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0:看林为林的戏,前面忘了(嫁妹?不确定)。然后钻圈。一个大圈,底部一弧形滑槽,一个小铁圈在滑槽上来回滚动,要从那个动着的小圈中钻过去。当小圈运动到最低点时,只见林平着飞了过去,速度奇快,身体笔直。全场雷动。抽口烟还要再来一次,伊在旁边说他常这样的。看戏的地方似兰心。出来后发现是我们村,而且是十几年前的样子。那个操场还是泥沙地,小学还在。据说上昆要来《长生殿》,然后很多昆虫要过来,然后发现很多人籍贯居然是本地的!后面跳到别的地方去了,乱七八糟记不清。

    无线水泵,没有抽水管子,没有电线。装置还很轻巧,一个人轻轻松松拿起来了。然后在村口那地方对着桥啊、树啊喷,清洗。邻居走过,说下雨了?我们说没有,我们在搞清洁工作。不喷了,一看还真的是下雨了。

    暗恋某人,前面做了二个她的梦,然后对自已说如果再做一个就向她表白,然后还真做了一个她的梦,然后就表白了,然后什么也没发生,似乎表白的是在另一层的梦里。这一系列梦层次很错乱。

    人类与矮人进行战争,一帮原教旨主义者拿着木棍要屠杀一帮受伤的矮人,里面还有很多人类的小孩。被我们老远发现了,然后五个人拿着武器(武器很杂,连弩、水枪、火焰喷射器、M16、AK47)斜杀出来截住,把那帮人带到一个矿洞里。有一个白人小女孩受伤没有及时进来,我们队伍里一位MM冲出去把她抱了进来,二人居然毫发无损。在洞了呆了一会,准备出去,发现那帮人还在。在商量对策时醒过来了。

    12/22:前面好象是选课,老师是高中时的英语老师,要拿到什么宝物才能选上。一条毛毛虫一样的东西(人穿着一节节的毛衣从水中出来的样子)爬上一座小岛去取宝,宝被蜈蚣样的怪物拿走了。追近的时候变成一条龙,会放魔法把我们放出来的龙给定在原地了。双方在浅水中对峙着。我在浅水中慢慢靠近,然后一跃而起用匕首扎向魔法龙,龙变成一个人想避开,我在空中转向还是扎到了他的手臂。我的同伴也冲上来扎到他了,然后我们的龙中的魔法效果就解除了。

    12/24:去盗宝,控制了地下一层大楼总控室,定位到宝物。跟人通过消防通道走到一楼。发现保安都被其他同伙绑在这里。别人都戴上头套行动了,我还是裸脸的。也不知我是那一伙的,还把一位保安松绑了。一帮人押着人到大山深处分赃。宝物没看到就看到一堆枪械,有人用枪威胁其他人。最后散了,一个人从地上捡了一把全自动说要灭了大家但不会使,不过偶尔还是被他射出一梭往高飞的子弹,我冲上去扭打把他给制服了。这时听到前边下山的说有军队往这边运动,还听到炮弹飞来的声音。一伙人开始四面八方的逃窜,一位黑人小孩带着我逃到山沟里,似乎是上一个梦我给松绑保安的儿子。

    还是挖宝的,在铁路边算好那段时间这里不会有列车经过。然后围起二三十米长的一段。用一个小车子在铁轨上往返推一次,有人就会算出来靠近那块枕木的地方有宝,然后就开始挖。

    12/27:又去远足,走古村落,在不规则的古板路上走感觉真好。碰上polic与村民对峙,我用手机记录这个过程,然后有位过来要抢我手机。我从旁边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劈头就抡了下去。然后双方爆发了,polic被全灭。

    1/2:也不知道自己梦里是什么人,居然让我碰上天津市委书记与俞在那亲切交谈。旁边有一广告牌之类的有“2010 上海 奥运”之类的字眼,然后说要有“2011 天津 奥运”,然后有人说这是四年一届的,然后市委书记很牛逼的说我们有钱,可以让国际奥委会破例。

    1/17:开始是地铁换乘,走楼梯走几圈就变探险了。上面没路,全被封了,如果没带包的话倒可以从缝隙间爬上去。对角有一扇门,经窄道走过一边,转折后在山崖间手脚并用攀到门前。用各种工具撬没反应,攀回来这里居然有一户人家。问这里是否不通了,说是通的,过会电梯就来。准备离开另辟蹊径,门那边绿灯一闪,门开了,山崖里伸出毛毯铺着的栈道直通那门。真的是电梯呀,居然还有栈道。

    1/21:很多人排成纵队在空中飞,这次是平飞,双手前伸我领头,俨然一架大飞机。忽然有人喊“拉起来拉起来”,我想什么拉起来,前面没有高山峻岭,没有高楼大厦。一看原来有一排排的电线。然后我就拉起来,一排人斜向上飞从电线间穿出。

    1/25:从一个村寨逃出来,七拐八弯的窄路。我居然很熟悉路况,马控制得很好,把追兵甩得不知哪去了。在寨口碰上粮食投机份子的路障,我用计支开了路障旁的大多数人,然后从一担担稻谷组成的路障上跃马而过,跑到山里去了。

    2/17:电梯到了一楼,没开门自动往十几层去了,然后往下掉。我们狂按键,也不知在第几层控制住了。门开后在地下一层,平时没人到这儿的,黑乎乎一个迷宫般的地方。在里面走的时发生什么故事忘了。

    干掉几个跟踪我们的人放到直升机上,开着直升机往沙漠深处去。算下来油挺紧张,扔掉一个胖俘虏。经过一个小树林的山坡(似乎以前飞过),往体育馆之类的地方飞去。静静地降落在体育馆顶,俯着身子出来对临近几个大厦进行侦察。完毕后手动驾驶直升机,结果油压不足迫降在另一楼顶修理。

    3/3:推上有人求助,叫莫什么什么的夫,象个俄国人的名字,说他被旅游了,钱还得自己掏,要5214元。当时我就想还是毛子的人狠呀。

    3/6:一帮人对龙开膛破肚,还用火烧,我怕龙族来报复时波及到我,跑到山里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去,洞非常大,整个山体都是。洞口非常隐蔽,最薄的地方是与一个食堂一墙之隔的地方,不过山体通到食堂也有二十米厚,而且那土质会发毒素,没人会去刨开。

    3/12:山中一个隧道里发射了一枚导弹出来,会拐弯的,朝我们这边飞过来。我上去一脚踏了回去,原路飞回。只听山体中轰的一声巨响,整座山剧烈震动。气浪朝这边涌来,一帮人躲到屋后面去,气流把屋瓦全都掀掉了,不过房屋主体结构还是完好。

  • 2011-02-22

    穿插的梦 - [梦境奇缘]

    昨晚的梦很复杂,结构很复杂。有些场景是前晚连下来做的,而且场景与场景之间互相穿插,二条线之间,一会做这条线的梦,一会做另一条线的梦。下面的梦按一条一条主线来说。

    第一个梦前面有部分前晚的忘了,这里记得的都是开始穿插的场景了。公路自行车赛,类似追逐赛,前面的一位比我要早半分钟出发,地点类似内环这样的。可以走上面,不过是与其他机动车一起走的,危险得很,有人就在分岔处跟车撞了;可以走下面没有机动车,不过在一些大路口有红灯。比赛一共两圈,最终是没追上前面的,不过近终点时我已经离前车只有十米了。

    第二个梦是昆剧连续剧,前晚就开始做昆剧的了,不过戏的内容不记得了,只意识到怎么现在还有这么长的昆剧呀。然后在网上看到了伊宜以忆写的戏评,文言文,四字句很多,有一百来字,评价高开低走,总体持中,一点都不象她写的。

    第三个梦有很多生活化的场景,老同事呀,同学呀,村里的一些人,亲戚家人等都有出现,大冬天晒太阳呀什么的,还碰上下雨收衣服,衣服我是没收,收了二条竹竿。

    第三个梦是关于狼人的,这个完全是昨晚的,前晚没出现过的场景,这条线没有跟前面的穿插。前面是一些狼人的故事,跟其他种族的战争,有些小狼人留在山里,梦里我也是狼人,然后大雪天的变身,有没有月亮没注意。然后套个那种大号的卡通装来掩饰身份,不小心撑破了,眼洞的地方看不到东西,掉到了水渠里。索性就轻装在水渠里泅水,水渠里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很多人,由此引来很大轰动。

    最后也不知从水渠是怎么通到山里去的,引了二队黑社会人马到小狼人面前,小狼人面对围观场面极其兴奋,跳出来跟一队对峙,我站在树枝上冷眼旁观,旁边又出来二队秃鹰对峙,一队黑色,一队墨绿色。也不知哪队是站在我这边的,大家正迷茫着,我对二队秃鹰说不要浑水摸鱼,小狼人的正牌侍卫是巢穴旁边的一小队狼群,狼群嗷了一声,所有人都安静了。在我旁边的一位黑社会老大说怎么回事呀,变回人身的我把他轻轻一推说没他的事。还没打起来就醒了。

  • 2010-12-12

    强大的黑客 - [梦境奇缘]

    Tag: 黑客

    前面的梦忘了,只记得去趟水,然后人就在河中漂起来了,要往河中间深的地方漂去。我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其实人能在水中漂着深浅关系不大了,梦中就是比较恐惧深水),终于被我拉回近岸边,通过一段浑浊的水(这边的岸边的水比我下水的地方黑得多),心理总想起这种水水底水会不会有什么坏家伙在等着我,不过没什么事发生被我窜回岸上了,是窜回,离岸还有几米远的时候,我脚在水里一使力就冲出水面上岸了。

    下面这个梦前面部分也忘了,有二个人躲在一个密闭房间里,手里拿着什么仪器对着玻璃门外比划,门外有一个穿着黑皮衣的人在敲打玻璃。然后忽然那个人的手就粘在玻璃上了糊了,门里的人哈哈大笑,看着门外的人用另一只手要脱离这个玻璃,似乎就等着那个人整个被玻璃门烤焦(梦里其实都已经出现人被烤焦的情景了)。后面梦境一转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还居然真的脱离了,然后用皮衣袖子把烂掉的右手藏起来,很淡定地往外走--为了不引起人注意。门里的人这下傻眼了,极力想追出来,但那个把人拦在外面的防御体系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耽搁了几分钟追了出来就是二人恶梦的开始。

    上了电梯,发现电梯已经不听使唤,在几个楼层之间无规律的上上下下。走楼梯下来到车库取车,这里的车库很先进,直接到出口处,输个名字按个指纹什么的,车子会自动从车库深处调出来。我还记得那二个倒霉蛋的名字,一个Jan,一个Jenny。他们一输入名字,这个系统就崩溃了,只好叫了保安,人工进到车库里找到车子从里面开出来。好不容易上了车子,开车狂追,开了一阵发现不对,他们车子收到的GPS信号是被篡改过的,最后追到湖边去不知所踪了。 以上的一切都是那个黑衣人在跑路过程中干的。

    接下来的梦境我出场了,那位黑衣人找到我,要我送他到一个地方去。我从来没听说过那个地方,拿出地图让他指,他指点后我明白了原来那所谓的某地方其实是暗语,他们是用那地的鸟瞰图来命名他们的目标的。然后我拉了好几屏的地图,放大缩小的比较,总算辨别出一块地方象他说的目的地--经过七拐八弯的盘山公路后到达的一个庄园,这个地方他们是用盘山公路的鸟瞰形状来命名,具体是什么物体我已经忘了。

  • 2010-11-22

    几个月来的梦集 - [梦境奇缘]

    Tag:

    好久没有写做的梦,并不是不做了,只是因为做得比较小打小闹就不记这儿了,以后除非有完整故事情节的梦,三言二语说不清的这里及时写一下,否则都记到Twitter上去。

    今天把前几个月记述的集合一下:

    9/9:昨晚梦见好象行军去攻打什么地方,变天降温下大雪。然后众人钻到路边的岩壁里逃走,长官禁止不住。岩壁里很暖和,不过扭着身子可以往下落,就这样扭着身子下 到了山谷底。谷底居然是夏天的样子,一点都不冷。走着走着居然还碰到一所小学。然后依然记得这些地方是梦里来过的。 还记得再往前走是什么工业区了,再走可能就是GOV能管到的地方了,当然这些地方范围很大,前面已经超出山谷范围了。为了不被抓回去,在琢磨在这个小学谋个职位的时候醒来了。

    9/10: 今早梦里,刚开始众人在调戏一孙子党。后来变成了一干人等坐在我老家门前拉家常,然后有人居然拉起了胡琴,我就唱起来了,“杨延昭在城楼。。。”,唱的还不是西皮二六,在“昭”字后面有拖腔。没唱完就醒过来了。

    9/12: 昨晚梦里坐到一电梯,全黑的,里面没灯,连楼层指示都没有。电梯里只我一个人,然后会听到嘎嘎嘎响,电梯晃来晃去,好象随时要掉下去的样子。凭着感觉到了对应楼层门开了,我居然很淡定地就出来了。

    9/17: 首先一个是看戏的。坐得很前面,四五排的样子,周围都是熟人居然,旁边空了二个座位我想象中的熟人没有出现。似乎是演西厢记,背景居然是象放电影一样用灯光在墙后面打出来的。女主角念京白引起台下哄堂大笑。后来发生了一些跟戏没关系的事。 第二个梦。最开始走过一段很窄的路,车子开过一阵黑烟,能见度只有十米。后来经过一些个军营或者是大食堂之类的地方,好象看到人在训练,厨师在洗菜。再后来 走到到我家必经的一条山岭,看到一帮小学生排成了一排在那宣誓之类的。然后上那个岭的时候觉得非常累,脚都抬不起来。 第三个梦似乎是接第一个梦的。还在看戏的那个场所,现在换到边上去了。因为之前演戏出了状况,打背景的灯光坏了,大家等着。我这次似乎坐到边上去了,居然还有窗。还是熟人,二个,上次没出现的。无聊唱了段越剧《桑园访妻》。 第四个紧第三个,唱完那一段后,场景到了我前些年曾学习的地方,见到了几位老师。然后走了几次圆场,我居然还很娴熟,而且更有舞台范儿了,她们表示很惊讶。然后聊天了。 第五个场景不变,不过内容大相径庭。居然给一帮小白讲课,讲网页设计。从HTML基础语法讲起。

    9/26: 昨晚的梦好多忘了,只记得一个比较清楚的情节。在一条浑浊的河里,水大概不到膝盖,不知拿什么东西要把河床的那些坑洼坑洼给弄平。

    10/13: 昨晚梦见去劫狱。门是用手机遥控炸弹炸开的,进去后发现里面走廊里炸得是一片狼籍。 一个个房间搜过去,也不知里面是什么人,不象是囚犯,也不象是狱警。一阵扫射过去。后来发现有些人居然是打不死的,子弹进去身体就出来了,伤口还自动愈 合。打了一阵发现我们要救的人不在这个楼层。

    10/30: 昨晚梦见:会转弯的子弹;英语老师说the CEO Writer是“讲台”的意思;李军唱昆剧。一个比一个神奇。

    11/21: 梦见到一个地方旅游,那地方似乎去过,很熟悉的样子,象桃坪羌寨。很多场景都忘了,只记得路上有很大一块积水,踏着路边的石头一步步的跳跃前进,身手还是不错的。

    11/22:做了好多,一: 跟几个人从大楼出来,要到那那那,跟我同路。斜着出去是十字路口,直走正门拐个弯也到那个路口,那帮人居然就从大门那边走。然后我过了二个绿灯后,身后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二: 手机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卓贤娅(以前也有一个梦,名字很清晰,但从没听说过这个人)。另有一条短信,好象是一位川大MM发的(?),说什么钱都交了,下面是明年的旅游项目,让我选,钱交了11700元(这个倒记得很清楚)。三: 到一个地方,走过一高台,台中堆满各种杂物,只能沿着边走,想下到地面走,但看看地面上满是积水,象是刚下过雨。高台隔一段就有一铁立杆,是雨棚的立杆,人只能抓着它绕过去。雨棚漏了,时不时滴下水来,在一些立杆附近沿着杆往下流。四: 我好象在等什么东西,然后一位孕妇走到我桌前挑逗我,把她的肚皮都露出来了,还看到内裤的颜色。这个梦在前面几个梦中间,忘了是在哪跳出来的。搞得今早坐地铁时觉得站在我面前的MM肚子鼓鼓的呢?五: 居然开始排明年的看戏表了,居然一排就可以排到九十月,排到九十月的时候意识到不能看太多,要破产的。要回头看看前面有多少场。只记得有一场《鲁肃奔丧》?,还是传统戏,啥剧种有这个戏呀。


  • 最开始时梦见的是黑社会仇杀之类的事,一个人在大街小巷穿行,在各种楼宇中上上下下,好象是为了躲避一些人的追踪。

    然后就不经意的走进一个园子里,这时似乎跟踪我的人也不见踪影了。我也没什么心思来欣赏园里的美景,顺着小道往里走试图从园子的另一个门出去。往里走了一段路,景色跟刚才进来的地方已完全不同,出现了阶梯,管道,六层以下的楼房。顺着阶梯走,顺手敲敲边上的管道,破旧的生锈管道发出梆梆声音,这些管道似乎是通向旁边的楼房里的,我没兴趣往那边去探究。

    一直走,就是找不到另外一个门,居然还出现了悬崖,依崖建了几座庙宇,再往那边看似乎是森林了,出不去了?这时我就开始使出飞行术来了。这次飞行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梦里飞行很多时候其实是滑翔,都是从高处顺气流借力的。这次居然直接就平地上拔地而起,一抬脚就飞起来了,而且可以顿在半空中观察形势,然后再抬抬脚往高处飞。

    飞过了悬崖顶之后是景色迥异,眼底是一片碧绿,刚开始以为是大海,后来发现不是,是一个大湖,湖面比较平静,没有狂风巨浪。环湖这一侧的山峦是烟雾环绕,山上还亮闪闪的,仙境啊仙境。我降落下去看看究竟,只觉是冷嗖嗖的,原来那些亮闪闪的是冰雪。太冷了,我又重新飞到空中,发现另一边烟雾更甚,飞过去看只见整山都往外冒着白气,这里就暖和得多,降落下去才发现地面发烫,即便穿着鞋都受不了。神奇的是这一冷一热的二个地方是连在一起的整个山脉的一部分,这山脉环了半个湖看不到头。之后又惊奇的发现这脚底发烫的地方居然还有人在活动,不过为什么他们没事呢,画外音说他们是穿着宝鞋的。在寻思着去搞双宝鞋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梦做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都醒过来了,还没完呢!以前不是琢磨过因为老是第二天起来忘了昨天晚上的奇梦,而要在枕边放笔纸把梦记下来吗。昨晚醒过来估计不彻底,起不来,后来接着睡着了。睡着后接着梦,不是刚才的梦往下做,而是把刚才的梦重新来了一次,象放电影一样,这次进程要快得多。

    似乎是梦里在记梦,在梦里老是有另外一个意识说这里是关键点要记下来,恍惚还觉得拿起桌上的笔在本子上划了几划,要不是现在起来验证一下昨晚根本没记过什么梦的进程,还真以为当时把梦记下来了呢!

  • 现在记忆力真不济,今早还记得很多的梦境,现在只记得一个轮廓了。等晚上写还不知能记得多少,赶快写下来。

    刚开始好象是在什么地方看电影什么的,似乎还有熟人。不知谁踩到了一蟑螂,然后它又活过来了。然后别人又踩了一脚,又活过来了,我也踩了一脚,当然它也活过来了。而且比较恐怖的是活一次蟑螂的体型就大一倍。后面就跟它战斗了,跟一个怪物级的蟑螂战斗,战斗的时候它已经有大象那么大了,估计是战死过好几次了。

    战斗的结果不得而知,中间一大段其他情节的故事忘了,然后就到了宽阔的河面上,那山水的画面原型俨然就是我老家的那溪流水位提升几十米后的场景,我驾着摩托艇,忘了是被人追还是在追人。

  • 2010-05-12

    筑坟 - [梦境奇缘]

    Tag:

    昨晚不知刚开始做了什么梦,在梦里算1K欧元等于多少人民币,梦里脑子笨,一时算不出来。

    然后场景就转到一条铁路边,我旁边有个浅坑,忽然有人拿了一包不知什么东西来到那个浅坑边展开了就扔进去了--原来是一具赤裸的尸体。然后就开始往上填土了。

    那坑很浅,旁边的土堆也没多高,要埋个尸体还行,但要做成坟包模样土是不够的。我在想是不是这人只是埋一下。不过看那点土填平这个坑都不太够,在想如果这样的话罪过得很了。

    不料我一走神,然后就发现坟居然筑起来了,坟包不高,很小,因为土不够多模样当然有点惨。然后那人居然用锄头推了一边的土然后空点地方出来立碑,不料坟包太小了,这一下动作就露出了一条惨白的手臂,其象一些丧尸片里一样的令人恶心。

    这一恶心梦里就转到一家工厂里去了,接下的事不记得。

  • 梦越做越奇怪,把一个探案剧硬生生梦成了科幻剧。梦到Numb3rs还没结束,接下来还有二集。

    前一集是交待Charlie的来历,他是外星人,他灵魂是外星人,是星际战争中一个远古星球上战败的种族某个灵魂的避难所在。现在时机成熟,那个种族准备反攻了,散落在宇宙各个角落的成员都要开始集结。Charlie的灵魂也要脱窍,脱窍的方法是车祸,而且是某个固定的三岔口的车祸,必须让某条路过来的大货车撞上才行,只要有一个条件不符合,那个灵魂就无法跟同伴会合。

    然后在梦里就撞啊撞啊撞,最后我自己代入角色在那模拟那个灵魂出窍的现场,人就象小强一样,无论如何都撞不死,司机也身手好得很,开着集卡近在眼前出现的状况也能及时的避开。

    撞得没劲,后面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知Charlie的灵魂完成意愿没有,下面一集就开始交待Charlie灵魂的种族的对头的发家史。那对头是长得就象星际里的克林贡人一样,这一集非常的拖沓,根本就跟前面一点都不沾边,梦里在怀疑是不是网上下错了。只是到最后的时候才出现Charlie族的名字,喔,他们要去进攻Charlie灵魂族了,看半天原来是前传的前传。

    照这样接下来还可以出好几十集呢,星际战争至少可以拍二三季出来。接下来就是Charlie灵魂的族人战败,然后那个灵魂跑到地球来安了个身。再接下还可以拍后传,Charlie灵魂回去成功的光复家园;再接下来还可以拍后后传,Amita也可以是某外星人的寄宿,也投入到星际大业中了,当然这种事肯定少不了Larry,然后上演星际版Numb3rs。

  • 2010-04-03

    两个相异之梦 - [梦境奇缘]

    Tag: 戏迷

    最近忙得要死,回到家八、九点是常态。动不动就十一、二点回来了,然后一不心上把网就到十二点后才睡觉了。时不时做些梦,忘得非常之快。前天做了一个,上班途中还想着要记一记,后来又忘了。今天一并记上。

    前晚的很”惨“,梦里满眼都是代码。人家要我请假,然后我就让别人代请了,就说俺身体状况不佳不去上班了。其实是佳着呢,就是编个理由玩去。然后请假的时候就看见代码了,我指导我的朋友如何帮我请假,在梦里请假都是技术活了。”请假“得去执行那里的一些public方法才行,梦里还看见方法下面定义有一堆delegate,我火眼金睛居然也能看到private方法,然后我就破进去轻松的请假成功了。真惨啊,连做梦都见着大段大段的代码

    相对来讲,昨晚的梦就轻松得多,可说是生活之梦。很意外的在一次面试过程中碰上了戏迷,一位喜欢侯少奎的大姐,二人谈了些工作的事情之后就跑题跑老远了,在梦里我也成了很健谈的人,然后顺势就把我工作方面的实力深层次的展现了一下,然后人家单位就有意向了,又顺势打听到新单位的一些工作细节。后来回来路上想到工作地点实在是有点远,比现在的地方远多了,在考虑要不要反悔呢,然后就醒过来了。工作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在工作中碰上过戏迷,昨晚在梦里碰上了一回,不易啊不易。

  • 昨晚的梦梦得很乱七八糟,跳跃非常大,很多内容在醒来的五分钟后都已经记不清了。下面是还记得比较清楚的。

    先是坐在一个闹市区的什么地方写东西,好象是解题什么的。左边是个老头,右边站着二位小姑娘。好象是戏要开演了,我合上了本子,在本子封面赫然写着“上海昆剧团”五个大字,估摸着是从那拿的小礼品。

    然后知道今天改戏码了,今天改演《狮吼记》(也不知当初演的是什么,梦的前段根本跟看戏不沾边)。发现这个看戏的位置很差,我坐的地方看到台上居然还有一根柱子挡着。台上也闹哄哄,有些地痞之类的在台上不愿离去,引起台下一阵不满,就有人上去要撵那些人下来,然后场面就失控了,开始打架。然后我也冲上去打架去了。

    打架的结果也不知道,后来只知道我其实不是坐在那么差劲的地方,我的座位在17排3座,好歹是中间。