己还算满意。

    跟源模板比,一个改动是把超链接的样式给改了,那个模板的绿色我觉得太耀眼,现在这个颜色看来稍微冷一点;超链接一改嘛整个风格都要变,那就把“日历”、“文章分类”上面的图片也换掉了,以前的模板里那张不错,从那里引用过来的。

    然后把显示区域给改宽了,源模板只有850。随便写二个字这文章就很长了,我现在扩到960,在想是不是要到以前的1024。这个一改嘛背景图就用不太上了,源模板左右栏的那条分隔其实是个背景,而且是从博客名字一直到下面其实是同一张图片(往下拉以后会发现分隔没了,那是因为图片高度就此为止),无论是repeat-x,还是repeat-y后,整体都很难看。然后就取了图上的颜色,直接设置相应的区域背景色,顺便把顶部显示区域也调小了。看来还湊活,就是圆角没了,等空闲的时候补上。

    有空跑到1024*768下面看看效果。

  • 2009-08-27

    想换个模板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模板

    这二天稍微空一点,想把这个blog的模板换一换。现在这个模板已经用了四、五年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只不过一些blogbus新增的功能,如一堆“订阅到。。”的按钮啦,随机文章啦,收藏到Del.icio.us啦等功能在web页面上都没有。前二天还发现这个blog在宽屏下面一个是标题部分那幅图宽度不够;内容部分宽度拉长后,对于一些短文章显得扁扁的;很难看。

    在原模板上修修补补其实也未为不可,不过当年做web页面div + css这种玩意还不流行,模板里都是table套table的,代码很难看,改起来也费劲。所以想在现在新模板里选一个来修改。

    不过找了半天,要不是颜色太鲜艳,就是太暗,要不就是上部的图占在大半个页面。自己大面积的换颜色嘛又换不好。再者现在模板也太多了就固定二栏的也有10而之多,看得眼花。要不用原来模板改算了。

  • 一个月前看张火丁,在天蟾见识了看戏以来最火爆的现场,以为这个纪录会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孰不料一个月后纪录就破了。世界真多变。

    蓝文云的《游六殿》据说当年是单挑过张克诸人的《大探二》的,那种盛况无缘见识。周五晚上的大轴《游六殿》折子总算是稍稍的见识了一下正宗京剧老旦的魅力,其嗓子其韵味可令当今舞台上所有的京剧老旦汗颜,现场只要有可以爆好的地方,基本是一句爆一个好,碰上这种演员连琴师也是很来劲的,拉起琴来特卖力。演出结束谢幕,在观众要求下还加唱了二段,真是意犹未尽。这样的演员在黄金年龄居然是基本绝足舞台的,而且在传统媒体上没有任何显耀,这次要不是有二位拉着个京津沪名家专场的皮促成了这场演出,此生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蓝文云的现场呢。这世界真荒谬。

    这周帮人家做一个小系统,而且需要做一些报表。遂把几年没动的delphi 7与fastreport重新拿起来,几个月来还以自己新买的笔记本上没D版软件而自喜,结果晚节不保了。虽然好久没接触了,刚开始二天进展比较慢,不过最后还是如期完成了,不得不感叹fastreport的强悍,对于那种非常规的报表开发真是利器呀,想想如今在.net下的工作中用的水晶报表,想想如今delphi的处境,这世界真无奈。

    本周网络上最热的当然是绿坝喽,每天GoogleReader的共享里看到最多的东西非此莫属,读史的时候常会吃惊历史上的人物为啥会做出如今看来无可理喻的事,现在越来越觉得没什么可吃惊的了,这个社会的现实常常会给你提供佐证。这世界真奇妙。历史不断的证明过,任何低估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低估科技进步带来的社会变化的人们最终都被无情的扫进垃圾堆。现在只能企求列祖列宗保佑,那些人进垃圾堆的时候不要被拉去垫背。

  • 自2003年2月开始读《史记》,至本月中读完《明史》,一共70个月不足的时间,把《二十四史》3213卷通读了一遍,现于此作一标记以备忆。

    其实刚开始也没有看完《二十四史》的雄心,只是想看看《史记》、《汉书》就完事了。谁知一看看上了瘾,遂一发不可收拾,等看到隋唐的时候就有想法把它全读完了。

    所谓通读3213卷当然水分是很大的。其中《志》部分,五行志基本无视;天文、历本想看但看不懂,不懂中国古代天文、历法的专业术语;礼乐、舆服之类的只在有时八卦一下古人生活时看一看,所以也基本不怎么看;选举、职官、兵、刑法志一般前半部分看得仔细点,看着看着到后面就开始跳了,没耐心看;地埋志大的州郡看一下,下面详细的县就跳过了,甚至如果不怎么重要的州郡扫一眼就了事;稍看认真就食货志。

    《纪》部分,除那种有点来头的,基本是看看如何登基的,如何死的,中间部分快速的扫过,寻找出现最多的名词,基本是为看后面的列传先留个印象。

    最重头的《传》部分,那种单人单传或只有二、三人同传看得仔细点,合传的越多,排在越后面,看得越不仔细(除非传里的人我之前就知道,那即使在史书里合传排在后面也看得稍仔细点)。那种五、六人甚至有十几人以上合传的列在前面几个看得认真,列在后面的很多被我跳过了。还有就是不断累积原则,那个人名在前面《纪》部分出现的频率,以及在前面读过的别人的《传》里出现频率来确定当时读此人的《传》的认真程序。

    读《传》的认真度并没有一定的成规,一般是很感性,有时还取决于当天的心情与空闲度。一般比较有迹可循的是《传》的长度,长的一般有血有肉点,看得肯定要认真点;那种多人合传的,一人只有一、二段的跳过,而如果此人所占篇幅超过半屏一般会如读《纪》般抓头掐尾扫中间,在那种多人合传里超过一屏以上的人物一般都是主角了,比那些半屏的还要看得稍仔细点。

    读那种十几人以上的合传,特别是史书后部的忠义、儒林、方技、列女等这些传,有一个自认为比较有成效读的法--找特殊符号,找《传》中引号、书名号出现的地方。一般引号出现的地方总归是写史的人原文引用他所接触的史料的,一般这种语言是有点嚼头的,否则人家肯定用上自己的话来转述了。而书名号的书是也许是主人公的成就,或是立身处地之物(总归是关系重大的),只要那书不是太水,你看看这种人的传应该不会太亏。这种读法单传或少人合传当然也行,但一般这种人都是历史上是有点名头的,他们的传里的引号水分与稀有度都与多人合传的不可同日而语。

    通读3213卷水分多多,当然70个月也是有水分的。这中间有很几次是断了没读的,要不工作忙,要不烦了不想读了(中间当然也有退缩的时候),要不那段时间沉迷于其他事情去了以至于无瑕顾及。这样分子分母各有水分,二者除一除,算下来大概每天1.5卷,居然跟我正常读法差不多。我一般比较稳定的读《传》是一天一卷,周末时间充裕另加一、二卷,这样算也就一天1.5卷的样子

    我每天一卷的读法,也就半个小时左右,没血没肉的半个小时不要,有血有肉的当然不止半个小时。每天半个小时,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被忽略不计,五年下来居然把《二十四史》读完了,现在看来日积月累真是了不得呀。

    我一天一卷的读法是不求甚解读的,但其实呢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一直有人说看不懂那种文言,其实都是被吓的。高中语文好好学过,现在看来基本看懂古人写的史书没问题,俺就是明证(当然你去看《文心雕龙》之类的另当别论),我现在看那些史书简直象看小说一样的看。文言看多了结果呢就是现在写东西都开始有一种往那方面发展的趋势,特别是写历史方面的文章,慎之慎之呀!
  • 2008-08-25

    暴雨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暴雨

    前一周周五下班,三号线被雷击了,停运,从宜山路一直走到虹桥路。本来呢想坐506路公交到静安文化馆的,走到虹桥路眼睁睁看着刚开走一辆506,这破车要二十来分钟来一辆的,所以那天直接回家了。

     昨晚下了一夜暴雨,三号线宜山路站接九号线的短驳车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等车的人流排的队,其长度是我坐短驳以来见过最长的,而且等车的地方全是水了。当机立断出了站自己走吧。

    走着走着发现从凯旋路到中山西路那一段人行通路,中间一段是一片汪洋。三轮车生意好得不得了,经过此一片汪洋二元一位,三轮车生意来来回回是络绎不绝。不过有不少人从旁边的围墙的墙头上走了。我看看水比较深,而且脏得不得了,因为附近就是工地。尽管穿着凉鞋,我也上墙头去了。

    上了墙发现这地方真不好走,墙里就是我们看到的一片泽国,墙外是条小河,那水脏得无以复加,一不小心摔下来无论是墙里还是墙外都不是好玩的。众人排着队在墙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墙外的水在流动,墙里的水也由于趟水人及三轮车的搅动晃个不停,天下还下着点小雨,眼底下的东西除了脚下的墙,都是动的。看了会流动的水觉得有点晕,遂不敢多注视,眼只盯着那堵墙,与前面的保持距离。最麻烦的是走二步停一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速度感转瞬就丢失了,后来在一个转角处往前瞅了瞅,发现前面有位女的侧着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走走停停,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会时间过得也特别的慢,好不容易走到的中山西路。

    刚开始还有念头在这里等公交车,不过走了几步一看前面等车的地方都是水,路上车子也是堵得不得了。我马上决定还是一路走下去算了。刚开始还好,走到六院,发现麻烦大了。

    这里路面全是水,车速如蜗牛一般,人行道低处水近半膝了,稍高点的地方也没了脚踝。看样子今天不趟水是不行了,万幸积水严重的地方就六院那破地方,这地方堵车也常堵。经过一阵搏杀,冲出重围,一路快步走到公司,居然还没到九点。比我当年从宜山路趟到天山路快多了。

  • 2008-03-11

    新开一博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戏曲

    经过一些很复杂的过程,告别了以前周末无所事事的状态,从上周开始,每周六都要跑去学戏去了。至于为什么去学戏这个来龙去脉,就不在这里透露了。

    对于这种事情总归要记上一笔,一周发一篇,以后回头来看看也是不错的主意。本来呢想把那些东西记在这里的。但想想那一块想对比较独立,而且也不想把这里搞得太杂(不要象以前一样),所以呢就新开了一个地方,名为学戏记

    有兴趣的可以到那去逛逛。

  • 2008-02-29

    乱七八糟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前几年那种心静如水的境界似乎今年不复存在。最近心烦意乱的。

    二十五史也翻得差不多了,只剩明、清还没动。现在看来也不太想动,前二天描了描《明史 本纪第一、第二》,实在提不起兴致来。《资治通鉴》整理二晋南北朝的脉络也差不多了,上周高颎已经兵发江南,陈叔宝接下就完完了,所以我也就到此为止,不再整理下去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戏也不太那么想听,也许要隔段时间不听才会好起来。现在想看戏去,不过价钱实在是太贵,想我一年到头来买书的钱都不会超过二百块,所以实在心有不甘。免费的讲座也不会时时有,更何况并不是对所有讲座都有那个兴趣。

    上周读《史记》系列的下一篇起了个头,准备继续,不过写这个系列实在是心无杂念方可下笔,我现在的状态可想而知,只写了二三行就搁笔了。看来还是读《国史大纲》系列比较靠谱,哪天得从箱子里把那书翻出来(因为出差,放行李箱里一直没拿出来过)。

         

    就这样,最近一段时间呢尽看《鬼吹灯》了,这系列小说要骨架没骨架,要气血没气血,除了有点肉可咀嚼。尽管这样,到昨晚也已经把七本都看完了。奇怪的是最近没做什么梦,本来准备到半夜降妖伏魔一把的,妖魔没见到嘛,连个象样故事的梦都没有。

  • 2008-02-02

    老天也疯狂 - [不说而说]

    Tag:无聊

    天疯了,天气刚好了二天,又开始下雪了。而且下得比之前的大,昨晚一夜下来积了厚厚的一层。这春运的紧张形势呀刚有所缓解又陷入了困局。希望春节赶路回家团聚的人们能一路平安。

    下大雪,积了厚厚的一层,小时候也碰到过,但象今年这样连续的下,下得这么疯狂的倒是头一遭见到。老家估计会积得比上海要厚,路也肯定比这里要难走。前二天买好了4号的票,照目前这个情形,到那天走不走得顺利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我路途比较的近,到那天回是应该回得去的,就是时间长短而已。天气不好的情况,前几年碰到过一次,走那天天空飘了点雪花,一路上雨水不断,结果早上九点从上海发车,到了下午六点才到县城。今年的状况,如果那天还下的话,搞不好到晚上八点到还说不定,那样的话当天就回不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